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我在春天里”征文第十九篇——《春天否定说》  

2013-03-26 21:25:34|  分类: “我在春天里”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引:

张姿,你的文字,于我是一种惊喜。一直记得你基础写作课考试的那篇作文,把童年踢毽子的细节写得活泼跳跃,从来没有孩子能在考试的时候写得如此好。那个时候,你的文字,就显得特别成熟老到,里面又不乏色彩与细节。我一直期待着,期待着你。我说的这种期待,你一定明白。不管你把春天当成秋天,还是在秋天里面酝酿春天,或者说,不管春夏秋冬,我都会,等你的作品……

 

春天否定说

文/西溪姿

 

从小学起,我就不喜欢伤春悲秋,不知是被年年岁岁花相似的命题作文倒了胃口,还是自己总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恶习,又或许两相映照,少时的我总是复杂斑驳。现在好了,有点“老了”,反倒变得松弛简单了。无意翻到郎老师的博客,看到“征文”这样的字眼,竟不那么愤然排斥了,竟不坚持孤芳自赏了,竟不怕自己也许会泯然众矣了,但看到“我在春天里”这个题目仍然一愣——我与春天没什么关系啊。

是的,没关系。我向来自认是个住在秋天里的人,常常固执地以为,秋天的风轻云淡最美,秋天才是故事开始的地方,秋天爱上的人才会深刻……一如今天,虽恰是可扑蝶赏春的花朝节,我的第一联想却是只能一期一会的“樱花祭”;一如此刻,写着有关春天的文字,听的竟是筠子的《立秋》。

如果说,我也曾路过春天,那么,我生命中的春,已英年早逝。

那个最春天的人,在十年前的春天和我分手,而我只记得秋天时和他相恋的美好。那以后的很多年,我常梦见他。无论梦中是“皂罗袍”,还是“懒画眉”,从没告诉他。我开始理解书里说的“第一次旅行就来到巴黎”的人,因为,我第一次恋爱就遇上了他。如今,我阴差阳错地在他那时心仪的北京定居,而他竟待在我当时魂牵梦萦的苏州。十年未见,不知风雅如他,可曾去过“南石皮记”,不知风流如他,可曾再遇到一个南方姑娘。

怎么又以南方姑娘自居,我,不过是个祖籍宁波的济南人,我遇到过宁波的春天,路边一地红极而落的香樟树叶,踩在上面只感到宁静敦厚,岁月安好。我参加过宁波表妹的婚礼,各种鲜鱼嫩虾、清蒸蟹、雪菜春笋、宁氏鳝丝,水磨年糕、酒酿圆子……那浸润了浓浓亲情的一大桌好菜让我用筷子连绵不断地大饱口福,又用调羹一一打捞过往所有不在场的遗憾,那一刻,我对婚宴这个词的偏见轰然倒塌。

朱天心说,没有亲人死去的土地,无法叫做故乡。那么,宁波若是我地理遥远却内心相近的,老而不常见的故乡,济南于我,就是地理稍近却情意难辨的,新但不亲热的故乡。如同济南的春天,总是短得像从未有过,除了大风扬沙便是漫天柳絮,我连眼睛都睁不开,怎么会喜欢呢?

济南的春天唯一的好处大约是有香椿炒鸡蛋、荠菜馅饺子、酥炸藿香叶这样的外婆家的菜,吃的是个春意盎然,回味的是新鲜乡野里那抹久违了的绿色——写道这里才想起,对我们这种可怜的城里长大的孩子,哪有乡间回忆可言?不过是把自己有限的那点视听加一把盐和葱末揉揉罢了。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我那若隐若现的乡土情结从哪里来。若从“春日游,杏花吹满头”说起,可能浅薄;若从《乡土中国》说起,又太沉重;若以“每个中国人都有一个田园牧歌的梦”这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句子,会显得敷衍……

究其竟,春日苦短。用母亲的话说就是,香椿过了“谷雨”之后就不要吃了。如同“清明”之前的龙井,万物有时。近几年,每到春天我几乎都要抢购春笋,但就算从上市一直吃到过季,一年也就能吃十来次吧;亦如同大学时在上海的姑姑家吃马兰头,那菜价也一天一变,从最贵吃到最便宜,便不好再吃了。

这么看来,我的春天早已仙逝,倒是顺应天地,无悲无喜的。用朋友一凡写给我的话,就是“LET THE LIFE FLOW”。

好吧,所幸,我在我的春天种下了三两知己,在这个年代,还能收到他们的手写书信。真可叹一声,人间有味是清欢。

昨天晚上,我还跟一凡说,近十年来我竟没写过一篇代表作,而这十年又是我生命中发生最多故事的十年,怪不怪?

他反问我,你现在有写的欲望吗?

我说,我不知道,除非有个十年未见的人问我,你这十年都怎么过的?

他说,不要太依赖别人嘛。

我说,我一直很被动。

他说,那不如我问你,你十年后会变成什么样?

我说,那这部小说的开头可以是,十年前你问我今天我会是什么样的时候,我绝不会想到bla bla bla……

聊完这句,我就在想,十年前我也想不到今天的我迷恋昆曲,喜欢古琴,会焚香、试茶,也会偶尔浇花、礼佛,追求平和有光,淡定宽容。

我还是那个把春天过成秋天的人,希望我也能把秋天过成春天,特别是,等真的秋天来了,我可以一个人变成一片春天。

因为,我知道,罗曼·罗兰说过,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就死去了……

 

                                       

于 癸巳年花朝节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