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我在春天里”征文第十六篇——春日读词  

2013-03-24 22:51:00|  分类: “我在春天里”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引:火桥兄,我们可谓相识已久。杭州大学之时,我们经常会于公体(公共体育馆),那时我正痴迷于羽毛球,未曾有机会和你谈论文学;辗转多年,你竟从茫茫网络中找到我的博客,也是直到多年以后,我们才成为书友、文友,真要重新相见行礼了:)其实,我现在一点也不遗憾时光之流逝,因为无疑,最美好的东西沉淀下来了,并且,将一直维系在我们的生命里……

 

   春日读词

“我在春天里”征文第十六篇——春日读词 - ditouxiao - ditouxiao的博客

 

每年春天,总爱读几阙清真词。春雨绵绵,廊间檐下;惠风和畅,桃梨花前;晴阳煦暖,午后躺椅上,一遍遍重温老先生的那些个陈年恨事,常常会一次次地沉迷进去。这清真词的魅力,竟然是那样得深厚。  

(一)

 想破解清真词的妙处,读近人俞平伯著的一册《清真词释》,就能发现多有“中的”之语。其实要识得清真的“沉郁”,私意也认同非得先从文字的“清”“明”两字说起。“窃谓明,清之原惟在于简,简斯明且清矣。单刀直入,简之喻也。百发百中,亦简之喻。有的焉,矢如飞蝗,旁行斜出,虽有数中,不足为善射,而观场者皆昏昏欲睡矣。何则?多中捞摸,浑水捉鱼故也。故矢之所向唯在于鹄,一发如破,三发以至百发如之,于是射者掷弓,观者叫绝,皆大欢喜。何则?眼目清凉也。知有此清凉世界而后可与言文矣。”读周词的短章,就每每有这样的初见眼明之乐。其中一些极为细腻敏锐的感受,能让你在片言只语间,一个“激灵”,顿入佳境。如,《南乡子》“晨色动妆楼。短烛荧荧悄未收。自在开帘风不定,飕飕。池面冰澌趁水流。早起怯梳头。欲绾云鬟又却休。不会沉吟思底事,凝眸。两点春山满镜愁。”写的是早春歌女的一番妆台春思,风格明净逼人,晓景描画准确,突出“清静”,“微寒”;春山满镜,意象绝美。“满”字尤佳。“自在开帘风不定”一句,更写尽风细晨谧的氛围。让人忆起李商隐的那句“尽日灵风不满旗”。又,《浣溪沙》“争挽桐花两鬓垂,小妆弄影照清池。出帘踏袜趁蜂儿 。   跳脱添金双腕重,琵琶拨尽四弦悲。夜寒谁肯剪春衣。“则再现了一群天真烂漫的小歌女爱美,爱春天,爱大自然的活泼天性,谁又愿意冒着料峭的春寒去做那累人的女红呢?且待享受这大好的春光吧。再如,《渔家傲》“灰暖香融销永昼,葡萄架上春藤秀。曲角栏干群雀斗。清明后,风梳万缕亭前柳。     日照钗梁光欲溜,循阶竹粉沾衣袖。拂拂面红如著酒。沉吟久,昨宵正是来时候。”青红相映,风情如画,钗光溜动中,愈觉笑颜酡红,昨夜浓情似酒。春晚的那场约会,情致是那样的清幽。

(二)

先生写这些区区短曲,也用出了狮子搏兔的气力。故其景象胧明,用词醒豁,灵动有致。而他的慢词长调,则更可“独步两宋,冠冕百代”(俞平伯语)。唯其妙处,却也不外乎“沉郁顿挫”四字。近人蒋哲伦对四字的解释十分精当:“沉”指情意厚实,“郁”指深藏不露,“顿挫”指音节的跌宕多姿和章法的错综变换。私下最服膺就是他“情意厚实”的一面。“天分之在文章,岂有他哉,亦曰性情而已。”(俞平伯语)两宋词人中,如论用情之专之深当数白石,放翁;如论用情之浓之真的,则非推少游,清真不可。且待看看他的那些代表作品。一,《兰陵王柳》: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此阙写的当是老先生第三次离别京师情事(罗忼烈语)。至“愁一箭”四句,说别后之设想,情调渐趋高扬。所谓愁者即风快,舟快,途远,人远耳。第三片实写。人愈行愈远,愈远愈愁。“斜阳冉冉春无极”七字,绮丽中带悲壮,宦海浮沉,人生凄苦的羁旅情感也抒发到了最激越时刻。“念月榭”两句,忽转意境,折入追思。最后三句,字调凄婉。“似梦里,泪暗滴”一字一顿,音极高细,只有教坊的老笛师能倚节伴奏。盖伤心至极,遂迸出热泪来矣。此等文字,若无深情者,断不能写出。二,《浪淘沙慢》:昼阴重,霜凋岸草,雾隐城堞。南陌脂车待发,东门帐饮乍阕。正拂面、垂杨堪揽结,掩红泪、玉手亲折。念汉浦、离鸿去何许?经时信音绝。  情切,望中地远天阔,向露冷、风清无人处,耿耿寒漏咽。嗟万事难忘,惟有轻别。翠尊未竭,凭断云、留取西楼残月。罗带光消纹衾叠,连环解、旧香顿歇;怨歌永、琼壶敲尽缺。恨春去、不与人期,弄夜色、空余满地梨花雪。  此阙纯以主体作词,念者,自念也。嗟者,自嗟也。恨者,自恨也。“罗带”“连环”“旧香”三折而下,层层追迫,一层一追,一追一紧,文如骤雨飘风,情则泪枯血竭,真有万玉哀鸣之感。“恨春去不与人期”恰似东坡“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佳人无情春有情,可叹夜色纯美如许,而惟遗留孤影茕茕,恨见落花飞雪满天,长使人愁绝。“空余”两字,化情入景,倍觉幽咽无尽。真如老杜诗句:“意惬关飞动,篇终结苍茫”。三《解连坏》:怨怀无托,嗟情人断绝,信音辽邈。信妙手能解连环,似风散雨收。雾轻云薄。燕去楼空,暗尘锁一床弦索。想移根换叶,尽是旧时,手种红药。    汀洲渐生杜若,料舟依岸曲,人在天角。漫记得当日音书,把闲言闲语,待总烧却。水驿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拚今生,对花对酒,为伊落泪。    此阕又为一苦恨之词。虽明知旧踪难觅,怨怀无托,却仍幻想“ 水驿春回”,双方事有转机;虽心怀怨恨,悲愤之极,把前书烧却,又低头痴想,盼寄我梅萼,来慰藉相思之苦;虽明知佳人已逝,怅望不得,却仍决心拼有限年光,不惜容颜衰减,“对花对酒,为伊落泪”。写情至此,可谓怨而不怒,敦厚之极矣。

(三)

 清真抒情,或寓情于景,或化身为物,幽怨咽塞,沉郁蕴藉,历来为后人激赏。个中缘由,盖因先生才情高绝,却秉性软弱,身处北宋后期两党相残的政局,宦海感触,羁旅恩怨自不能在词中明言。俞平伯谓清真“有极高之天分而又为其学力所屈折者也。诗中少陵,正堪娣姒。”真清真之解人。特别是他的那些咏物词,形神兼备,意象浑成,物我两忘,化身为一,尤其震古烁今。如《六丑蔷薇谢后作》:正单衣试酒,怅客里、光阴虚掷。愿春暂留,春归如过翼,一去无迹。为问家何在?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钗钿堕处遗香泽。乱点桃蹊,轻翻柳陌。多情为谁追惜?但蜂媒蝶使,时叩窗隔。    东园岑寂,渐蒙笼暗碧。静绕珍丛底、成叹息。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极。残英小、强簪巾帻。终不似、一朵钗头颤袅,向人欹侧。漂流处、莫趁潮汐。恐断红,尚有相思字,何由见得。  此词当作于晚年。借暮春凋谢之蔷薇,起兴,相惜和自况,抒发自身岁月淹留,年迈远宦的落寞心态,语极婉约。前二句说羁人,次三句说花谢(春归)以“为问家何在?”三句一顿。人花相怜,俱叹风雨漂泊,无家可归,实可痛也。“钗钿”三句言残红狼藉,“多情更谁追惜?”三句又一顿。人花反衬,意思却反跌一层:蔷薇身世已属可悲,犹有蜂蝶相伴殷勤,而自己老境颓唐,客里飘零,却终不能得一素心人慰藉,境遇又远不如谢后的残花啊。下阕换头,“东园”三句,人花相惜。花酬人以清阴,人报之以久驻。“长条”三句,写牵衣话别,两两缱绻。“残英”三句写人花俱老,相对唏嘘。末三句言断红漂流,殷情寄语“莫忘相思意”。自“从叹息”以下,三事九句,一气贯底。笔力愈转愈厚,情意愈回愈沉,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如听寒夜箫声,如听江风海涛。结尾尤觉情天恨海,缠绵无尽。———盖人世无常,离多聚少。此地一别,怕是欢会难期,永无相见之日矣。夏闰庵评此词云:“白石之《疏影》《暗香》似脱胎于此。”但细细玩味,总觉白石还是隔了一层。

(四)

前人对于清真的章法“顿挫”和笔法“勾勒”,多有发明。翻遍群书,罗列比较后,发现还是今人江弱水说的最是透彻:“清真的超卓之处,在于他以叙事主导抒情,征实而不虚空。就像现代小说家偏好以有限的视角来增加叙述的可信度一样,他善于将自己的主体意识一分为二,也就是说。让“作者”分担了“叙述者”与“当事人”的角色,将主体的情思付诸客观的呈现,以求最大程度地达至真切可信。”“他借用了小说化,戏剧化的策略,消解了自我心中的虚浮不实。”

但周词工于赋笔写丽景,善于捕捉鲜明意象的艺术特色却值得后人一再地饶舌。清真先生似乎很喜欢写春雨,春阳和风灯。在春日里品读这些意象,直觉人生是那样的美好,我们当细数岁月的每一道流光,珍惜每一种情感,怀着一颗沉静的心去体会那人生的各种况味。“墙头青玉旆,洗铅霜都尽,嫩梢相触”春雨中的新竹净绿得直逼人眼。“桐花半亩,静锁一庭愁雨。洒空阶,夜阑未休。”寒食夜的惆怅又是那样绵绵无尽。“归骑晚,纤纤飞雨。断肠院落,一帘风絮。"暮春里的往事如花雨,心事如飞絮,一片空濛。“不似当时,小楼冲雨,幽恨两人知。”春雨楼头,幽微心事,回忆起来都刻骨铭心,难以忘记。而“素肌应怯余寒,艳阳占立青芜地。”则境界壮丽,色泽浓艳,反观梨花的淡然风姿,尤其高洁。“柳梢残日弄微晴”与姜夔的“残柳参差舞”意境相似,却更显春事烂漫,有些许脉脉情意。“风洗宿雾,露洗初阳射林表。”江南的风物清幽,连离别的悲苦都显得那样凄美动人。“新绿小池塘。风帘动,碎影舞斜阳。”这斜阳下被竹帘筛出的斑驳点点,在晚风中闪闪烁烁,摇晃得那颗渴望与情人偷会的心也动荡不定。“蜀丝趁日染干红。微暖口脂红。”春日阳光下年轻的妻子竟然是那样地靓丽,闪着光芒。“似楚江暝宿,风灯零乱,少年羁旅。”“看浪颭春灯,舟下如箭。"语言又是那样地俊爽,是清真集中的异数。风灯意象,喻的是他的少年情怀。那时的清真,青春年少,意气风发,仕途才展开不久,未来怎样他根本无需去担心。一切显得是那样的顺畅,就连刚开始的漂泊都充满了诗意。那时的他,就是花间词中那位“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翩翩公子。但可叹的是:这样才清情真的清真先生,最终也化为历史的烟尘,溟灭消逝,而终究不为后人所深切了解。悲夫。

香草美人,忠贞缠绵,万事皆入闺阁。谁又能嘲笑小词仅为艳科,上不得厅堂?春日倡读周词,正欲振起浇薄世风耳。                                         

                                                                                                        ---------韩火桥(眉山一绝)于 蛇年清明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