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片段  

2016-09-26 14:25:42|  分类: 筑塘而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雁楼归来,你彻夜未眠。春天之夜晚,与夏秋冬一样是暗色的,然而却让人萌发出无限生机。因为你知道,暗色之中,有当下的万点绿芽、万枚莺雀、万缕清风,万分情性;有过往的万点绿芽、万枚莺雀、万缕清风、万分情性;亦有未来的万点绿芽、万枚莺雀、万缕清风、万分情性。虽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然而声气相通、万物为一。真情至情之人,从来能如水晶如意玉连环般、超越时空、感悟天地。你似乎见到小青、丽娘,与你同在这暗夜之中;你似乎仍然能与野君、道闇等友莫逆对望;你见到真情至情,始终与你同在。

既然无法入睡,你索性翻身而起。家里已经十分静谧,但并非寂寂无声。你喜欢听夜里闲适的辗转、轻轻的鼻息、偶尔的虫鸣、丝缕的春风。然而今夜,你无法平静,索性饮一杯残茶,借一豆烛火,磨墨狂草:

临川遣笔如针刺,还魂一声天下肝肠绝。色鬼与情骨,夜夜疑来笔尖立。双梦亭前梅影白,孤山顶上梅濡血。白者杜之魂,血者青娘恨。泪随风沥,野君捣取梅花汁。红冰隐隐凝为墨,邀取芳魂自天末。挥毫代展喉间咽,梦里临川来献笔,文成纸上犹闻牡丹泣。莫恨两家写照不可得,只在汤生徐生之妙舌。吁嗟乎,情根一点如灯接,添油传火皆才客。古来书籍将心灭,经不及史史逊说,惟有歌曲能将心洗出。君不见娄江路、广陵路,魂如织。魂兮不归乃在亭之侧,欲赋招魂正无策,野君又续销魂集。

你觉得自己想了很久很久,又写了很久很久,从牡丹亭到孤山、从杜丽娘到冯小青、从汤临川到徐野君;不是写,是歌,是一曲长歌、感魂动魄;亦不是歌,是招魂,招天下有情之魂。而草就之后,你又觉得只是须臾之间,仿佛一阵涤荡灵魂之飓风,灌顶入心,如入烂柯山中,百年只是一瞬。

你正在悠长与瞬间之间恍恍惚惚,混沌旋转之时空,突然被一声弧形的鸟鸣划过,于是阴阳分开,时空万物、重新清晰。继而无数鸟儿开始鸣叫,而无数花儿随着鸣叫绽放。你起身卷帘,看见小园青青、桃李灼灼,真实依旧。有的时候,浸淫文字、坐忘神游之后,要慢慢才能忆起当下何时、我为何人。于是,你终于忆起,今日同社集会。你也终于见到,自己一晚所写之文字为何。

你轻轻下楼,先去看了大丙,大丙尚在酣睡。没有大丙之前,你自在游弋于文字、文友之间,有了大丙之后,你就多了几分牵缠。一夜未见,竟会相思难耐。大丙将自己埋于暖被之中,只露出小脸,鼻息均匀、睡得心满意足。你不觉莞尔,又生出几分羡慕。似这般了无心事,纯粹童心,该有多好!

“你又一夜未眠?”突然,有轻如耳语的声音响起,原来是楣君,不知何时,她已立于你身后。楣君总是早起晚睡,收拾得整齐清简,似乎从无困顿劳累之态。你拉着楣君的手,走出门外,站在小园里,和她一起呼吸吐纳春天之气。你不说话,听楣君说话。她说:“清明之后,又可葫芦黄瓜下地了。往年我总是心急,早早种下,结果寒潮复来,蔬菜冻馁。今年一定按捺性子,清明过后再播种。”她说:“母亲最近好些了,老人家过了冬日,就会身体清健起来。”她说:“大丙今年也该开蒙了,不知这孩子,是否能承继卓氏之文脉?”她说:“你也该休息调养,如此呕心沥血,怕于身体不利。”她认真说,你笑着听;她说了很久,你只轻轻说了一句:“楣君,你也要保重身体,切勿操劳过度。”楣君突然沉默不语,她将身子靠着你,拉着你的手,如孩子一般。在你们的周围,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你对楣君说:“今日同社集会,野君又有新作《春波影》传奇,真佳作也!”楣君笑着说:“你方写完《花舫缘》,他便草就《春波影》,不愧为知己也。若今年大比,你与他皆能取中,该有多好!”你心有触动,望着远处的超山。似乎庄子逍遥游之后,重新回归人间。想起五月将赴金陵拜见父亲、八月乡试,南北行走,又将是奔波的一年。然而年过三十,本应齐家报国,不知何时得酬志愿。你突然觉得,如此静谧的春晨,实为人生中难得之刻。然而,你又发现,如此春晨,其实并不静谧,四周越来越明亮、越来越热闹。开始这种感觉如涓涓细流,点滴打破宁静,偶尔才能感受到;慢慢的,就如一江春水一般,浩荡而来,将你和楣君、将同社好友、将所有栖里之人,都卷入春潮之中……

你打开小院之门,天地便旋转铺展开来。运河之水、栖溪之水在阳光下闪着清绿的光芒,奔流而来;绵延无尽的长廊与栖里人家从身边缓缓掠过;不知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脱下冬装,清爽地走来;除了行人,还有一船船欢喜的人儿缓渡而来,他们是要去访亲探友,烧香拜佛;除了船上的人,还有美人靠上闲坐闲聊的人儿、楼上打开窗儿张望的人儿、井边汲水洗衣的人儿、酒肆茶楼举杯笑语的人儿;走街串巷高声叫卖的人儿;扶犁耕土辛勤劳作的人儿;花前柳下发呆欣赏的人儿;河边埠头钓鱼摸螺的人儿。每个人都新新鲜鲜、精精神神,都带着清新温暖的笑容。突然,你和所有的人儿都停下了自己的遐想,听到远处似有春雷翻滚而来,那雷声越来越近,才知道原来是迎春的铙儿鼓儿敲起来了,而原本如烟如雾的柳树,柳眼也分明起来;原本半含半开的花儿,也完全绽放开来。

你随着人群,一样新鲜精神,走过花园桥、月波桥、玉龙桥、八字桥、车家桥。浩荡的春风吹过浩荡的人群,从身体里穿越过去。于是一切忧思杂念都被吹涤一空,代之以天地初始之气。你走到芳杜洲,才想起,自己并无目的,只是欢喜地走着。而今日是同社聚会之日,上次约定是在绿野堂,该回家取上自己所写之社约、诗稿。你随着人群、随着春风,慢慢流淌回半月斋。楣君已在小院门口守候,她手拿一笺,无需你看,便直接告诉你:“珂月,方才道闇来过,今日集社竟在方水之竹里馆,路程稍远,但竹里馆春日去正当其时,你去吧。若饮酒太多,千万莫走夜路,就歇于竹里馆罢!”你笑了,楣君总是如此周到:“好,我去取文稿,外面春色甚美,你可带大丙在河边略走一走。不过人多拥挤,须得当心。”你与楣君相互嘱咐一番,收拾停当,你便出门。

去竹里馆之路,你总是希望走慢一些,却不敢走慢一些,这些路、这些景,处处熟悉,当日每走一次,都兴奋期待;后来每走一次,都惆怅惘然。你想起马致远有《破幽梦孤雁汉宫秋》,不由轻吟:“返咸阳,过宫墙;过宫墙,绕回廊;绕回廊,近椒房;近椒房,月昏黄;月昏黄,夜生凉;夜生凉,泣寒螀;泣寒螀,绿纱窗;绿纱窗,不思量。”你能明白马致远为何如此写汉元帝,昭君去向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她的伤感自不待言;然而留下的人儿,是否会更加难耐?因为他走回的是一条最为熟悉的路。那条路上,每一个地方,都都有一段回忆、都有旧日人影,都让人反复沉吟,都让人随时触景生情、心惊神伤。

你一路行去,渐入水边竹中。春日竹林,许多纤细鹅黄的嫩竹新发,有的笋衣尚未退尽,在春风中颤颤巍巍,似难自持,与边上挺拔有力的老竹相映成趣。这样一来,熟悉的景致倒添了几分陌生。而水似乎没有变化,依旧和着风声,清澈流淌,春日的竹影,婆娑斑驳于水面,明明暗暗地荡漾流动。一切似乎如此安静,一切又似乎在不断生发。在水边走,水声渐响,你会有一种错觉,总感觉水声中夹杂着几丝银锁摇曳的声音;而水波会突然荡漾起来,似乎马上就会有一叶小船渡来;而天色会一下明亮起来,似乎船上有女子着桃红夹袄,立于船头,向你莞尔而笑。再细细追寻,竹林还是竹林;溪水还是溪水;自己还是自己。那些东西,似乎已经逝去、消散在天地之间;然而你知道,其实它们存于自己的肺腑中、生命中、呼吸中,你以为你很艰难地忘却了,一切都淡了、化了、随风去远了,然而在某一刻,它们会猛地牵动你,在你还没来得及调整自己的时候,就已经潸然泪下、伤心动魄。你只能愕然看着自己哭、自己痛、却手足无措。这种追忆的感觉,最近越来越强烈、你被牵动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然而,纵使每一次都让人痛彻心扉,你却喜欢这样的感觉。因为你知道它们还在;你知道自己,还能为情而哭,还是个深情痴情的人,还可以一息尚存,在天地之间去吟咏、嗟叹、去以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

你慢慢走着,仿佛天地之间、竹林之间、山水之间,只有你一个人;而确实,很长时间,也只是你一个人。你突然想到,最简单的,才是最打动人心的。因为此时此刻,并无其他文字,心里反反复复的只有汉末古诗中的十个字。起先它们只是蛰伏在某一深处,慢慢的,它们慢慢清晰,而你仍旧没有察觉,然后,它们出现了,而你,依旧丝毫不知。在安静的时候,一点点光线的明灭、声音的变化,可能都会如季节变迁、风雨突现般让人惊觉。你看到,水波突然荡漾过来,竹林慢慢被清风吹开,一只窄窄的船儿,滑入了原本无人的境界。而清亮的吟诵声响起:“所遇无故物,安得不速老。”你抬头,一袭白衣照亮了竹林,野君立于船头,向你微笑。你大惊喜:“野君兄,你怎知我心中沉吟之诗?”“珂月兄,是你自己一直在念诵啊,你竟不知么?上船来吧,我们一起去赴同社之会。”小舟靠岸,舟子以船桨助你上船,于是你与野君,一起荡漾于春日之中。“珂月兄,我亦喜欢汉末古诗,不知为何,如此简单之文字,却如此打动人心?而后来之人,再不能得此境地。”“是啊,此诗句前一句,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亦深得我心。悠悠长道、茫茫天地、花开草盛,孤身缓行,故人难觅,寂寞终老。真让人无限感慨,而后来盛唐陈子昂复古,写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此中深意相仿。”“珂月兄,所遇无故物确令人怅惘,然而应是曾有一段温暖岁月,曾有故人故物,才发此语。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飚尘。苦短之人生中,若有令人难以割舍之岁月,纵使故人故物如风逝去,再难觅得,亦足矣!”你不觉拉住野君之手:“此解甚好,正如当下,执子之手,便无憾矣!”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