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爸爸散文七十二——《守灵》  

2015-01-06 22:44:23|  分类: 爸爸的散文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岳母突然西去,终年97岁,尽管是预料中的事,但家中仍是一片悲天哀地!满屋子一串串重重叠叠的哭喊声,甚是淒慘。有呼喊姆妈亲娘的、有呼喊娘娘(奶奶)外婆的、有呼喊阿太的(第四代),这一刻大家好像希望能把她喊回来似的。

岳母的丧事在七手八脚、七嘴八舌的忙乱中正式开始。总管范维善按事先商定及分工,有购买杂物的、有通知亲朋好友的,有联系饭店旅馆的,最最要紧的是赶紧把帮忙公司的阿春请来。     

阿春50出头,中等个子,是帮忙公司的老板,精明能干、能说会道。按他自己介绍,毕业于九华山,通阴阳、懂卜卦,精通丧事礼数。自阿春来了以后,从灵堂布置到为几十号等级不同的人穿素带孝,有条不紊地进入了他的葬礼节奏。

灵堂迅速布置起来,岳母带着微笑的遗像在灵堂中央端庄挂起,遗像下供放着她的二儿子李银坤抄写的《心经》,为母亲祝福。整幅小楷看得出来一笔一划十分认真,字里行间包含着对母亲的一片孝心。大大的奠字和两旁黑字白纸的缎带以及香烛、祭品、鲜花,无一不包含着哀思。在阿春的主持下,灵堂前男女老幼黑压压一片跪拜。

整场丧事道教与佛教、传统与时尚相接合,礼数繁杂,一般人是无从理解与记忆的,但无论如何繁琐大家都能接受,因为这是对死者的尊重和告慰。说真的幸亏有帮忙公司,在以后的两天里入棺、出殡、联系殡仪馆、直到送入墓地入土为安,堪称一条龙服务。有了帮忙公司,为我们沉浸在伤痛中的人省了许多心。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塘栖办丧事流行起铜管乐,以小号为主,加上二支中号,或一支中号一支大号,配上铜鼓,吹奏得很有节奏,也算得上对葬礼的改革。相距不远的绍兴仍然是由一班道士做道场、拜忏、开路、做道场,比塘栖要更传统一些。其中两支大约有2米长的号吹奏起来,声音特别悲哀、特别恐怖。在岳母的丧礼上铜管乐队演奏流行歌曲,还按死者身份反复演奏《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世人皆知的歌曲。听得很亲切、听得很感动、听得直想哭!

塘栖的习俗是人死后拜三朝(设灵堂三天)。岳母是下午6:15仙去,当天算一朝,其后还有二朝,属紧三朝,丧事办起来比较匆忙。当地的亲朋好友闻讯后纷纷赶来,一则吊唁二则帮忙。女性吊唁时通常会捶胸顿足、抑扬钝挫地痛哭一场,把灵堂上悲伤气氛一次次推向高潮。

夜深了,因为各人都有任务,要忙第二天的丧事,亲朋好友也像潮水般的渐渐退去。到凌晨2时只剩下我和老婆两人,老婆爱整洁,趁着夜深人静不断地整理杂物。我坐在一旁静静地陪着岳母。岳母的面容慈祥、端庄、凝重,比生前显得白净。岳母是那样的安静,安静得像深深入睡一样。

灵堂前的一对红烛不停地闪烁,现在的红烛是高科技的,不冒烟,一对红烛可点10多个小时,只要对点剩下的塑料片稍加修剪即可。烛光闪烁,我的思绪也随之翻腾。岳母半月前病情还算稳定,从电话中得悉岳母胃口不错,提出要吃蹄髈,令人欣慰,冥冥中也有些担忧。这个月底又该轮到我老婆服持岳母了。我们已经盘划着春节在塘栖怎么过,没想到岳母就这样说走就走了!

 岳母的死据说与季节有关。因为时值二十四节气中的冬至。据说冬至是一年中既冷且阴气最重的时候。有病的老人冬至成了最难过的关。岳母死时离冬至只剩下二天了,要是过了冬至就有了生的希望。但就是这二天过不去,岳母终究被可恶的冬至的阴气阴了去。当然从医学的角度而言,最要了她命的还是心肾功能衰竭。

岳母虽死但据说是到西方极乐世界去的。要是真能那样的话,死其实并不可怕,或者说生不如死呢。阴阳两重谁也说不清楚,所以也有好死不如赖活一说。

人死了去“极乐世界”的首要条件是佛祖的信徒。据我所知岳母虽信佛,但从不念佛诵经,一月也只吃素三日,西方那边能否接收颇令人担忧。人世上的事我们都知道只要有钱万事均可通融。我们已为岳母带上了足够的“金钱”。短期内应该是够用的,但黄泉路上要是刚正不阿那就十分无奈了。不过岳母生前交代,死后一定要把她送到庙里去。可见其对佛祖信仰的坚定。另外对于信佛者,我看也不必天天念佛诵经,流于形式,只要心中有佛也就可以了。我看岳母就是心中有佛这一类。但愿岳母能平平安安到达彼岸、到达金碧辉煌的“极乐世界”。当然不管怎样、希望岳母无论如何给我们带个信来。

香炉内的三柱香可点燃16分钟样子。我反复从拜台上另取三柱点燃,叩拜后插上,是真正的接香火。香火燎绕也引发我思绪万千。这一刻已成为与岳母的诀别,但与岳母初次见面的场景仿佛就是昨天。时间就像魔术般的变幻着,四十五年前,那是我与小李关系确定之后,岳母从塘栖赶来牛头山,见一见我这个未来的女婿。当年的岳母50出头,十分精神、一看就知道是一位朴实、善良、勤劳的母亲。我们相见是在医院的集体宿舍里。和小李同宿舍的两位同事都在上班。当我进去时她笑嘻嘻地看着我。我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羞涩地叫了她一声妈,她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哎”了两声,这大概算是对我的认可。

医院里住房很紧张,岳母来了后,母女俩住在用毛竹、稻草建成的临时住房里,医院职工很多都住在这样的建筑里。住处离食堂、开水房、澡堂很近,生活比较方便。岳母在里面生起了炉灶。我们临时组合,过上了小家庭的生活。时值金秋十月,牛山头盛产板栗。大大的、油光光、暗红色的板栗十分诱人,据说还出口日本。牛头山的街上铺天盖地都是栗子,大概是几角钱一斤吧,真正的价廉物美。那时如有亲朋好友前来,定然用栗子招待,用栗子送礼。在牛头山小住的几天里,岳母用栗子烧鸡、栗子烧肉一饱我们的口福。顺便说一句,牛头山的鸡是当地农民放养的那种真正的土鸡。那种鸡的味道现在已难得一尝了。岳母回塘栖的时候也力所能及地把栗子带回去。据说也得到了亲朋好友的赞誉。就在第二年的春节我和小李结了婚,我敢肯定,从此在她心里又增加了对我的一份牵挂!

岳母退休后有一段时间是一个人住在塘栖。一年中我也总能有几次护送病人或听学术报告的机会,顺便去塘栖看望她。每当我回去时,她总会高兴地、忙里忙外地招待我。岳母知道我的喜爱。总会跑到花园桥头去买红烧羊肉。装满大号搪瓷杯里的羊肉,据说需要8角钱的样子,(70年代)外加黄酒一斤让我美美地吃一顿。那味道至今想起来仍然回味无穷。碰上塘栖枇杷上市季节,岳母会把最好的枇杷放起来等着我们去吃。其实我心里明白,岳母自己省吃俭用,但在子女面上往往是心甘情愿地倾囊而出。后来两个妻舅和我们家都有了两个孩子。每个小孩她都帮助带养过,每个小孩她都爱如珍宝。以至小孩长大后都与她十分亲密,无限孝敬。

岳母尤如“芡粉”,逢年过节我们三个小家和三个小家的小家,都会凝聚在岳母身边。这是岳母最最高兴的时候。岳母儿孙满堂,四世同堂,街坊邻居都说她好福气。在她身边经常能聚合的已达到19人之多,另有四人常居国外。每年正月初三是岳母的生日,这是全家人一年中最隆重的时刻。我们吃生日蛋糕、吃长寿面、喝生日洒。岳母也会在这一刻向玄孙们发送红包,发送祝福。第三代年轻人都成了家,这时也会向她老人家送礼物、送红包,以示孝心。大家庭其乐融融。

岳母在90岁以前,塘栖、上海、湖州轮流居住,90岁以后基本定居塘栖直到去世。这期间由我们三家轮流照顾。在她身边一直有子女陪伴。岳母能长寿,是因为她生活规律、保持良好的心态、讲究卫生、长期锻炼身体,每天早起后坚持做操、适当参与家务,能坚持针对她所患的病按时服药。不过还有个有利条件是有一个和谐的家庭。

面对岳母遗容,我深感对岳母生前缺少孝敬又侍奉不周,追悔莫及。

灵堂里的“长明灯”是用一个碟子里装上食用油,再用棉线浸泡在油里点燃的。其实这种照明方式我并不陌生。因为我小时候农村里没有有电,家里就用这种灯照明。不过眼下这盏长明灯,能照亮世界,能照亮一切黒暗。

“长明灯”需要经常留意,必要时要把棉线往上拔弄一番,保持“长明灯”长明。也许是人们的想象,也许确有其事,人死后要到达彼岸,途中一定是黑暗的。我一边拨弄着“长命灯”里棉线,一边想,现在能为岳母做的也就这些了。但愿岳母一路明亮,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