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和有关部门打交道  

2012-03-11 21:39:32|  分类: 生活就是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五:交警某要求扣车,说要赔了绿化的款才可以放车,于是眼睁睁地看着车被拖走;妈妈和外公要求要绿化的电话,交警某不给,说是他们会联系的。交警某要求明天去五中队处理。妈妈问:“明天不是周六吗?”交警某说:“周六是值班,处理事情的,周日才不处理。”妈妈和外公是良民,就真的等到周六去处理。

周六:五中队处理的小厅暗暗的,窗口没有亮灯,只有旁边一个所谓“评估室”亮着灯,很积极地在上班。外公一见就认出那个人,就是上次事故的评估员,其实交警部门的评估根本只是个形式,最后还是要保险公司评估才算数;但是交警部门的评估又很重要,因为他们不评估就损失了一笔巨大的收入——评估费。那真是空手套白狼的事业啊,他们有规定,不经过评估就不能放被扣的车子。而评估员工作就比较勤奋了。看来确实也事业有成,一根巨大的金链子锁在脖子上,甚是豪放。妈妈去问评估员:“今天有人上班吗?”评估员一脸不耐烦:“你们周一再来吧!”“是昨天你们交警让我们今天来的呀。”“今天很忙,没有空给你们处理。”“可是明天是周日,我们的车还被你们扣着呢。”“这个是没有办法的!”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便衣,问我们的情况,我们说了,他也重复了一下很忙不处理的论调。妈妈就问绿化的地方有没有联系过,便衣于是按密码,进到房间里去,里面影影绰绰还有一个人,应该是值班的。一会儿出来给我们一张名片,是绿化部门的名片。妈妈就问:“那联系过了吗,我们可以过去赔钱了吗?”便衣又进去传话——感觉里面是个皇上,有个太监负责传话的,人却始终不露面。一会儿便衣出来,说:“不知道有没有联系,你们自己打电话。”于是妈妈连忙打电话给绿化,绿化那边一头雾水,说交警根本没有联系过他们,妈妈心里就明白了,原来如此。不过就是把车拖走,收个周末的停车费,然后让你们周一再去处理呗,早说嘛,妈妈当时就可以把停车费直接付给交警就行了!妈妈接着问便衣:“我们联系上绿化了,他说一会儿去评估。我们马上去付费,付完费回来处理,你们应该在的吧。”便衣便唯唯诺诺说不上来。妈妈接着问:“那么能否把值班警察的联系方式给我们,我们赔好钱了马上联系他。”便衣说好,就进去了。这一进去,就再也不出来了。妈妈纳闷,就这么两间房间,外面是处理窗口,里面不知道是啥模样的办公室,怎么这个便衣一进去,就像侯门一入深如海似的?等了好久,连绿化都打电话来,说已经看过了,价格也出来了,让我们去付款。于是去敲窗户,一会儿便衣出来,影影绰绰的值班警察也很不耐烦地出来。便衣说:“今天中队特别忙,出了特大的交通肇事逃逸案,尸体还在龙华殡仪馆,所有的人都去忙这件事情,所以不一定有空。”这么一说也是,和这种事情相比,我们这种草民的事情好像根本不算什么了。于是妈妈问:“那我们付好款来处理好吗,会有人吗?”便衣就不置可否,只是说:“那你们到时候过来看看吧。”

妈妈和外公就无奈离开,出了事总是这样,能处理一件是一件吧。先去绿化出,中途打电话给保险公司,告诉他如果我们把车取出来,就让他们来评估。保险公司的人就在电话那头笑笑:“今天你们不一定能处理完的。”——他真是业内人士啊,早就知道结果了。

但是妈妈还是不气馁,好不容易找到绿化部门,绿化部门很轻描淡写地开价两千,说8米的侧石1600元,几棵小绿化要400元。——看来祖国的江山真是寸土寸金啊。也没有办法,只好付了。绿化的态度倒还不错,还答应如果下午办理不成,他和支队较熟,可以帮着联系一下。

妈妈是很容易满足的人,觉得处理完一件事情,就是一大成功,下午吃完饭继续努力。下午一点的光景到了五中队,这下可好,连门房都不放进去:“下午不处理事情!”好在外公老成应对:“我们约好的!”门房就放行了。进去一看,早上还有影影绰绰的人,现在确实一个人都没有了;当然话也不能这么说,评估室的金锁哥还是在的。妈妈敲门,进去问他:“请问值班的下午来不来。”他又是一脸不耐烦:“早叫你们不要来,周一过来,你们怎么回事情?”外公就忍无可忍了,说:“你们应该是为我们服务的,怎么这种态度?”“我什么态度了,我又不是值班的,我是这里评估的。”妈妈也火了:“你既然不是值班的,你这么说话干什么?我只是问你值班的人来不来,你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金锁哥就放话说:“告诉你们,值班晚上都有,但就是不处理事情。”妈妈也回敬:“好的,我问过的话你回答了就行了,就不关你的事情了!”金锁哥把门关上就要走,一边还骂骂咧咧,外公这么儒雅的人也受不了了,就在后面说:“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就是个诈钱的!”金锁哥转眼不见,只剩下外公和妈妈在值班室里。妈妈只好打绿化的电话,一会儿绿化打过电话来,说是副支队长也说今天不处理,说周一我们去处理的时候可以去找他帮忙。妈妈谢了绿化,挂了电话。心头无名之火:纯属废话,周一我们去处理个正常小事故,难道还要托关系不成?抬头看见墙上贴着一系列投诉电话,支队长、副支队长电话等等,妈妈一不做二不休,准备一个一个打。要么不打,直接先给支队长打一个,妈妈以很客气的口气和他说:“刘队,你好。昨天我们出了个单车事故,交警让我们今天来处理,说你们今天是值班的,可以处理的。还说我们要先赔绿化,再处理,我们已经把钱赔好了,但是现在这里一个处理的人也没有,只好麻烦你帮我们问一下了。”领导倒也罢了,还算礼貌,说我帮你们问一下吧。过了一阵子,妈妈打电话过去,只是忙音,也有点绝望了。又过了一阵子,妈妈和外公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来了一个面容和蔼的警察——真是难得的神情啊。他跑来问了一通情况,然后说:“你们等一下,处理的人会来的。”妈妈就说:“那我们会耐心等待的!”“不用耐心等待,他很快就来的!”果然,过了五分钟的样子,早上的影绰哥晃过来了,他一见我们也很生气:“给你们说我们很忙,出了大事故,我们要处理。让你们周一过来,你们怎么还来?”妈妈压住心头之火,说“明天你们就休息了,我们的车还被扣着呢。周一我也很忙,没有空处理。”影绰哥很无奈地开门,那窗口的灯终于开了,显示出办事的样子来。妈妈很有礼貌地说:“你这么忙,真是麻烦你了!”影绰哥终于说了一句实话:“其实给你们处理也是应该的,只是今天我们真的很忙,为了你们,我还从外面赶回来的。”——此处存疑,他过来的神情,绝对不像从外面赶回,好像只是从院子前面那幢楼踱过来的。于是把一应单子、证件给他,他说:“要复印件!要复印件!”“请问哪里有复印的地方?”“门口自己去找!”于是外公写事故过程,妈妈飞奔着去找复印的地方。飞奔到门口,见门卫又拦住两个要处理事故的人,让他们周一过来。总算跑过一个红绿灯口,在一个小区找到复印的地方,又飞奔回来。原本以为一应俱全,想不到交警说:“车上有人受伤?”“是啊,是我妈妈。”“那不行,那要她的身份证才行!”“可是她在家躺着。”“那不行!”于是强忍怒火,打电话给家里,叫把身份证送过来。然后进去很平静地告诉他:“你等一下吧,家里人一会儿给送过来!”听到要等,他可能觉得不太妙,“那你们记得身份证号吗?”还好外公记得外婆身份证,报给他听。他总算同意了,一边办理,他又一边说:“照你们这种情况,其实是要评估定损之后才放车的,今天就算了!”妈妈总算松了一口气。

走出交警大队,感觉像是从监狱里面被放出来一样,然而虽然放出来了,心里还是很压抑。这就是政府部门,这就是为民众服务的地方啊。

后来飞快地去领车,领车的时候被告知牵引加拖车费是一千元,停车费七十元,付吧,有啥办法。找了辆拖车,飞快把车拖到4S店,了此残局!

其实后来想想,能在周六把事情处理好,真是奇迹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