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我在春天里”征文第二十七篇——我的春天里  

2013-04-10 22:32:08|  分类: “我在春天里”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引:三个小孩的故事,很真实很好,有小说的笔触。高考可能不是一种很好的考试制度,高考之前的人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压抑的。但是我们的孩子们,却能把这样乏味机械的日子,变得丰富而充满情感。每个我的学生,回忆起那段岁月,都是激情多于埋怨。我读了许多描述高考岁月的好文字,我想,这不是高考带来的,这实在是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带来的……

 

 

    当我想起你们的微笑

    那是我最美的彩虹

曾经有三个小孩,她们在一个特定的时间,阴错阳差地变成了彼此生命中最美的彩虹。

                                                       ——题记                                                                                                                  

    木有一个玩偶,名叫鹅鹅,从木出生那天起,鹅就一刻也不停地看着木,看着木长大,看着木长得比自己还长,看着木六年级的初恋,看着木初中摔断胳膊,然后看着木相遇了雪,认识了付,最后看着她们高考,各奔东西。木对鹅的依赖程度仅次于自己的母亲,在她眼里,鹅就是她的妹妹、女儿、弟弟等一系列家庭成员。鹅则是木的精神支柱,很难想象有鹅渐渐老去,然后离开木的那一天,木会不会如若丢掉了灵魂一般地哭泣。木喜欢诗,时常自己写写,在雪看来,木写诗的意象有时就如同波德莱尔一样丰富,雪甚至还为木建了一个诗集本,时不时抄一些木的诗上去。后来雪自己也写诗了,从那之后,木的诗集本也就荒废了起来。木喜欢顾城,也许因为木的内心和顾城一样脆弱,一根弦就那么绷着,让人看着既担心又心疼。

    付是个标准的好学生,从小就是。即便是高三仨人住一起的一年,她的成绩也是宝塔般稳固而不动摇。付听新儿歌长大,自己也喜欢唱歌,直到高中三年她的MP3里基本都是一些儿童歌手的儿童歌谣。木刚开始很不理解这些,不过后来也渐渐被付感染,嘴里经常冒出一两句儿歌来。其实付外表温柔可爱,但内心却十分狂热。她有一个不是梦想的梦想——成为一名雇佣军,接受残酷的训练,然后完成各种任务有数不尽的钱。雪对付的这个梦想从来都抱着无视态度,因为雪知道,付梦想的初始点,是雪借给付的一本军事小说,从此付就像掉进了坑里般地沉迷。

雪每天早上都六点多起床,不是因为她要背书,要学习,而是她有一个固定解手的时间。一年来,每天都是雪先起床,然后叫醒木,最后雪和木一起叫醒濒临迟到边缘的付。这不是她俩心眼不好,而是实在看着付每天学习很晚,想让她再多睡一会。雪学音乐,看电影,生活似乎很是丰富,但是一旦要因为高考放下一些热爱的东西,她可能真的不太在行。雪对外人总是很好,而那些亲近的人,却总是被她伤害过那么一些些。也许木和付深有体会。但是雪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典型的外表强势却内心脆弱的狮子座女孩。雪和她们一样,都有一个看似不美满但却很温暖的家庭。

最初的开始,天气还很热,学习还不是很紧张。仨人每天晚上都说个不停,天南海北地聊。她们可以把学习扔在一边,在床上聊到两三点,不时还拿出一些人证物证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嘴巴表达不清楚了,就拿起纸笔图解给大家,也有可能一件事情,听的人毛骨悚然,说的人也是顶着一头酥麻的头皮说下去。聊到实在说不动了,就开始做一些吃的。这时候木就开始发扬她家庭主妇的本色,每次木都会做一些相当好吃但第二天绝对拉肚子的东西。当然,雪和付也不会在乎,填饱肚子是最重要的。

那段日子,天很高,天很蓝,云彩也是一丝一丝的,每天傍晚温暖的夕阳洒在她们回去吃饭的路上,三人的影子被拉得老长,道路两旁的树偶尔随风摆摆枝叶,一片平和。

渐渐熟悉了小屋,熟悉了小屋周围的一切,学习压力也逐渐开始侵蚀着她们。然后,天气冷起来,冬天来了。小屋的气氛开始有些沉闷,晚上回荡在屋里的,就只是一些沙沙笔尖划过纸的声音。偶尔付会突然冒出一句儿歌来,这时候雪会跟着学一句,然后木也紧接着。气氛瞬间松弛下来,好像假面舞会上舞伴摘下面具的那一刻紧张之后的轻松。接着这个劲儿,三人又开始活跃,或是放声歌喉,或是打成一片,或是某个人开始讲在心里憋了好几个小时的搞笑事。

那些时候,付沉浸在雇佣军世界里不可自拔,每天的精神食粮就是看半小时雇佣军小说,她把那些小说人物都比喻成自己的家人,以不同的身份和自己交流。雪和木都很无奈,但觉得这样也挺好,至少在那样一段日子里,给自己找了个信仰和寄托。雪忙着各类考试,艺考、自主招生,归根结底是想给自己多留一条路,她每天都很忙很忙,又是学习,又是练琴,又是准备材料,每天熬到三点。后来发现,一心真的不可三用,在接连结束了北京于西安的旅途之后,最终还是回归正途。木则在冬天来临之前,谈恋爱了。恋爱对象时付和雪的同班同学。爱显摆,爱炫耀,心地善良。这样的木看起来很幸福,和男朋友互相鼓励,互相监督。晚上下了自习,男朋友会送木回小屋,雪和付有时会顺路捡一些烂菜叶尾随在他们身后攻击他们,然后躲起来,像打游击战一样。木知道是她们,笑而不语。

回小屋的一条路是个小菜市场,所以晚上会有很多被人遗弃的蔬菜水果。有那么十几天,雪和付养成了捡菜叶的习惯,虽然不知道捡了可以用来做什么,但就是想把一些还基本完好的菜捡回去。有一次她们捡了好多萝卜,看起来香色诱人。于是雪和付把它带回家,紧接着付周末的各餐便是萝卜包子,凉拌萝卜,白菜炒萝卜,萝卜炒肉,萝卜汤。看到这些付顿时傻眼的,悔恨全部写在了脸上。从此之后付就很少吃萝卜了,付和雪晚上便再也不去沿路捡菜叶了。

最寒冷的时候,也许人心很会跟着便冷一点。三人两两组合,分批次地开始闹矛盾。心情一不好,就各自回家,也不打声招呼。每个人都会时不时把自己的一些劣根性表现一些,当时会觉得无法包容,但后来想想,那些个紧张的日子,很多情感与事情,都是被放大来的,包容则好,包容不了便回避。她们也是那样做的。

当天气开始暖和起来的时候,也许是完全适应了这样一种的生活方式。每个人的内心便比刚开始平静了很多。雪和木成绩差不多,每天晚上回到小屋必定要做一套数学卷子,定时定量,之后互相批阅。付则有着自己很详细的学习计划,日日如此。日子每天每天过着,三人再也没有深夜访谈,再也没有去小屋前面二十米几条相互交错被妓女占领的小巷子探险,再也没有心情一不好就回家。小屋下新来了一个烧烤车,名为嚎香烧烤,听起来很诱人,那段时间,每天上楼前,三人都会买几串小哥的烧烤上去吃,生意好的时候小哥还会送几串烧烤给她们。去楼下商店买东西时,偶尔也会看几分钟商店里的电视。三人安安稳稳,踏踏实实。

就这样,当夕阳下的影子再一次被渐渐拉长的时候,很多东西,开始走向最终的结束。雪和木每天清晨早起去吃碗牛肉面,中午回家好好休息,下午坐在铁一中唯一的操场上,面对着下沉的太阳,解决掉晚餐。不再去奢望,因为一些事情已成定局。付和一年前一点都没有变,成绩还是那样好,当她投入到学习中去时,可以把一切都抛在脑后,全神贯注。有几次雪和木实在憋不住了,就去酒吧喝一两杯酒,大半夜地跑去网吧上网,或者干脆两人一晚上不学习,沿着铁轨走到木家,那个几乎坐落在郊区的坦克厂家属院。从木家的院子抬头仰望星空,不管城里的空气污染多么严重,在那里,都能看见星星,一颗颗,像是眨着眼睛。那里像是个世外桃源,背后有山,面前可以看着火车一辆辆地飞驰而过。厂里的人们都互相认识,即便是雪这样的外人去多了,大家也能混个面熟。放学之后,院子里都是孩子们在玩耍,这其中便有木的妹妹。很多时候看着小孩们肆无忌惮地玩,雪自己也变得开心起来,像是污浊的窗户被擦得亮晶晶。付特别喜欢吃厂里一个老奶奶的烧烤,她说那是她平生吃过最好吃的烧烤,只是老奶奶也只有在天气暖和的时候出来卖烧烤。

当她们开始谈论考什么大学时,时光就那样飞速地流淌着,无声无息。晚自习上到了尽头,她们又可以顶着一头的夕阳回到小屋。然后,五月的最后一天,毕业典礼。那时每个人的心情是该有多复杂,有多少人哭着,多少人在拥抱,多少人在感慨。然后,学校放假,三人高中三年的在校学习期戛然而止。雪和木打包了一些书,回家调整。付依旧和自己的妈妈一起坚守在小屋里,等待那天的到来。

那两天很快就过去了。雪和木也并没有在小屋里再住一晚,怀怀旧,感慨感慨一年的辛酸苦辣。付也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家去。小屋就那样,冷清了下来,好像这一年中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当雪再次回到小屋一个人收拾东西的时候,眼前的都是回忆,看着依旧凌乱的书桌,旁边是付的,对面是木的,上面都有一层薄薄的灰。走近卧室,三人的体味混合着还未散尽,左边是雪的床,右边是付和木的高低床。墙上贴满了各种东西,有雪最爱球队的海报,有她们从一个废弃的教室捡来音乐家门的油画头像,柴可夫斯基、柏辽兹、李斯特等等,最惊艳的就是一副木用脚画的画,是一个女人,有着长长的头发,同样还有木最喜欢的一些诗句。雪看着这些眼眶渐渐红了,她是有多幸运才能被上天赐予这些。东西像回忆一样,一些扔了,一些珍藏,一些打包进箱子带回家,差点放不下一辆的士。于是,雪从小屋,永久性地消失了,最后离开的日子是个艳阳天,雪带着墨镜,小屋一片灰暗。

几天之后,付和木以及木的男友一起去收拾东西,木的男友帮木连同脏衣服一起卷起被子,卷成一个桶,把这一年所有的一切都装进去。收拾东西总能发现很多惊喜,比如木的抽屉里居然还有一根已经变成黑色的香蕉,比如有好多些了东西的卡片纸条信夹在各种书里,比如付不断尖叫着找到一些失踪很久的儿歌歌词本。两人一年的草稿纸,卖了三十多块钱,这也是小屋唯一的一笔收入。然后,付和木也离开了,最后的场景,也是灰白的,一句再见,给小屋一年的风风雨雨,画上句号。

位于铁一中旁边五分钟路程的小屋,从此沉寂。

后来,付考上一本,雪和木上了二本,也算是一个完满的结局吧。

两年过去了,三人还都没有机会一起再去小屋看看,看看那里埋葬着的青春与梦想。小屋也继续出租给别人,只是后来的人无法想象,这里曾经是三个少女的天堂。

新闻系   杨煖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