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悠悠卓氏,悠悠太史第弄  

2013-05-19 00:07:5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站在塘栖镇市新街太史第弄口,眺望明明灭灭的弄堂,两边是高高深深的宅第。若是你一直站着,会有一种错觉,仿佛一些声音响起来了,仿佛深宅大院中的生活继续起来了,仿佛一帧老照片洗却了岁月,重新粉白青翠。然而,那些声音、那些场景,是什么时候的呢?那些人,又是谁呢?

卓敬

你不可能在塘栖邂逅卓敬(?—1402),他是塘栖卓氏的第一代,卓敬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后裔漂泊至浙江栖里;也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身后,还会香火延续,还会继续悲欢离合……

你只可能在明初的宝香山(浙江温州瑞安)中邂逅卓敬,他当年只有十五岁。

卓敬行走于山中,夜遇暴风雨,归路茫茫,不知何去何从。终于见得林中有温暖安顿的灯光透出。他走进小院,见到一位老翁。欲向他借灯一用。老翁让他在炉火边烤干衣服,然后说:“我有一牛,可送你归去”,他喜而拜揖。老者又从一黯淡旧笼中,取出一顶僧帽相赠。他脱口而出:“吾志欲匡济天下,翁安得以此相戏?”老者曰:“我昔日亦有志于世,然事有不可为。你但收此帽,他日当自理会。”他再三摆手推却,而老者亦再三叹息而已。他不取一物,转身离开木门,跨上牛背,青牛突然腾空而起,漫天风雨都不及沾染衣襟,已经回到家中。他试图牵牛入门,突然听得一声咆哮,青牛化为黑虎,腾跃风行而去。

你会觉得卓敬的这个故事很传奇,但更让你反复沉吟的,是卓敬所说的“吾志欲匡济天下”。

你看到岁月流转,卓敬终于实现自己的理想,可以有机会匡济天下。

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卓敬中进士,授户科给事中。他向明太祖建议,诸王子服色类同,嫡庶尊卑无法体现出来,应该加以区别,太祖笑而纳之。后卓敬升至户部侍郎。建文帝即位之后,卓敬发现燕王势力过重,恐有异心。于是上密疏,提醒建文帝燕王朱棣雄才大略,智虑绝伦,封地北平又是形胜之地,不如将其徙封南昌。然而密疏未被采纳。建文元年,燕王朱棣举兵谋反,四年六月入京师,自立为帝。

你可以看见卓敬的最后时光。

卓敬被逮捕之后,立于朱棣之前,毫无惧色。朱棣斥责他上密疏离间骨肉,卓敬厉声道:“惜先帝不用敬言!”朱棣惜其才,希望免其一死。卓敬只是不屈拒绝,帝遂下令灭其三族。卓敬死前,从容言曰:“国家养兵三十年,一旦变生,略无措置。敬死有余罪,但恨不为兵官,得行其志尔!”而朱棣亦叹曰:“国家养士三十年,不负其君惟卓敬尔!”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你会久久震撼于卓敬之气节,同时,又有无限的失落。中国儒家士之精神,现在还有留存吗?也许,你会欣慰而笑,因为你看到卓氏一门,并未被斩草除根。尚有卓敬中子理,闻难流亡,后该支辗转迁往扬州定居;又有卓敬之从弟敦,一骑白衣,跳脱于天罗地网之外,又飘零于千山万水之中,如风吹蓬草般流落至江南,流落至塘栖,一息尚存,薪火相传。

卓明卿

岁月辗转,卓氏隐姓埋名,以宋为姓。在江南仁和之塘栖,先事农桑,后兼商贾。至第六世卓贤时,已积累颇丰,成为江南大贾。于是开始由商入绅。第七世卓明卿(约1538-1597)为重振该家族之关键人物。明卿确实适逢其时,卓敬之声望在此时渐渐恢复,隆庆年间朝廷下诏,于南京建祠,祭祀卓敬等名臣,“忠贞”成为卓敬谥号,仁和卓氏遂恢复卓姓。

卓明卿为了振兴家声,广交名士,唯恐疏漏一人。所以当时曾有士子互相打趣,如不为明卿所知,即非名士。明卿就这样,用自己家族的财富,打造自己的声誉,也为卓氏家族建造了一张巨大的关系网。

如果你在万历十四年(1583)八月的傍晚,路过西湖边上的净慈寺,那时会有丝竹之声,和着月亮的清辉,飘洒于空中。你隔墙聆听,可以听见笑语盈盈,融于一寺。你可能不知道,你邂逅的竟是晚明文坛最大的一次聚会——南屏诗社。当时的文坛领袖王世贞、汪道昆都参加了此次诗社,此次社集几乎囊括当时文学宗派“后七子”的所有精英,当然,令人惆怅的是,这也是“后七子”派的最后一次大型社集。而此次社集的东道主之一,即卓明卿。他神采飞扬地总结道:“华藻麟集,佳冶属行。彩笔竞秀,皓齿齐发……”

如果你在集会之后追随卓明卿而去,你就会随他沿运河慢慢摇曳,直至塘栖。你会惊讶,原来明代的塘栖竟然如此美好:整个镇为大借景的写意格局,镇之南七八里,为超拔俊逸之超山;镇上河网密布,除了有运河穿过市镇,另有市河、北小河、西小河、东小河构成镇中水网脉络,而水景独胜之处为横潭、翠紫湖。你站在任意水边,能听见远远渡来的菱歌、渔歌、涛声、雁鸣,能看见野水、渔火、渔舟、鸥鹭、芙蕖、芦荻。而塘栖各个家族之园第,则依水望山,遍布镇上……

你会进入卓明卿的东园、芳杜洲、崧斋,你会在那里邂逅无数过客,明卿交往的对象,一为以“后七子”为核心的复古诗派,一为以汪道昆为核心的新安诗派,你甚至能看见,抗倭名将戚继光,亦为其座上之客。

你最喜欢的是他的芳杜洲,仅此园之名,就让你生欢喜之心。而走进去,你竟然又邂逅了“夕阳明半楼”、“月波楼”、“白雪堂”这样诗意的名字,你感觉在这样的园第里走一遭,好像穿越了时光、穿越了季节,人世的一切喧嚣远去,只余日光或者月光慢慢渲染开来。

你是否会像后来的沈椒羽那样,无限惆怅地记录当年的东园:“曾闻卓光禄公之盛也,歌筵舞席,坐榻裀褥,樽垒器皿之物,无不毕设。……当时视同兔园。雅论高言,诗文酬倡,咸为一时之佳事,而今如逝波矣!”

其实逝去的不止是园第,而是那些生活方式:读书、著书、藏书、饮酒、品茗、清谈、结社、观剧、坐禅、诵经、弹琴、绘画、弈棋、钓鱼、酬唱……

是啊,明中期前后,是塘栖园第最盛之时。明卿逝后,塘栖的园第也渐渐衰落,在清代还一度延续,但太平天国之后,就基本凋零了。到了当代,你只能在那条由市河填埋而成的市新街上,寻到三条半孤单的弄堂,其中一条弄堂口,挂着“太史第弄”的牌子,而那弄堂当年的主人,正是已成过客的卓明卿。

卓人月

卓氏所有的过客中,想必你最爱的,会是卓人月(1606-1636);你最想凭吊的,也会是他。

卓人月,是卓氏家族的第九世,到他这里,塘栖卓氏才算真正实现了自己的文学理想。他和许士俊合编的《古今词统》,是晚明重要的词选;他所著的杂剧《花舫缘》,是唐伯虎与秋香故事的重要曲本之一;他的杂剧《新西厢》虽然散佚,但是序却留存下来,亦留存下中国曲论史上独特的悲剧论。除此之外,他还或著或编了大量的作品。如果你想要手抚一卷,在发黄的册页中,追寻人月的才气,那你可以去北京的国家图书馆,在那里,存有他的《蕊渊集》12卷、《蟾台集》4卷。

然而如果你来到晚明的塘栖,去拜访他,你会既心酸又慨然。他和自己生病的母亲住在一起,他的父亲卓发之远走金陵,很少回家。他会告诉你他很痛苦,不能同时侍奉二老,让自己残缺的小家圆满;科举考试又六度失利,无法实现自己智勇兼之的济世理想。

然而你又会觉得他充满豪气,他在自己的小楼里面“闭户自为娱,落笔风雨疾”,除了科举入仕,他把文字视为自己的生命;他一定会告诉你,他是卓敬之后,先祖之事功理想,即所有卓氏人之事功理想;他还会告诉你,虽然他的父亲卓发之远在南京,但他对自己的影响是如此之大,是父亲,带他走上了文学之路,他和父亲,甚至亦亲亦友。他说,他完全理解父亲的远走他乡,只恨自己不能有所成就,让父母都能解颐开怀。

你看到他在自己小小的半月斋,疾笔狂书;你看到他的好朋友许士俊时时来访,二人切磋诗文,编选文集;你看到他在月光下拔剑起舞,有击楫之志。但是此时天上乌云渐聚,明月不能朗照,正如他的字珂月一般(卓人月,字珂月),正如他的半月斋,许多东西都制成半月之形,这是否也意味着他的人生,虽然如月亮般俊逸高远,然而却是那不能朗照之月?

你最不能忘却的,是他在父亲的金陵裓园中,挥笔写《山中晚烟赋》的场景,时近黄昏,山中渐有晚烟弥漫,不辨前路,正如人月此时之心境。你看到他凝神书写,而那纸上,明明是清晰的墨色,怎么却似罩上一层烟雾?你不由叹息摇头,人月真才子也!你追随珂月之文字吟咏感慨:

无水无山无尘无虹,高低枯盛、远近空实,整个世界是号物为万,还是万物一齐;缥缥缈缈亭亭云云落落莫莫熊熊魂魂,此为一时之云遮雾掩,还是纷繁之本质?混沌清朗,其实并不知道何时而往、何时而复。

而最能打动你、打动所有的世人的,就是人月独特之悲剧曲论。中国的戏曲模式大抵为大团圆式,只有他,在戏曲史上提出了悲剧曲论:

“天下欢之日短而悲之日长;生之日短而死之日长,此定局也。且也欢必居悲前,死必在生后。今演剧者必始于穷愁泣别于团圝宴笑,似乎悲极得欢,而欢后更无悲也;死中得生,而生后更无死也,岂不大谬耶?

夫剧以风世,风莫大乎。使人超然于悲欢而泊然于生死,生与欢,天之所以鸠人也,悲与死,天之所以玉人也。弟如世之所演,当悲而犹不忘欢处,死而犹不忘生,是悲与死亦不足以玉人矣,又何风焉,又何风焉?”

是啊,人生就是有悲有欢,有生有死。而最终欢之日短、悲之日长;生之日短、死之日长;生与欢,让人痴迷于人生,而悲与死,则对人生有所警醒帮助。那么,我们的文学作品,为什么只是让人轻快,而不是让人反思,甚至在反思中完成生命的超越呢?

你不忍心多读人月的悲剧曲论,因为你知道崇祯八年(1636),他应举下第,心情沉重。又南北奔波,驱车历八千余里,最终身染疟疾,他为了快些痊愈,用药过猛,竟至暴亡,而那年,他只有三十一岁!

但是你一定会认为,他的生命虽然短暂,但并不意味着他的人生最终是个悲剧;他短短一生留下的丰厚文字,已经足以证明他人生之精彩!

 

就这样,你站在塘栖太史第弄中,望着那明明灭灭的弄堂,一直聆听着、怦然心动着……你想,真正的江南古镇,并不仅仅是供人到此一游的建筑,而是那些过往留存下来的印迹、以及,永远薪尽火传的文化气质……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