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我在春天里”征文第二十五篇——《密西西比的这个春天》  

2013-04-15 20:23:10|  分类: “我在春天里”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引:晓明老师,终于得到您的文字了,让学生很欣喜:)您和陈文华老师,在我读研的时候,一直引导着我;后来我工作了,你们也一直帮助着我。你们不仅让我感受到了文学之美,也让我明白,怎样才是好的老师。正如胡老师的这个春天,哪怕身处明亮的、没有污染的密西西比州,担心的还是遥远的、一直在心头的中国。学生没有别的能力,但起码学生会像老师那样,为自己的国家,教好自己的学生。

密西西比的这个春天

郎净征文,要我写写在美国南方密西西比州这个春天的感受。于是我的读者在中国,我知道有很多东西与中国不一样,写出来也许与中国没有什么相干。只是我真实的随想录。我今天从我家的后院写起。

大家都知道春天来了就是鸟语花香。但是说起来有点残酷,中国正遭受着禽流感的袭击,目前的恐惧或许还只是像水底冰山一角呢。因而春天最早的江南,今年一定是一个听不到鸟语的寂静的春天。而我的后院的树林,看着看着就是长满了新绿的嫩芽,时常有一只白色尾巴的大鹿领着一只白色尾巴的小鹿,穿过林子来草坡上吃草;而天天像一个管弦乐团正在演出,各种鸟声的争奇斗胜,此起彼伏,悦耳悦心。中午和傍晚,我都会躺在草坡上的竹圈椅上,静心谛听高高低低的树林子里,远远近近的各种鸟声,真的有一种非常丰富而变化自然的音色与音域。有时一个梦回,睁眼忽见大鹿带着小鹿来到我身边吃草,恍然不知身在何世,我就会想起古人说的山中隐士“门无剥啄,与麋鹿游”、“流莺破梦,野香乱飞”之类,而这个时候古人许多关于鸟的诗歌与典故,就会来到眼前。譬如有一种鸟的声音是:“提壶、提壶!”,诗人眼中,它是春天的花前月下过来劝酒的鸟。有一种鸟叫鹁鸠,据说听见这种鸟叫就一定会下雨,就会把媳妇赶出门去做农活。有一种鸟的声音叫“滑滑”,令人想起走在初春雨后的山路上如膏如脂的春泥的感觉。有一种鸟的声音,仿佛叫:“脱袴、脱袴”,是提醒人们脱去冬天的大棉裤,换上轻便的单衫了。还有一种鸟的声音是“婆饼焦”、“婆饼焦!”,好象是提醒屋里春天里犯困的老婆婆,火上的饼可能已经烤焦了。……再一个梦回,密西西比的鸟,我都浑然叫不出名字。那年到麦迪逊的林毓生教授家,参观他明亮温暖的阳光房,见到窗台上放着一只小小的望远镜,原来林先生也那么享受一种“坐闻幽鸟语,胜与俗人言”的生活。

终于,三月里去娑窠湖的中途,陪豆豆去玩伯明翰的科学博物馆,有一个多媒体展窗,对准图片,揿下按钮,就能听见美妙的鸟语。我用智能手机将展览里互动的鸟声和图片录拍下来了,一一比对,大致弄清了后院的鸟。最美的鸟是卡蒂诺,即教皇鸟,雄鸟非常美丽高贵,戴着一顶丝绒般的红色的皇冠;声音啾啁、数量最多的是松莺(Pine Warbler),就像中国的小麻雀。而小头、长尾的是苦鸠(Mourning Dove),声音有点像中国的“滑滑”鸟。而知更鸟的声音好听极了,黄肚、黄喙的样子,也好看。可惜,我离听懂鸟语的公治长的功夫还差得很远,可是,如果我听懂了鸟语,会不会像海塞(Hermann Hesee)的小说《一个叫吉格勒的人》中的主角,所听见动物的交谈全是骂人类的话。

春天的江南是令人神往的。在上海,每年春天我都会离开家,到附近的苏州、杭州去讲学。尤其是杭州,与上海的节奏、色彩、气息,都有很大的反差。从高铁的窗前开始,绿色的一幅锦绣田野就在眼前展开了。那么温柔,又有点单调,那样的生机,却又有点倦怠……。尤其是那些新的农舍,千篇一律,倒洋不土,一些西洋式的小尖顶阁楼,然而周边的篱边田脚,却局促、小气,反而没有“绿树村边合”或“暧暧远人村”的朴素。

可是,周末我们开车往萨姆湖去划独木舟,一路上所见情景却完全不一样。这里没有田野,只见道路的两旁,大片的草坡、草坪,用白色的栅栏圈着,不时看见安闲徜徉的牛马,三三两两,点缀在绿草间。间距很远,会在草坡或草原的远处,不时出现小一幢美妙的房舍,房舍的背后,总有郁郁森森的树林。于是,就象国画里的大片留白,这里的建筑是“留绿”,好象那聪明的建筑师,真正想建的空间,不是那屋内多少多少平方的居室,而是那春天里无限生机的大幅新绿。密西西比的郊野,是宛妙如睡美人的草坡、是数十里延伸的画廊,是移步换形、风景如画的庄园。

在江南的田野里,不是没有私家的房舍别墅,为什么都那样小气、紧张、甚至有点委琐呢?一方面失去了古代农村的真朴与浑厚,一方面又比不上国外庄园的尊严与大气,传统与现代两头不着,这真的成为中国这个时代乍暖还寒的春天的故事。

这样的比较有什么意思呢?首先,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是一个资源相当贫瘠的国家,环境与自然资源,我们再也浪费不起。其次,更重要的是,也更悖论的是,为什么普通的中国老百姓没有尊严,不能大气、不能骄傲,不能有风骨与身份地抗拒权力,这一切的根本是,中国人的背后没有绿草地、蓝天空与留白的居住空间。我们不要说早已失去了古人俯仰天地、游于宇宙的情怀,我们甚至没有独立的生存资源,只能成为依附于国家、政府与单位这一张皮上的毛。正如毛主席教导我们的那样:“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要把那些毛变成真正生机勃勃的大树,并不是把“皮”养大做强加厚,而是把“毛”变成大树,变成飞鸟,即如何保护、增加与扩大生存资源,确立独立、可发展的生活保障,免于财产被剥夺的恐惧,是中国老百姓最重要的事情。然而悖论的是,在当今的中国,不能为富人说话,不能为财富鼓吹,因为只要是富,多少都有权力的影子在背后晃动,多少都有会引起社会贫富不均不公的仇恨联想。

写春天的文字写到这里,也太随意了吧。就此搁笔。

                                          胡晓明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