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李贽  

2016-10-24 13:03:35|  分类: 筑塘而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完午饭,龙女收拾去了。八仙桌被她擦得亮亮的,茶已经重新沏过,打开盖碗,一缕氤氲的清香袅袅升起,慢慢融入到漏洒至室内的阳光光柱之中,小鸟的叫声也不时从各个方向旋绕进来。春日就如这明亮的光柱与清新的茶香一般,看是真实,又似虚幻。在小楼之外,此时有无边的春色、春光,无边的花鸟,不管如何,此时当下,它们正漫天绽放、尚未凋零。一时之间,你们坐着,不发一语。仿佛这静默,亦是一种感悟与交流。过了许久,你听得他言道:“三春花鸟犹堪赏,千古文章只自知”,声音悠长,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你心中怦然一动:“这是……怎么好生熟悉?”然后,你和他几乎同时说:“是卓吾先生的诗句。”“你随我来。”你跟随他,踱进书房,你看到,一格书架,放满的是各种李贽之书,你随手翻开一本,他也过来,侧身站于你的身边,追随你的目光,一起细读……

你们看见他,正当夏日,暑气蒸腾,无处可逃。他正在室内,坦露上身。将净水遍洒地面,似乎已是一尘不染,似乎已是清凉世界,他方满意地执卷而读。他读书的时候,竟是凝视着文字,心无旁骛,似乎天地之间只是一人、一书。就这样纹丝不动,时间似乎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而晶莹的汗珠亦渐渐从他的眉间、发间渗出来,并且慢慢滴落下来,而他丝毫并未察觉。突然,如惊雷闪电一般,他猛然立起,拍案摇头,大喊:“真率!真率!痛快!痛快!”他手中的书被掷于桌上,书已被看得卷曲起来,然而还是能看见书名在摇动闪烁,原来正是《容与堂刻水浒传》。他在室中游走了一圈,回头看见地上盛水之桶,索性拎起来一倾而泄,无数之清水,如江河湖海一般,在地面纵横奔流。他走回书桌,猛地拿起书,但又放下。他索性拿起笔,摊开一张大大的宣纸,蘸上浓墨,纵情狂草:“太史公曰:《说难》《孤愤》,贤圣发愤之所作也。由此观之,古之贤圣,不愤则不作矣。不愤而作,譬如不寒而颤,不病而呻吟也,虽作何观乎?《水浒传》者,发愤之所作也。”

你们看见他,他在夏日的夜晚,仰望满天繁星。你们和他一起抬头,看得久了,你们惊讶地发现,那静止的天空竟然旋转起来,起先,所有的星星,如日光下之水波,点点闪烁,无边晶莹澄澈;然后,那些水波,或者说那些光带,流淌起来、旋转起来、舞动起来,变幻出各种形状。仿佛是天地间一篇绝大之文章,仿佛是天地间绝美之画幅,又如天地间身形最变幻之舞蹈。你们随之心驰神往、随之嗟叹、吟咏、甚至不觉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你们觉得人世间的一切烦恼尘俗,顷刻顿消;而淋漓心性,竟能如星空一般,挥洒于天地之间。就这么天地人遥相呼应,一时忘却身处何地何时。慢慢的,所有流淌的、旋转的、舞动的身形安静下来,你们能看清楚每一颗星星了,看得久了,你们惊讶地发现,漫天星空消失了,只剩下每一颗星星,而每一颗星星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它们如此清澈美好。如流淌于白石之上的清泉、如从乱石中显露出来的美玉、如茫茫碧海中的冰山、如初日照射之下的露珠、如春蚕尽心而成的蚕丝、如月亮之下点点闪亮的珠蚌。如此简单、如此纯美。你们不由静下心来,去寻找自己人生中最澄澈的一刻。仿佛见到自己如婴儿般,为饥饿而啼哭,为温暖而微笑,若不饿不冷,有母亲柔软的目光陪伴身边,则心满意足,再无他求。你们看见他,他的眼睛亦闪烁起来,纯粹清澈如星星一般。他很安静地、似乎害怕惊扰了这满天如赤子一般的星星,轻轻地回转身去,轻轻地进屋、轻轻地带上房门。

你们看到他,慢慢展开纸,轻轻下笔,犹恐打扰整个世界一般,而这次笔下流淌出的,只是简单的小楷,每个字都写得清清楚楚,秀美简单:

“夫童心者,真心也。若以童心为不可,是以真心为不可也。夫童心者,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若失却童心,便失却真心;失却真心,便失却真人。人而非真,全不复有初矣。童子者,人之初也;童心者,心之初也。夫心之初,曷可失也?然童心胡然而遽失也。”

你们亦轻轻地将目光在柔和的纸上,慢慢移动。此时烛光温暖圆满,如同孩提时母亲的目光一般……

你们最后看见他,是在逼仄狭小的监狱之中。他的朋友汪本钶刚刚离去,此生可能再无相见之日。人生不过是一场场的离别,与亲人离别、与朋友离别、与每一个过客离别、最后,与自己离别。此时他已经76岁高龄,已经经历过太多的岁月,已经书写过太多发自真心的至文。他胸中那些无状可怪之事、他喉间那些欲吐而不敢吐之物、他口头那些欲语而莫可以告语之处,早已如排山倒海一般,倾吐得淋漓尽致。诉心中之不平,感数奇于千载。夺他人之酒杯,浇自己之块垒。而最后,那些发狂大叫、流涕恸哭,均已复归平静。只剩下他的绝笔静静地弃于地上,被惨淡的烛光映照着,依稀只能看见最后的两行:累累荒草知何处,絮酒炙鸡勿用之。你们看见侍者正为他剃发,你们的心已经快要跳出咽喉,想要大声喊:“不要!不要!”然而你们知道,他并听不见。他还是一下夺过侍者的剃刀,在自己的脖子上猛然一划,这一划,似乎划到了你们的心里。然后,他安安静静地躺下,等待与自己离别的那一刻。而这种等待是如此漫长,漫长到可以让他回想起自己漫长的人生。他在自己的人生里遍读群书、苦苦思索,他在自己的人生里恍然开悟、尽情为文。他如一叶小舟、颠沛流离于海浪飓风之间,似乎要被淹没了,却终于又跃出水面,并且似乎要跃入天际了!有时,风平浪静了,周围有海鸟、小鱼、清风、碧波齐集过来,它们把这澄澈透明的小船当做日光月光星光了。它们见到茫茫海中,只有它在坚持向前,不改初衷,于是它们也把这小船当做自己的方向了,它们一起荡漾摇曳,心中溢出无限的美好与幸福。他很想如平日般大喊、欢呼,然而他身体里的血液,正在慢慢离开他,他的一腔热度,正在慢慢冷却下来。他已经无力喊叫,这时的他,只是进入一种无边的静谧。曾经痛过爱过;曾经将自己剖腹掏心,与世人赤诚相见;曾经将所有的心血化为文字,这样的人生,已经是一种圆满了。你们听见侍者轻轻问道:“和尚因何自割,寻此短见?”而他似乎从静谧与黑暗之中,慢慢见到一点点光,暂时回到人间。他只是在手掌上安静地写下“七十老翁何所求”七个字,时间便定格在万历三十年三月十六日夜子时。他与所有的世人离别了、与所有的自己离别了,现在的他,应已自由自在游弋于碧海与星空之中。剩下的只是世人,面对他的文字,手足无措、惊魂难定……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