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东边老大和西边老大的故事  

2012-07-26 17:30:06|  分类: 五月小猪多多的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多多的好朋友祺祺从四川回来了,两个小朋友自然分外亲热。先是祺祺来多多家玩,玩到中午一起吃饭,吃完饭祺祺要回家,多多就跟着去了;过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样子,多多和祺祺又回来了,在一起玩;玩了一阵子,已经下午四点多了,祺祺要回去,多多又要跟着去,这下外婆不干了,不让多多去了,多多就在下面惊天动地地哭,妈妈一听,外婆好像搞不定,算了,还是自己出马吧,于是下去抱着多多,一起躺在沙发上。多多开始不理妈妈,妈妈就自顾自开始编故事:

“从前啊,有个镇子,东面住着一个人,西面也住着一个人,他俩是好朋友,每天都在一起玩。有一天早上,西面的好朋友去找东面的好朋友玩,东面的好朋友很开心,他们就在一起玩了两个小时的样子……”

多多开始竖起耳朵听了,而且颇有点紧张,她知道妈妈有点调侃意味,不过她起码不哭了,这之后她安静听完了整个故事,妈妈也越编越来劲。

“后来呢,西面的好朋友说要回家,东面的好朋友就不干了,他也要跟着去,西面的好朋友想,大家那么要好,虽然已经是中饭时间了,就邀请他去吃饭又怎么样了呢。”于是他俩手拉着手,一起去西面。这个镇子很小,只有东西、南北方向两条主要的路,中间有一个路口。当然还有北面和南面的路,不过已经是镇子外围的路了。于是呢,镇子中间的人,就把头从东转向西,看着他们去西面。在西面的好朋友家吃了饭,玩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样子,东面的好朋友要回家了,他刚想走,西面的好朋友就说:‘你都在我家吃了饭了,我也要跟你去你家。’东面的好朋友一想,也对哦,都是好朋友,而且自己在这里吃了饭。于是两个人又手拉手去东面的好朋友家,镇子中间的人呢,又把头从西转向东。在东面玩了两个小时的样子,西面的好朋友要告别,东面的又不干了,这样,他们从日出到日落,一会去东面,一会去西面,镇上的人的脑袋,一会向东转,一会向西转。后来啊,他们终于累得不行了,镇上的人也看不动了,于是各自回家睡觉去了。

东面的好朋友和西面的好朋友,唉呀,妈妈都讲烦了,就东面老大和西面老大吧。东面老大和西面老大醒过来以后,又想着要找对方玩,但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怕镇上的人说他们。于是他们就决定往外围的路走,于是呢,东面老大向北走,绕圈到西面老大家去;西面老大向南走,绕圈到东面老大家去。到了一看,咦?家里怎么没有人?不用说,一定去找自己玩了,那这次换条路吧,于是东面老大向南走回家,西面老大向北走回家,回到家还是没有人。外边的路上呢,倒是没有人了,不过北面有一群牛,南面有一群牛,这群牛呢,就一会儿把头从东看向西,一会从西看向东,它们也奇怪啊,怎么这两个人,永远在兜着圈子走路,他们要去哪里啊。后来牛就不行了,说:‘不看了,不看了,看得我颈椎也出问题了,眼睛也花了!’他俩就这么走啊走啊,永远没有找到对方,又从太阳出来走到太阳下山。多多啊,太阳下山,牛也回家了,有两句诗就叫‘日之夕矣,牛羊下来’,说的就是到了傍晚,牛羊就回家了,就剩下东面老大和西面老大在不停地兜圈子。后来,他们也实在走不动了,一个在北面的中间,脚一软;一个在南面的中间,脚一软,就睡着了。他们睡得这个舒服啊,又软又暖,比家里的床上还要舒服。为什么啊多多,他们究竟睡在哪里了啊?”

多多很有兴致地回答:“睡在地上了?”“不是!”

“睡在草堆里了?”“不是?”

“那睡在哪里了呀?”

“哈哈,他们睡在一堆牛屎里啦,又软又暖,好舒服啊。到了第二天早上,放牛的人来了,人和牛都看见他俩了,于是把他们叫醒:‘喂喂喂!怎么睡着这里啊?快起来回家睡去吧!’于是他俩瞌睡懵懂地起来,迷迷糊糊到家里上床就睡,睡啊睡啊,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天又亮了才醒过来。醒来以后,他俩一想,不行啊,还是要去好朋友家,于是又出发。这次太想对方了,于是不顾镇上人怎么说,就直接朝中间的那条路走。他俩走到中间,看了一眼对方,嘀咕了一句:‘谁啊?这么脏,黑乎乎的,眼睛眉毛都看不见了,一定是外乡人吧!’他俩看了一眼对方,就继续朝前走,这回镇上的人都不认识他们了,也说:‘哪里来的这么脏的人啊?不认识不认识!’他们到了对方的家,咦,又没人,可能去自己家了吧,于是往回走;回家一看,又没人,再接着去对方家。每次到了镇子中间,都会看见那个脏兮兮讨厌的人,心里总是很不舒服。于是呢,镇中间的人呢,一整天时间,就看着两个脏脏的人,交叉着走来走去,看得脖子都酸了,眼睛都花了。后来大家都累坏了,去睡觉了。只有他俩,还在不停走。当他俩再次在镇中间相遇的时候,连嘀咕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俩同时脚一软,抱着睡在镇中间了!等到第二天早上,镇上所有的人都在旁边看着他俩,‘喂,谁啊谁啊!脏兮兮的,快起来,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啊!’他俩一骨碌爬起来,一起大声说:‘我就是镇上的,他才是打外面来的呢!’一听声音,好熟悉啊,看看对方,又不认识。‘我是东边老大!’‘我是西边老大!’镇上的人都不相信,两个人跑到河边洗个脸,对面一照,啊,竟然就是好朋友!镇上的人也认出他们来了。从此,这个故事就传开了,说这两个人太要好了,难舍难分,时刻要在一起,结果呢,怎么都找不到对方了,后来见了面都不认识对方了。于是东边老大和西边老大的名声就传开了,传出了这个小镇、传出了这个县城,传出了这个省,传出了这个国家,传遍了全世界!”

多多听了直笑,再也不提去祺祺家玩的事情了。妈妈就继续说:“多多,我们家就住在东头,祺祺家住在西头!那么,你就是东边老大,祺祺是西边老大!”多多一下跳起来:“不是的,你和韩抒阿姨才是东边老大和西边老大呢!”这小家伙,居然拿妈妈和妈妈的好朋友开涮,“妈妈要把这个故事写下来!”这下多多真的急了:“妈妈,你不要写多多和祺祺啊,你就写东边老大和西边老大好吗?”“好啊好啊,我不写你!”多多才放下心来,这下刚才的阴影全没了,她又乐颠乐颠自己一个人玩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