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贾母  

2016-09-30 10:15: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母最爱热闹,她自己营造热闹,别人也会为她特意制造热闹。但所有的热闹如同一层繁花似锦的丝帛,如此单薄,甚至很容易被就秋风或者笛声穿透。正如七十五、七十六回的中秋时分。

在贾珍处,一席人正忙着添衣饮茶、换盏更酌,那么地热闹鼎沸,偏偏有墙下的长叹之声,随森森风声而来,又挟森森风声而去。

而贾母处,击鼓传花,月至中天。贾母命人远远地吹笛。其实,人人解道贾母爱看热闹戏文,而贾母之鉴赏力并非只是如此,无论她言及戏曲之模式单一也好、或是论及临水之笛声也好,都暗示我们她并非平庸之辈。只不过出于某种原因,她很少流露出自己的这种审美心境罢了。但是在兴致高时,她的真性情也会如吉光片羽,乍现出来:

“如此好月,不可不闻笛。”

此言闻则清新脱俗,如出逸士之口。

“音乐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远远的吹起来就行了。”

此言则愈发高明,简直就是一流的鉴赏家了。

于是猛不防从那厢桂花树下,呜呜咽咽,悠悠扬扬,吹出笛声来。众人肃然危坐,默默无语。

而贾母又将品月闻笛之境界推至最孤高清奇之处:“这还不大好,须得拣那曲谱越慢的吹来越好”。

到此时,贾母还陶醉在笛声之意境之中,所以鸳鸯催歇,她十分不满,言道:“偏今儿高兴,你又来催。”

为何偏今儿高兴,说明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兴致、这样的赏鉴了。这是一种纯粹的对美的解读;而显然的,这也是一种别于平常的审美。

然而,桂花阴里,呜呜咽咽,袅袅悠悠,又发出一缕笛音来,果真比先越发凄凉。大家都寂然而坐,夜静月明,且笛声悲怨,贾母年老带酒之人,听此声音,不免有触于心,禁不住堕下泪来。

到此,笛声引来的已经不是唯美的感受,而是人生的感伤了。读“年老带酒,有触于心”八字,令人不由去揣度贾母:她一直在生命中避免繁华落尽的结局,而这个悲剧结局却时刻会如鬼魅般乍隐乍现;事实上,她一直在担忧着什么,这种担忧让她刻意去掩饰真实的心情与曾有的性灵。

只能暖酒止笛,驱赶一切孤寂凄清的因素。然后照常开始讲笑话,回归热闹之传统。贾母此时的表现耐人寻味,她对说笑话的建议,只是勉强笑道:“这样更好,快说来我听”。勉强二字,心迹顿现,贾母真的那么爱听笑话吗?这样真的更好吗?

尤氏笑话未了,贾母竟已朦胧睡去。这亦非真正的睡去,而是掩饰自己的失落与凄凉心境:对于年老之人来说,美好如刚才的笛声一般,总是转瞬即逝,并且渐趋悲音;所以,贾母平时总会制造热闹,希望用欢快的乐曲填满自己的生命,而不敢去聆听自己真正喜欢的、认为最唯美的东西,怕引起蕴在心中最深处的感伤。

众人发现贾母似乎睡了,连忙轻轻请醒,此时贾母虽身处人群,但却孤寂到了极致。

她笑道:“我不困,白闭闭眼养神,你们只管说,我听着呢。”

王夫人说:“夜已四更,风露也大,请老太太安歇罢。”

贾母道:“那里就四更了?”

贾母的系列细节,装睡、装作不知道时间的流逝,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心理:她从唯美的境界又回到了惯常的境界;她在热闹高兴的状态中不小心触动了内心孤寂的心弦;她在众人中凄清,却不愿意众人离去。她希望自己相信自己已经熟睡、已经忘却时日流逝;希望自己相信自己很高兴,没有恐惧……

她用自己的举动掩饰自己对家族前途的担忧;更重要的是,掩饰自己对生命、对美的流逝的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