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片段73  

2014-09-03 22:17:17|  分类: 筑塘而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半月斋,大丙雀跃而入,柴门吱呀而开。你看见楣君正陪母亲坐于院中。清明未至,小菜园尚未播种,看似寥落,却酝无限生机。金银花冬日苍绿脱尽,蔷薇嫩叶初发。一院新绿如烟。二人坐于其间,冬日之服已除,母亲一身豆青色,楣君则一身藕荷色,明亮如梦,似乎隐去岁月之痕迹,让你一时恍惚。楣君见大丙汗湿衣衫,便要忙着为他烧水沐浴,一边起身一边说:“也好,沐浴之后,可换春服了。”你的心,一直沉浸在超山的开阔之间,突然听见 “春服”二字,如遇神明,莞尔而笑,反复沉吟:“春服,春服!春服即成,春服即成!”

你坐于小院之中,看见漫天春色,亦看见他,他是无数士子不敢仰视之人抑或神。他和学生们团团围坐于春风之中,各言其志。你看到他年华已老,端坐神闲,若有所思,若有所待。而环侍者青春照人,意气飞扬。你看见自此之后,无数士子,亦青春照人,意气飞扬,皆如子路、冉有、公西华般,心怀兼济之志。你听见春天的声音,隐隐约约而来,却渐渐动人心魄。好似漫天透明之春雨,拨动无尽隐约之春芽。而你穿行于此间,似无所闻似无所见,却慢慢沉浸沉醉沉迷沉思,不知何时,不知何地,突然所有声音所有色彩,猛然绽放,你听见的漫天透明,都变成流淌的锦瑟之声;而所有的隐约,都已变成春日之鲜亮色泽。你明白了,原来是曾皙鼓瑟于旁,须臾音乐戛然而止,你听见曾皙朗声道:“吾志异乎他人,只愿在暮春之时,着清亮之春服。携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至沂水中洗却尘埃,在舞雩台上沐浴春风。慢慢歌咏归家!”你听见夫子摇头微笑,脱口赞曰:“吾与点!”你亦脱口赞曰:“吾与点!”你一直想,儒道之间,是否有相通之处。道法自然,儒尽人事。然而身处天地之间,有春夏秋冬拨动心弦,有风雨日月泼洒世界,怎能只着眼于君臣父子,纲常伦理? 你从夫子的赞同声中,听出了那种对自然的欢喜,听出他欲将人生的最后安顿,托付自然情性。然而人生苦短,尽力而为或知其不可而为之的人生,再无罅隙去感受春日、率性歌咏;抑或乘槎浮海,天地开阔。你摇头叹息,不知自己之人生,如何安顿?你想,六度科举铩羽,兼济之志,只能暂置一旁;方此春日,不妨尽兴融入自然,尽兴吟咏。“咏而归,咏而归……”是啊,文字本从自然中来,你突然忆起同社春日起社之事,快步走向书斋,磨墨起草。你借超山之浩荡之气,借春日之萌发之气,挥洒自己心愿,亦挥洒同社所有之人心愿:

“吾浙为诸省之冠,所产异人亦非诸省所敢拟。至于今则以文气披靡,为四方所姗笑。发厥所繇,亦唯社事之坏毁。以至于此夫社者。

是与吾浙诸兄弟约,各出珠玑以异,剞劂鸿文,既集之后,必有一代之英杰出乎其中,以为领袖。如余所谓丕变风俗者,而余或幸不为诸君子所弃,得以父事兄事于其后,固所愿也。一国之善士互为师友。则已解脱乎一乡,而徐将旁薄乎天下,斯浙社之所繇征也。”

写完之后,你呆坐片刻。突然听得楣君轻轻呼唤:“珂月,吃饭了。”你看着自己写的“剞劂鸿文”四字,突然心有触动,说道:“你们吃罢,我去去就来!”“也罢,你早些回来。”楣君并不问缘由,抑或心中早已知晓,笑笑转身而去。你拿着刚写就的文稿,离开半月斋,急步而行。你沿悠长之廊檐行走,然后过桥穿巷,仿佛行走了久远的时间,终于来到横潭。此时夜色已晚,横潭之水深远难辨,唯有渔火摇曳,照亮星星点点之水面。你总是这样,快到地方了,却不敢马上转身去看,仿佛隔了太多岁月,仿佛是太难得之际会。自上次野君看完《花舫缘》,便匆匆别去,杳无音讯。虽只是十余日,但总让你恍然若失,魂牵梦绕。

你忆起当日初闻野君之名,却无缘相会。你后来方知,其实数次文会,野君亦在其间,只是有意规避;而你的半月斋,与野君之雁楼,亦只隔二十余户人家。然而你们的初见,竟如此奇妙慎重,好像需做毕生之准备,好像唯恐相见不如闻名,唯恐辜负对方。你阅尽栖里文字,却从未一睹野君片言。终有一日,你遇见野君好友薛谐孟,得知野君将出外访友,与谐孟说定,引你遍观野君之文。你从半月斋出发,走过缠绵往复之廊檐;走过高高下下之廊桥;走过婉转深幽之弄堂;来至水波荡漾之横潭。这些往日熟悉的路径,今日变得如此陌生而新鲜。你到了横潭,望一眼水色,整一整衣衫,安顿好心情,然后郑重转身。在你眼前,只是一狭长逼仄之木楼。栖里人家,大多深宅大院,隐于店铺之后。而野君之雁楼,上下二层,无遮无掩,直接以木门迎客。你迟疑片刻,叩响门扉。谐孟守候已久,引你上楼。你见到满屋文稿,欣喜若狂。你随意翻开,野君之文字,便如秋空之雁,翩跹而来。一时之间,哑口无言,眼前竟如月明雪满花放鸟鸣……

你忘却落座,只是站立,页页字字痴看。谐孟不敢打扰,静坐于旁。终于,你开始轻轻诵读:“或踞山巅、或临水涘、或辟明窗,或拭净几。锦轴初抽、牙签载启;蕊笈累累,瑶编缕缕。谡谡系助煮茗之松风,霏霏兮似落花之春雨。停句字正,伊吾对圣贤而谈许,掷地金声,随风玉举。”读罢叹曰:“昔日欧阳文忠公有《秋声赋》,已叹为奇绝。今日野君复有此《读书声赋》,真乃奇思妙想。里有名士,生二十有余年,余亦生二十有余年,而不相闻名,余过矣,余过矣!”说罢,你将野君数卷文集,揽入怀中。如怀抱婴儿一般,小心行走下楼,离开雁楼。谐孟在后呼唤,你亦不闻。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