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爸爸散文之四十八——岳母的苦乐人生  

2011-10-16 22:42:41|  分类: 爸爸的散文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岳母孟顺珍生于1918年2月,农历戊午年(马年),现已94岁高龄,只有一些耳背,思路仍然非常清晰。岳母的出生地是杭州市建国北路东园巷301号,自结婚后我曾多次到过那里,巷子深深,一式低矮的老房子,当然现在早已荡然无存了。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是那里的一个古建筑——祭神庙(音),庙前有一个池,附近市民都在那里洗涮。岳母家就在祭神庙附近,砖木结构的半间平房,大约不足20平方,好像是隔壁延伸出来的一部分一样。

岳母家共有六口人,父母加上四个孩子。孩子中岳母是老大,下有一个妹二个弟,岳母的父亲是卖条头糕的小摊贩,这生意小得实在不能再小了,以至无法维持全家人的生计,于是童年的岳母早早地跟着母亲去小作坊打工——摇丝、落丝,这工应是纺织厂里最基础的一道工序,我小时候也看到我母亲去为人家落丝的情景:母亲将一卷丝放到纺车上,抽出丝头,与右手里握着的摇把相连接,摇把的轴插入坐椅的臼里,然后用右手掌转动轴,把丝摇到摇把上。作坊主按计件付工资,不过要是碰到一卷比较乱的或有硬结的丝,就会事倍功半,工资也就少得可怜了。岳母这一工作从童年做到十八岁,做得好时每月能赚到十来元钱,着实为父母减轾了生活负担。虽说日子过得艰辛,但还算平静。

1937年日本侵占中国,杭州沦陷,小日本所到之处烧杀掠夺,杭城百姓纷纷到乡下避难,在混乱的逃难人潮中岳母一家失散。岳母时年一十九岁,带着九岁的弟弟孟宝林跟着东园巷口摆香烟摊的一家人,从杭州城站挤上了一列火车,那时也用不着买票,车站里也根本没有人卖票。岳母他们到义乌站下了车,遇到了一个开饭店的老板,把岳母收留下来,在饭店里洗菜做饭,饭店的主要生意是供火车上的乘务员到站后吃饭,岳母说饭店老板是个好人,70多年过去了,每当讲起这段经历,岳母总会流露出对饭店老板的感激之情。也可能是处于铁路沿线,日本鬼子经常用飞机去轰炸,一次九岁的弟弟没有及时躲避,炸弹在他附近爆炸,吓得岳母大声哭叫,后来发现小兄弟被埋进了土堆里,七手八脚的赶忙把他扒了出来,还好并没有伤着,也算是死里逃生!

在义乌火车站的饭店里住了一年多,因为一直惦记着父母、惦记着杭州这个家,再则日本鬼子到处都有,所以告别老板相约邻居返回杭州,途中又经历了生死之劫:为了避开鬼子盘查,一行人趁夜色乘小木船过钱塘江,在江边行走时钱江潮汹涌而来,潮水瞬间淹至半身、岳母死死拉着弟弟的手,但已寸步难行,在这个万分危急的关头,是邻居,是一个男人伸出了有力的双手,把他们姐弟俩拉上了岸边,数年后岳母的父亲答谢了这位救命恩人,同生死、共患难的经历,也使姐弟间亲密的感情一直保持至今,这种亲近这种感情已向下一代延伸,我们整个家族都是充满着爱的。

岳母失散的父母带了一个五岁的小兄弟孟宝根逃到了绍兴,绍兴有一个岳母同父异母的阿姐,这个阿姐嫁给绍兴城郊一位锡箔师傅,那年月绍兴有很多靠打锡箔生的师傅,锡箔纸是专供祭祖用的,一般折成银元宝佛票串在一起,绍兴人称为银锭。绍兴阿姐生育了两个儿子,一家人生活本就十分艰难,家中突然增加三口人,根本难以为继,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们走上了乞讨之路,说来也怪他们居然在绍兴住了三年,其间岳母还专程去绍兴探望过一次,我大胆猜想:在绍兴乞讨的老外公,没准感到比在杭州城里卖条头糕日子还好过一些。老外公在岳母24岁那年终于离开了这个悲惨世界,据说是饿死的,因三餐无着,老外婆曾经到城河里摸螺蛳充饥。我听着岳母讲述这些心酸的往事,心潮涌动,感到比自己年轻时的苦难更揪人心肺、更震撼!

岳母是二十三岁那年嫁到塘栖的,据说从杭州出发,上午坐船直到傍晚才到塘栖,媒人是隔壁邻居的小大嫂,小大嫂自已是从塘栖嫁到杭州的,所以在塘栖的人脉很熟。老法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岳母直到拜堂成亲后才知道自己的男人长得啥样,在这之前小大嫂曾带有照片一张,照片上的年轻人漂亮英俊,岳母看后嘴上不说,心里一定是满意的,不过拜堂成亲后才发现与照片怎么也对不起来,当岳母查问此事时,众口回答说:“忙乱中拿错了照片!”后来才明白岳母看到的照片上人是岳父的弟弟。

岳父李金生,一家兄弟姐妹共有六人,岳父排行老二,上有阿姐,大家都称其为干娘,干娘因婚姻变故后定居娘家,是一个做家务的能手,讲话通情达理、办事循规蹈矩,深得大家庭成员的爱戴和信赖。因为光从兄弟三人中排名,岳父是老大,所以大家称呼岳母为大嫂、大姐,叫着叫着叫成阿大了,以至邻里平辈的也都叫她为阿大,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地叫阿大的人一个个先她而去,现在几乎听不到有人叫她阿大了,倒是远孙辈的在大字下面加了一点,称呼其阿太了。

岳父兄弟三人感情甚深,成家后仍保持大家庭的生活方式,但人口逐年增多,终因收入各异,却入不敷出,大锅饭难以为继而分家,分家那年岳母已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岳父是学布店生意的人,做了一辈子的伙计,出尽了全力、收获的却是微薄的薪水,有时老板连薪水都发不出,用少量棉布替代,故不足以维持小家庭的生活。由于小孩逐年长大,开销也逐年增多,再加上子女还需读书的费用,故岳母将5岁的女儿送到杭州外婆。之后她走出家庭,参加了工作,时年34岁。岳母的第一份工作是塘栖麻厂拆麻工,拆麻是很辛苦的活,将麻包拆开后还要将麻敲烂,岳母体力不济,每天只能拆两包,体力好的可以拆四包,月薪不到30元。不过使她引以为豪的是入厂当年她就加入了工会,还发了塘栖麻厂的工作证,这些过往的证件,至今完好地保存。

在塘栖麻厂岳母结识了一位好友——李秀珍,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穷(群)分,李秀珍的家境比岳母家还穷苦,家中有六个孩子嗷嗷待哺。那时麻厂供给工人每月30斤饭票,规定只准在厂里吃,不能带出厂外,厂方如此规定可能是为了保证工人有足够的体力,同时也折射出社会上还有很多人其实没有饭吃。可怜天下父母心,李秀珍当然会省着点吃,或情愿自己不吃偷偷地带出厂去给孩子们吃,岳母十分同情李秀珍的处境,于是自己也省着点吃并偷偷地带出厂外送给李秀珍,这段“偷”送饭的情结使得李秀珍感激不尽,李秀珍年纪比岳母轻一些,她至今仍经常来看望我岳母,有时还会认真的指着岳母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那年月工厂小而技术含量低,经常会停、并、转,工人也经常调动,工人主要是体力劳动,所以到哪做都一样,岳母除在塘栖麻厂工作外,先后又到良渚白泥厂推过车、临平山上敲石子,在超山石矿烧过饭,其中东风农药厂是她工作时间最长的地方,她在那里工作到退休。

东风农药厂位于超山脚下,因为生产有毒有害的农药,所以建在远离村落的小山坡上,离塘栖大约有七、八公里样子。岳母每天乘19路公交车上下班,19路车乘到陈家木桥下车还得步行一、二十分钟。每天早高峰时车辆十分拥挤,只有挤上了车一颗悬着的心才能放下。有时看到乘车人实在太多,为了保证准时到厂,岳母索性往前走一站,然后倒着乘一站,当同厂工友还在担心岳母挤不上车时,她却已稳稳地坐在位置上得意了。不过东风农药厂迅速壮大,成为余杭县境内最大企业之一,故自备两辆大客车按时接送工人,从而解除了职工上下班的交通难问题。

岳母是个文盲,但在支持子女读书上态度坚定,竭尽全力使子女受到较好的教育,所以三个子女都较有出息,为社会、为国家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子女成家后每年春节总会到塘栖来团聚,这也是岳母最高兴的时候,尽管她十分辛苦地要买、汰、烧,并拿出全部积蓄来招待。她甚至还会买好几付扑克牌供大家消遗,可见其对子女的关爱!

岳母是57岁那年从东风农药厂退休的,退休那天岳母胸前佩戴大红花,手捧光荣退休证,一路敲锣打鼓,被专车送回了家,这是岳母一生中最高兴最光荣的事情。那年月尚未建立社会保障,工人退休后仍是厂里的职工(退休职工),退休金、医药费用都在厂里领取和报销,逢年过节厂工会会来慰问,厂里效益好的话还会请他们去吃顿饭、组织旅游什么的。所以人虽退休了但仍然关心厂里的情况,因为企业与他们息息相关!

岳母退休后并没有闲着,正逢三个子女先后有了六个小孩,依次帮助带养,先后到牛头山、湖州、上海不定期居住,故六个小孩都对她有深厚的感情,也对她十分孝敬,岳母已四世同堂,子孙们也青出于蓝,都有较好的发展,一个个从古老的塘栖走向全国甚至走向世界。

岳母的生日是农历正月初三,每年我们都会为她隆重祝寿,除了全家大小外,连亲戚们也都来参加。早年在塘栖时我们曾经自做蛋糕,后来从上海带来奶油蛋糕、纯巧克力蛋糕、还有什么克丽丝汀等高价位的蛋糕,寿宴也从家庭到了高档饭店。应该说岳母的晚年是幸福的,像吃塘栖甘蔗一样越吃越甜了。

岳母信佛,但从不念佛,更不会念经。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吃素,却又不是净素,其实她喜欢肉食。按她说吃的是三官素,即每逢农历初一、十一、月半、二十一吃素,一个月中吃四天素,据说菩萨会保佑她的眼睛,也可能信则灵,至少目前她的眼晴显然要比耳朵灵多了。岳母不识字,所以经常记错日期,错了也就错了,并不十分订正,有时碰上家庭有聚会,今天的素明天吃也无不可。吃三官素能保眼睛我并不信以为真,不过现代人生活条件好了,食肉过多有害健康,若能每月吃四天静素,应当说不失为一件好事。

岳母在退休前即患有冠心病,头昏、胸闷、心慌、心率混乱、(慢性房颤)高血压,其间还发生右心衰两次,经长期服用强心、利尿、保护血管的药物,以及坚持力所能及的身体锻炼,至今日常生活仍能自理,祝愿岳母长寿、长长寿!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