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我在春天里”征文第十四篇——《我在春天里》  

2013-03-16 21:49:55|  分类: “我在春天里”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引:你们在美好里,在青春中。而我,一直和你们在一起,一直和美好、青春在一起。我爱我的学生们,我对他们说:每个时期就该享受每个时期的感觉,不用觉得自己青涩,不用过早尝试成熟。你们正当如花美眷之时,所以,连你们的忧伤都是如此透明清澈,而所有这些,都是人生最难得的……

 

我是一个喜欢怀旧、伤感的人,尤其是在春天里。我自诩得了一个病,叫做“伤春综合症”——感慨过往的时光,感叹已逝的韶华。而现在,我却在伤着现实,伤着我自己的生活。其实,我早就过了少女情窦初开的年纪,但还是希望能像别人一样早恋一回,可是现在也已经晚了。

2005年·春

我的家乡是闽南的一座小城,不似江南一般春意盎然,那里的春天很短暂,而且已经有湿热的迹象了。也许对女生来说,一件线衫就足够了。但是对于下课后要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男生们来说,短袖已经是必备品了。也正是那个在初春就开始满头大汗,练得一身精湛球技的小Z,悄悄地在我的心里种下了什么,在他毫无察觉的时候。

六年级的小女生能懂得什么是爱情吗?尽管周围已经有很多“例子”了,但我却什么也不懂。我只知道家里面的父母经常为了一道菜该怎么炒,为了水电费该谁交,为了生活费用多少而时不时拌嘴争吵,蓄势揭开房梁的声响经常让我烦躁不已。我时常觉得,与其组建一个不幸福的家庭,不如自己一人孤独以终老,至少不需要烦恼,不需要藏在被窝里偷偷抹泪。

但是那种别样的情愫却在与日俱增,有一种从小苗成长为参天大树的趋势,在小Z从我的同桌变为我的前桌时,我异常地焦急,程度甚至比听见父母吵架还要焦急,那种感觉仿佛像一件挚爱的玩具要被人夺去一般,也正是那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不安,心里的小恶魔不断地怂恿自己——表白。

2005年,周杰伦、王力宏青葱得不像话,晦涩难懂的Rap被他们说得朗朗上口。那时候的表白能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方式呢?最后,我选了一种现在看来最拙劣的一种——纸条。

在课间,我偷偷地在他的作业本最不起眼的一张纸上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写下了“我喜欢你”四个最不起眼的小字,紧接着再偷偷地塞进他的书包里。从写完之后的下一秒起,我就在悄悄计算着他会花多长时间看到。我看见他上课后回到座位上,同往常一样,他同桌的那位女生是当时班上,甚至在全校范围内的“万人迷”,扑哧扑哧地笑着跳着跑回了座位,刚和同伴嬉笑打闹结束,几滴汗珠沁在微长的刘海上,用娇嗔的口吻同小Z说道:“真烦,这周末又要去修头发了!”小Z朝她羞涩地笑了笑,露出两颗雪白的小虎牙。我看着这一幕,心里抽搐了一下。

那天下午,我故意踩着铃声进教室,为了避免尴尬的情况发生。但是,我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小Z从我一来就不似从前那般会主动同我打招呼,我试图故意找话茬同他搭讪,他也都不怎么搭理我。当我再一次想同他说话时,被同桌小L制止了。

“他已经知道了,还问我你是什么意思。”小L不顾我长大的嘴巴说道。

“那他说了什么吗?”我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

“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小L面露男色,委婉的一句话我已经解读出含义。

很狗血的剧情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可是它就是这样猝不及防地发生了,让你在当时只有头脑一懵的感觉。我不记得那节课是语文还是数学,更不记得老师讲的是诗词还是π,我只记得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在阳光照射在木桌上的时候,我的眼泪倏倏地往下掉,我第一次理解了不由自主地含义。

之后,我就开始“发狂”,我的脾气开始不可遏制地变化。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想起来自己就如同怨妇一般不定时地“撒泼”,时常将最消极的一面展现在小Z面前,臆想着能够博取他的“同情”。但是奇迹终究没有发生,他对我的厌恶与日俱增,甚至会对我说:“你能不能正常点。”

同许多不了了之的故事一样,这件事亦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后来就是骄阳似火的毕业季,再后来就是从未联系,尽管高中我们是在同一个学校,但是见到了我就会快速瞥过目光,害怕汇聚的那一刻。现在我只知道,小Z也在上海读书,他有个女朋友,我祝他们幸福,是发自内心的。

2009年·春

初中是我记忆里最开心的三年,因为我优异的成绩,因为我在那时仿佛对人生充满希望,我同样带着那份希望进入高中,又开始进入了阴霾。那年春天,我还处在过渡时期,因为上一学期的期末考,我的名字快要接近年段人数的一半,让我一整个寒假都没过好,更别提春节了。

而正是在这时候,学校里许多绯闻开始漫天铺卷,甚至我的朋友小红也时常问我:“你知不知道这届毕业生有个校草叫小P!”终于,在做早操的时候有幸见到他的“芳容”,的确蛮出众的,至少看起来让人觉得是洋气的“大城市”的人。洋气又怎么样呢?四年前已经受过重伤了,还想再重蹈覆辙吗?我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我却怎么也不能冷静。那时候,我们学校不同的年段在不同的楼。高三的学生都在卫国楼,而我们则是在三好楼,两栋楼之间相隔50米左右,有一株参天的木棉树在冬天的时候会怒放出鲜红的木棉花遮挡住我的视野,不过好在,那时候是春天。但我还是时常抱怨看不清楚他们在干吗,时常跑道走廊上,眼睛都快掉出阳台了还是看不清。

为了能够多看小P几眼,每次升旗的时候我都快速跑下操场,希望能够在人群中观望到出挑的他。我特地留在学校里自习,就是希望10点钟放学时能在车场假装“邂逅”。我偶然间知道他喜欢去学校对面的华莱士吃汉堡,我也不顾朋友的抱怨,每天晚上都去华莱士“蹲点”,在他坐的那一桌旁边静静地看着他打牌,不愠不火。

但是,剩下的,我什么也不能做。我费劲“心机”多方打听来的电话不敢拨,我也不敢像4年前那样写纸条悄悄塞给他,毕竟他根本不清楚我是谁。而我依然不懂爱情,我没有体会过重心捧月的感受,我更加不清楚两情相悦是怎样的情愫,我只知道一个人默默发呆,猜想他的猜想。

春天很快就过去了,小P叶很快就要毕业了,我也很焦急,同当年那种焦急一样,却无能为力,亦无可奈何。那年的三伏天,我发了一场高烧,畏寒,盖了棉被还觉得冷,我一直在想着小P考得怎么样,担心的程度超过的两年后我自己要面对的那个三伏天。

后来,我从学校的光荣榜上看见他去了N城市的一所大学,一所可以称得上“贵族学校”的大学。再后来,依然是没有结局的故事,或者说我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因为现实毕竟不是童话,我也不同于偶像剧女主角那样的好运。那些美好的愿望堙没在现实里,沉沦到最低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偶然间发现了他的微博,知道他现在同样过得很幸福。我还是时常会幻想能在那座小城的某处恰巧碰到他,但是从来没有过。

2013年·春

四年一个轮回,这句话一点都不假。每到这个时候,这种情绪又开始在泛滥了。春天在我身上反应的从来都不是朝气与蓬勃,一直都是慵懒和倦意。那天周六,照旧像上发条一般被惯性牵着走,去上外上辅修。早上的课结束后,老师同我们商量调课的事情,说着说着这个已过花甲之年的老妇人就哽咽了,她说她事业上的好朋友,一个名字被印在我们手中的法语教科书封皮上的老师,在不久前过世了,因为肝癌晚期。她说她们在70年代,还是少女一般的年纪,扎着两个大麻花一起二重唱法语歌,她说她的发音特别标准,像百灵鸟一般清脆明亮。她说去世的老师的家人在她最后的日子里不愿意任何人看到她病态的样子,想把最美好的一面留在大家的脑海中。我们静悄悄地听她啜泣,听她回忆,然后告诉她:老师你放心去参加葬礼吧。因为我们也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

时光荏苒,这么轻描淡写的四个字其实饱含着多少个流去了的日子,没有人知道我苦笑着说出“那些年,我们都是没人追的女孩”心里那份不断涌出的酸楚,没有人知道我在屏幕前敲下这篇文字的时候心里那份排山倒海的翻腾。有些我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东西,我现在只有碎片一般的记忆,很多细节怎么努力都想不起来了。比如,小Z小学时候的平头是我看了毕业照之后才反应过来的,小P的桀骜不驯是我在他转发的回忆系微博里才恍然大悟的,小红是上了大学之后才骤然变瘦……当一切都在变化的时候,我却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伤感的情绪也许还要持续一段,但我总能找到自我修复的方法。斯嘉丽在最后开怀地说出: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我希望我也能有这样的豁达。

我在春天里,感伤着,怀念着,却也满足着——毕竟我经历的这些,独一无二。

                                                                                                                    江雨丰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