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卓人月年谱》  

2011-10-10 23:43:47|  分类: 读书偶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卓人月(公元1606-1636),字珂月,小字长耳,别号蕊渊,浙江仁和塘栖(今浙江杭州)人。晚明文学家,在戏曲和词学方面皆有卓越成就。戏曲方面,著有杂剧《花舫缘》、《新西厢》(已佚,存自序),《新西厢》序中提出中国曲论史上独特的悲剧论;词学方面,与徐士俊合辑《古今词统》16卷,为晚明重要词选。卓人月虽然人生短促,但留下了数量众多的作品,编辑了大量的选文,其父卓发之回忆其作品为:“其已刻诗古文杂著如怀烟堂集一册、中兴颂一册、虞美人一册、四十二章诗一册、相于阁初集一册、花舫缘一册、词统一册;其已刻时文如蕊渊百义一册、然疑草一册、创调小品一册、涛山草一册、蕊书一册、试草一册、硃卷一册、卓子谭经一册;所选时文如无可奈何集一册、桐风集一册、丁戊春秋一册、秋眉一册、蕊书一册,前蕊书是自选稿,此社稿也。又乙亥试录一册、齿录一册……”



[1]卓发之的回忆应尚有遗漏,然人月作品数量可见一斑。今存《蕊渊集》12卷[2],《蟾台集》4卷[3],《古今词统》16卷[4],附《徐卓晤歌》一卷,其戏曲作品《花舫缘》[5],收入《盛明杂剧》。

 

父:卓发之(1587-1638),一名能儒,字左车,号莲旬、无量。1623年起寓居南京,1627年在清凉山下筑裓园,园中结螺髻庵,一边奉佛念经,一边读书应举,有时也举行诗社,吟诗作文。从万历四十年壬子1612年起,七试而未中。卓发之是晚明江南文坛知名度极高的文人,他与汤显祖、董其昌、顾宪成、高攀龙、钱谦益、陈继儒、袁宏道、钟惺、谭元春等众多明末文学家和复社人物都有交往。卓发之有《漉篱集》传世。

母:洪厓,生于万历十二年甲申(1584),万历四十二年1614甲寅得疯疾,一直未愈,卒年不详,大约在1646年左右。卓人皋《卓母丁太孺人哀辞并序》中言:“孺人茕然一身,独持门户,上承病姑,下抚两子,天寅时年十岁,长庚才七龄。……姑洪呻吟疴痒,孺人辄起抚摩抑搔,凡如是者十年。”[6]可推知其母大约1646年卒。

妻:丁楣(1603-1665),系卓立卿之外孙女,为人月表亲。

弟:弟人华(同母弟),另有弟人目,人象,人芬,人奚,人觉,皆卓发之妾高霞所生。

从弟:卓彝、卓回。卓彝,字辛彝,号静岩,又字朗斋,号密严,崇祯十二年乙卯(1639)举人,清顺治四年丁亥(1647)进士,官左春坊左庶子兼秘书院侍读。有《瀛洲草》、《密严》文集;卓回,字方水,号休园,明卿孙,诸生。有《东皋集》,编《古今词汇》。

子:人月生子二,长子卓天寅(1627-1695),字火传,号亮庵,初名大丙。太学生,顺治十一年(1654)副贡,著有《静镜斋集》、《芋庵北归诗草》,辑《传经堂集》,天寅生子胤域、胤基。次子卓长庚,1603年生,卒年应为1644年之后。《卓母丁太孺人哀辞并序》:“岁甲申,天寅举子胤域,……亡几,两妇果夭,长庚复病瘵死”,可知长庚卒于1644年之后。除此二子之外,人月应还有一早夭之子,徐士俊有《鹊桥仙 珂月有子三岁殇次其原韵以吊》[7]

 

明神宗万历三十四年丙午(1606)一岁

四月十二日,卓人月生。

卓发之《漉篱集》卷20《丙子十月十五日告大儿书》:“忆汝生于丙午”。

卓人月《蕊渊集》卷6《四月十二日初度》:二十于今又五年……迟降四朝甘让佛,早生双日喜赢仙。铮铮儒术当师世,会看乔松拄碧天。(释迦初八生纯阳十四生)

父卓发之为其取乳名长耳,及长为其取名人月,字珂月。

《漉篱集》卷20《丙子十月十五日告大儿书》:忆少年时向长耳和尚乞子而生汝,汝故小字长耳,及长名汝曰人月。因佛华严中称颂如来有永作人中月之语,又旁证诸佛有号人月者,及见观经言净业正因应当谛,观世尊眉间毫相,其毫白如珂月。遂以字汝。

万历三十九年辛亥(1611)六岁

人月父卓发之携母洪厓北客京华,人月母发病。

《蕊渊集》卷4《腊月二十四日寿母篇》:地支在亥天干辛,随吾父作京华宾。奇疾陡现难以悛,有儿依祖为越民。

万历四十二年甲寅(1614)九岁

人月母南归。

《卓珂月先生全集》卷4《腊月二十四日寿母篇》:母归之岁在甲寅,儿尚龆齔未负薪。

万历四十八年庚申(1620)十五岁

始露笔墨之光。

《漉篱集》卷20《丙子十月十五日告大儿书》:汝生十五龄为庚申岁,始稍露笔墨之光。

与父亲聚首,读书于水一方。

    《蕊渊集》卷5莲旬眉批:庚申之水一方,辛酉之西湖,壬戌之法华,皆吾儿未婚时父子聚首之乐,生平惟此三年耳。

      《唐栖志》卷5:水一方 入斋、莲旬、蕊渊三先生著书处,距镇三四里,深不在山,近不在市,园亭雅称,于斯为最。

明熹宗天启元年辛酉(1621)十六岁

卓发之携卓人月至杭州南屏读书,人月受知于孙凤林、洪亨九。

《漉篱集》卷20《丙子十月十五日告大儿书》:辛酉携汝南屏,遂受特达之知于孙凤林、洪亨九两公祖。

乡试,下第。按其父卓发之回忆,可推得人月参加科举考试之历程为:辛酉(1621)、癸亥(1624)、丁卯(1627)、庚午(1630)、癸酉(1633),乡试均下第,乙亥(1635)拔贡场中获得首荐,丙子(1636)复下第。

     《漉篱集》卷20《丙子十月十五日告大儿书》:汝自辛酉后凡五试,而仅于乙亥拔贡场中一获首荐。而复衄于丙子。

明天启二年壬戌(1622)十七岁

与父亲、钟小天居西溪石人坞。

《漉篱集》卷2《偕隐歌》有序:壬戌三春携亡儿,偕钟小天挟策西溪石人坞中,与老衲无用隔峰为邻。

夏秋之间读书法华山,破笔作诗。

《忆少年时读书法华山之乐》

作破笔第一首诗《如何》。

    《蟾台集》卷3《如何》:犹忆此是破笔第一首,时在壬戌夏秋之间。

行冠礼、婚礼,妻丁氏。

《漉篱集》卷4《壬戌杪秋醮子加冠诗》:暂尔家居类客游,即看庭树冷修修。而翁怀抱难如昔,病母凄凉亦似秋。但自养雏能鹄峙,不堪孤影属云浮。催人儿女今成老,昨夜寒芦尽白头。

《醮子亲迎诗》有序:余子以九日亲迎,社中词人将有催妆花烛诸诗,余为之倡。

天启四年癸亥(1624) 十九岁

乡试,下第。

天启五年甲子(1625)二十岁

后人月托付好友江道闇收集整理这四年的文字,成《辛壬癸甲集》,籍以怀念这四年与父亲卓发之的相聚。

《蟾台集》卷1《辛壬癸甲集序》:余与江道闇有元白之好,彼之知我,胜我自知。……道闇曰:“珂月之文,无所不有。世人眼如豆大,故衡文率取其所见,舍其所不能够见。不惟不能令作者心折,亦无以餍天下之读者,余又安肯芟之?”余笑曰:“吾闻阿育王塔中舍利,随人识力而现大小形。若业重者则不复使之见。今必欲使世之肉眼,尽餍其欲而去,吾悲其为文矣。昔微之谓乐天曰,不可使知吾者不知,不可使不知吾者知。吾意亦复如是。”因再强道闇芟,芟迄,自题曰辛壬癸甲集。道闇曰:“何谓也?”余曰:“纪年耳。”曰:“何不锡以嘉名?”曰:“不敢自名耳。”道闇嘿然不应,出语人曰:“吾知之矣。辛壬癸嘉,启呱呱而泣禹弗子。珂月生数日而左车先生为远行,从左车先生学文数日,而先生又远行。珂月之意,其在斯乎?”余闻之喟然曰:“吾谓道闇知我胜我自知,不然,何其言之悲也。”

 

 

天启五年乙丑(1625)二十岁

作《乙丑二月黏壁上告亲友启》,《蟾台集》卷3。

与徐士俊定交。

    徐士俊,原名翙,后更名士俊,字三有,号野君。1602年出生,卒年不详。仁和落瓜里人,十三岁,从大夫鹤南公徙仁和塘栖,因家焉。乙丑(1625)与卓人月定交,共同探讨文学,合辑《古今词统》十六卷,并附《徐卓晤歌》一卷;戏曲方面,也是互相激励。卓人月作《花舫缘》之后,徐士俊亦作《春波影》杂剧。[8]徐士俊因其高寿,与卓氏三代皆有来往(卓发之、卓人月、卓天寅)。士俊家贫,居“雁楼”,遂有《雁楼集》。其文集《雁楼集》,戏曲作品《曲波园传奇》二种[9]、与汪淇合辑评之《分类尺牍新语》二十四卷[10],词选《古今词统》皆传世。

徐士俊:《雁楼集》卷24:与兄定交,乙丑之年。

《唐栖志》卷12,人物5,徐士俊条:同里卓珂月,才人也,少年负盛名,走四方如鹜。一见惊曰:里有名士,不相闻名,予过也。即日具书币招之于家,诗晨酒夕,欣得良友。

二人于卓人月之相于阁中谈诗论文,甚为相得。

《雁楼集》卷15《卓子创调序》:

忆乙丑岁,余二人暂止相于阁。珂月每于点灯残篆之下拈一义,辄如张生煮海、百怪丛跃,惊而起,则瓶花为之甲拆,落月为之倒行。

《雁楼集》卷5《同卓珂月相于阁夜坐》:

 风雨楼中夜,诗文醉里禅。冲寒搜险句,怀古入高天。墨躁非嫌黑,香残欲送烟。分灯人去后,独自抱琴眠。

《唐栖志》[11]卷5 相于阁 三李斋:在水一方。卓珂月颜其阁曰“相于”,斋曰“三李”。

五月五日社集于秦淮河边,诸人联句。

《漉篱集》卷2《灯船联句》有序

五日社集,旅舍众客既散,滇粤闽楚吴越豫章诸同社欲留者,促尊合坐。忽明灯数十舫,烟霞撩月,丝竹厉天,首尾相衔,蜿蜒撇波而至。此秦淮胜场,为四方所未有,乃用柏梁体,共为险句,而卓能儒为之次。

联句者有张嗣奕,释大原,庄祯发,王镂鼎,涂和征,吴光龙,柴一德,严明佳,艾南英,崔表,刘长庆,光龙,范珏,郝之璧,卓能儒,唐泰,涂山,仝前,卓人月,卢原,邵梦斗,朱统镐,张人龙,邹德基,唐献可,孙廷隽,熊若龙,范珠,张鸾。

作《五日五君咏》。是时友人均写怀念屈原之诗歌,卓发之则作五君咏,人月依韵和之。五君者,晋介子绥、越王勾践、楚屈平、齐田文,汉曹娥。

《蕊渊集》卷3《五日五君咏》:乙丑五日,友人争拈怀屈之诗,然竞渡始自勾践,而曹娥之死、孟尝君之生,皆堪凭吊。又介子抱木,人知为寒食,而不知为此时。家君广之为五君咏依韵属和。

初秋游于京师。

《蟾台集》卷1《十香记》:乙丑初秋余游于京师,欲偕生往……

作《乙丑除岁》。

天启六年丙寅(1626)二十一岁

元宵至海昌,饮于陈自玉署中,同座有赵无声、葛无奇、吴梦非等人,观菊花灯。

《蕊渊集》卷4《丙寅灯夕余以俗事来海昌解维之前一日饮于陈自玉广文署中聊草数语为一时之欢兼致别怀时同座为赵无声先生退之葛无奇吴梦非》 :座客谈灯笑菊花(海宁人自称菊花灯为一绝),更怜月夜多游女。

作《读作史至孙伯符甚爱之因念余今岁乃伯符威江东之年慨然赋此》,

作《选文杂说》。

编选时文集《无可奈何集》

《蟾台集》卷3《选文杂说》题后注明丙寅《无可奈何集》时作。

《漉篱集》卷23《与长孙大丙书》:所选时文如无可奈何集一册、桐风集一册、丁戊春秋一册、秋眉一册、蕊书一册。

天启七年丁卯(1627)二十二岁

春,为徐玄房《佩阿集》作序。

《蟾台集》卷1《佩阿集序》:徐玄房清新俊逸,所得于天下者固奢,而人事之修亦复不少。丁卯之春,始挟其文,入国学,索序于余。

子天寅出生。卓天寅,字火传,号亮庵。初名大丙。

卓守鹉《塘栖卓氏家系暨诗文录》中有卓人皋《卓母丁太孺人哀辞》并序:越明年丙子秋,珂月公遽卒,又一年,左车公亦下世。……天寅时年十龄,长庚才七龄。

卓发之1637年亡故,天寅当时十岁,故推得天寅应为1627年出生。

七夕卓发之集同社十九人赋诗桃叶渡。

按同社共十九人,中应有卓人月,人月集中未收相应诗文,徐士俊《雁楼集》却有诗提及。

《雁楼集》卷5《丁卯七夕卓左车先生集同社十九人于桃叶渡各赋一诗得王方平》。

同社人数,可见《蟾台集》卷二《张秀初稿序》:社中十九人,余居末席。

乡试,下第,与徐士俊隐于山中。

《蕊渊集》卷2《桐风集序》:卓子丁卯之役,盖曹沫之三北矣。偕野君氏匿影山中。

编选时文集《桐风集》。

《漉篱集》卷23《与长孙大丙书》:所选时文如无可奈何集一册、桐风集一册、丁戊春秋一册、秋眉一册、蕊书一册。

明崇祯二年乙巳(1629)二十四岁

张溥联合诸文社,组成复社,是年开尹山大会,为复社第一次盛会。卓人月与徐士俊入复社。

《复社纪略》《国表》列卓人月与徐士俊于芜湖县目下。[12]

 秋,携《古今词统》赴会稽,请孟称舜作序。《古今词统》为卓人月与徐士俊合编。

《孟称舜集》[13]《古今词统序》:予友卓珂月,生平持说,多与于合。乙巳秋过会稽,手一编示予,题曰《古今词统》。

《雁楼集》卷15《古今词统序》:兹役也,吾二人渔猎群书,裒其妙好,自谓薄有苦心。其间前后次序,一以字多寡为上下,自十六字至于二百三十字有奇。……虽非古今之盟主,亦不愧词苑之功臣矣。

崇祯三年庚午(1630)年,二十五岁

作《四月十二日初度》:二十于今又五年。

子长庚出生。

卓人皋《卓母丁太孺人哀辞》并序:越明年丙子秋,珂月公遽卒,又一年,左车公亦下世。……天寅时年十龄,长庚才七龄。

可推知人月子卓长庚于是年出生。

秋,与吴余常寓于西湖佛寺读书。

《蟾台集》卷2《硖矶遁影序》:庚午之秋,共(吴余常)寓于湖上之僧寮修闱事,始通刺焉。

秋,识江右陈士业于武林,士业示人月一绝句,乃一金陵女子仰慕卓人月所作。

《蕊渊集》卷11《和秦淮女子诗》:庚午秋初识江右陈士业于武林,士业为余一绝句,是女子所题,专为珂月而作。今得忆其半首,云:桃叶桃根愁寂寞,倩谁天壤觅王郎。又言此女常问人云:“卓郎何日来?”余俯首而思,不得其故。然自此以往,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乡试,下第。

作《和下第者韵兼和新第者》:余庚午之役,了无所动于中。

冬,程闇仙至塘栖访卓人月与徐士俊。

作《庚午残冬练江程闇仙特过棠郪访余暨徐野君氏》。

崇祯四年辛未(1631),二十六岁

送卓方回省亲于燕,方回妇于去冬初殁。

作《辛未初正寒氏示我悼亡诗为之酸鼻时寒氏将省亲于燕因次其韵以送之》

《蕊渊集》卷7《辛未初正寒氏示我悼亡诗为之酸鼻时寒氏将省亲于燕因次其韵以送之》:予弟将行役,而兄失友生……妇自冬初殁,君惟泪满擎。

五月,与同社十四子小饮于摩挲堂,作《社饮》二首。

《蕊渊集》卷6《社饮》:辛未仲夏缔同社十四子,小饮于摩挲堂。野君仿杜工部八仙歌以纪之,余复檃栝成二律焉。十四子者为吕昭世字躬三、徐明礼字仲和、沈有声字大予、金时观自孔宾;俞允和字惠公、严津字子问、范瑹字仲舒;范士穗字玉禾、张开先字君山、张拱极字九野、徐嘉绮字舜衣、徐士俊字野君;暨余并余弟彝字辛彝。

六月初一,徐士俊三十岁生日,作《赠徐野君二十韵》。

《蕊渊集》卷4《赠徐野君二十韵》:今辛未六月之朔,为野君三十诞辰。

八月,作《赠沈梯生四十初度》

《蕊渊集》卷3《赠沈梯生四十初度》 辛未八月

八月,作《寿沈母郁恭人七袠文》

《蟾台集》卷3《寿沈母郁恭人七袠文》:辛未八月既望,为沈母郁恭人称老之辰。

暮秋,至西湖,与诸文人集会孤山。至冬而去。参与集会者有卓人月、李源长、吴次尾、张幼青、王祉叔、沈君牧、于子钰、王子严、章韵仙、朱士叶、吴去尘、徐豹奴、沈子羽、王升之、顾幼陶、俞怀兹、吴余常、胡循蜚、王畹生、刘墨仙、钱于斯、章谔臣、徐次京、孙示亮等人。

《蟾台集》卷1《朱士叶野筑小草序》:辛未之暮秋,浪迹西湖。越上冬而始去。醉云居之枫叶,烂如桃林;攀孤山之拓霜,高于梅影。蟹膏正满,橘味初甘。维时同人之来旅此者,较三春维盛开。每于娇烟净月旗亭画艇之间,必有遇,非故交则新知,非少年即老宿;非名士则美人。深醪浅茗,雅谑豪歌。不速而来,不辞而去,不夜分不散,不疾风甚雨不家居。则有击钵诗成,气凌五岳者,贵池李源长、吴次尾也;而走笔属和者,为西泠张幼青;则有涂峦泼岫,巧夺化工者,禹航王祉叔、松陵沈君牧也;而后来居上者,为禾中于子钰;则有雨蕙风兰,笔笔馨逸者,禹航王子严、女郎章韵仙也;而配之以万丈之竹者,为练江朱士叶;则有伸纸作字、火攻华亭者,延陵吴去尘、海上徐豹奴也;而遥相角胜者,为苕中沈子羽;其他小艺则会稽王升之,自谓弈棋第一、而去尘次之;武塘顾幼陶,自谓斗牌第一,而当湖俞怀兹次之;硖矶吴余常,自谓鉴赏古玩第一,而梅湖圣水次之;去尘自谓造墨第一,而士叶次之;子严自谓据蒲第一,而孤林胡循蜚次之。循蜚自谓其青衣之声伎第一,而女郎王畹生次之。惟余与钱塘刘墨仙、秀水钱于斯、苕中章谔臣、海上徐次京、吴门孙示亮无长焉。大约一人而有一长者十之三,一人而兼一长着十之五。长诗古文词者十之八;长时文者则自女郎而外皆能之。……则士叶之时文是。

崇祯五年壬申( 1632)二十七岁

二月,接伯父卓尔康手书。

《蟾台集》卷4《上伯父书》壬申八月寄南京:自仲春接手书迄今,未有以达左右,负罪良深。

三月,过海昌徐永平处,两人为李卓吾作年谱。

《蟾台集》卷3《书李卓吾年谱后》:崇祯五年,三月既望。卓生人月,偶过海昌徐生永平家……尔口我手,一夜尔就,写至七十岁下先生作预约。自云后人欲见李卓老者,即此可当年谱矣。……吾辈今日为卓老作年谱,正体其愠意耳,体其求知之意耳,体其教人度人之意耳。

八月,复伯父卓尔康手书。

《上伯父书》壬申八月寄南京。

九月,作《宣城詹日至之母张夫人七袠帨辰在庚午之菊月迨日至征诗之檄至则已逾二载矣补歌祝之》 。

崇祯六年癸酉(1633)二十八岁

初春,作《赠沙凤》,题彩生扇。

《蕊渊集》卷4《赠沙凤》:癸酉初春,与彩生较书。……彩生出扇头索句。

乡试,下第,并出游。出游间,两年诗稿为小奚奴失落,重理旧诗,十得三四。

蕊渊集卷3《两年诗稿为小奚失于路次怅惘累日,探诗腹笥,十得三四耳。因名曰忆草而作诗纪事》:癸酉甲戌间,跋涉千余里。为我下第忧,略探山川理。尽托毫素传,遂盈数十纸。一朝失康衢,悔不谨护视。

《古今词统》刊刻。

十二月,作《腊月二十四日寿母篇为名公先生之赠言者》,是年卓母五十岁。

《蕊渊集》卷四《腊月二十四日寿母篇为名公先生之赠言者》:于今杪冬母五旬,病与不病年适均。

崇祯七年甲戌(1634)二十九岁

元旦作《甲戌元旦次仲父韵》。

二月,作《丁妇翁六袠诗》。

四月,至白门逍遥谷探望父亲,作《山中晚烟赋》,稿未成。又六个月,大约十月成稿。

《蕊渊集》卷1《山中晚烟赋》有序:甲戌初夏,省大人于白门之消遥谷。薄暮征行、觏此烟态。大人顾谓小子赋之,不及半篇,命觞而罢。乃寝乃兴,则俗务尘劳、应酬交错。探我胸次,与烟俱纷矣。新秋荐爽,鼓枻东归。江流晏如,布帆无恙。回首白云之下,悄难为怀。乃于古锦囊中,出斯旧稿残笺,欲漫昨梦依然。陆续填完,如塗塗附。迨乎重阳之序,奴子入京,复为篡易数言。录寄大人一笑。计距初命构时,凡六越月矣。然而草草偿逋,未覃厥虑。于予心犹以为速也。

四月徂夏,晏坐裓园。高春初过,清酒未温。

端午,作《甲戌端午》。

五月十三日,作《五月十三日登燕子矶次大人韵》。

《蕊渊集》卷3《五月十三日登燕子矶次大人韵》,莲旬云:余诗作于甲子,时吾儿初作纤丽语。迨甲戌和韵,则精悍之气见于眉端。

秋,霖雨成灾,作《续秋霖赋》。

送别好友徐士俊,徐士俊随弟徐大津往赴武陵署中。作《徐大津赴任五陵其兄野君与之俱索诗为别》。

十月,作《大中丞醒拙喻公寿文》。

《蟾台集》卷3,《大中丞醒拙喻公寿文》:是为甲戌阳月之十有一日,实惟我公悬弧之辰。

崇祯七年乙亥(1635)三十岁

是年获取拔贡生,与宋琬同贡于有司。

《漉篱集》卷14《丙子为大儿告佛疏》:汝自辛酉后凡五试,而仅于乙亥拔贡场中一获首荐。

宋琬《安雅堂未刻稿》[14]卷6《书卓永瞻诗后》:余以乙亥与珂月先生同贡于有司。

《安雅堂文集》[15]卷2《传经堂记》:珂月先生,余同年友也。崇祯乙亥,诏举茂才异等,贡入太学。其试诸棘院也,临以监察御史,一仿乡试举人之例,而差杀焉。

七月,作《男儿三十歌》。

《蕊渊集》卷4《男儿三十歌》乙亥七月。

是年,徐士俊自楚归,二人复相见。

《雁楼集》卷24《祭卓珂月文》:余从楚归,见兄若仙。已缀贡魁,行将往燕。

崇祯八年丙子(1636)三十一岁

初春,父卓发之归里,逗留十天左右,一起北上。

以拔贡身份应礼部试,下第。

与宋琬同试礼部,崇祯帝欲从拔贡中选取一二优异之人,执政大臣阻止,未成。二人燕市酒楼,狂歌纵饮,相处甚欢。

《安雅堂未刻稿》卷6《书卓永瞻诗后》:逾年,同试礼部。燕市酒楼,狂欢纵饮,欢相得也。

《安雅堂文集》卷2《传经堂记》:珂月以戴经裒然冠于其乡。丙子,入对阙廷,天子思严助、公孙弘故事,欲拔擢一二人用之,执政持不可,乃止。而是年珂月乃不幸死。

于是年参加秣陵秋试,亦落第。

《漉篱集》卷20《丙子十月十五日告大儿书》:汝自辛酉后凡五试,而仅于乙亥拔贡场中一获首荐。而复衄于丙子。余春初归省,与余同称大父之觞,皆往西湖霅水间才旬日,遂驱车而北,复驱车而归,复驱车而南。历八千余里。

《祭卓珂月文》:秣陵秋试,当居我先。一朝榜下,英雄倒颠。余既被放,惟兄亦然。此怀莫陈,同病相怜。

九月廿六日疟疾发作,因用药过猛,廿九日身亡。

《丙子为大儿告佛疏》:伏以长男人月,以九月廿九日卒然谢世。

《丙子十月十五日告大儿书》:邮人廿七始发,尚不知汝病也,迨廿九才三日耳,何以遽剧而遽死耶?

《祭卓珂月文》:兄病乃甚,疟鬼相缠。尚能对客,拥炉着绵。九秋下汗,中心恐艰。急欲驱之,药攻太严。廿九早起,忽闻人言。谓是兄亡,咤其妄传。顷之渐真,匍匐直前。





[1]卓发之:《漉篱集》,《四库禁毁书丛刊·集部》第107册,北京:北京出版社,2000年,第688页。


[2]卓人月:《蕊渊集》,明崇祯传经堂刻本。现藏国家图书馆。


[3]卓人月:《蟾台集》,明崇祯传经堂刻本。现藏国家图书馆。


[4] 卓人月,徐士俊辑:《古今词统》,《续修四库全书·集部》第1728-1729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


[5]《花舫缘》,《盛明杂剧》一,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58年,卷23。


[6] 卓人皋:《卓母丁太孺人哀辞并序》,清 张之鼐编纂:《栖里景物略》卷4,嘉庆间抄本。


[7]徐士俊:《雁楼集》,清顺治刻本,卷13。


[8] 卓人月:《小青杂剧序》:有人有唐解元杂剧,易奴为佣,易婢为养女,余谓反失英雄本色,戏为改正。野君见猎心喜,遂作小青杂剧,以见幸不幸事。《蟾台集》卷2。


[9] 徐士俊:《曲波园传奇》,清初刻本。


[10] 徐士俊、汪淇辑评:《分类尺牍新语》24卷,《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第396册,齐鲁出版社,1997年。


[11] 清 王同:《唐栖志》,光绪十六年(1890)刻本。


[12] 《复社纪略》,《东林本末》(外七种),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13] 孟称舜:《古今词统序》,朱颖辉辑校:《孟称舜集》,中华书局,2005年版,第556页。


[14] 宋琬:《书卓永瞻诗后》,《安雅堂未刻稿》卷6,《续修四库全书·集部》第1405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


[15] 宋琬:《传经堂记》,《安雅堂文集》卷2,《续修四库全书·集部》第1405册,上海古籍出版社。

 

发表于《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11年第4期

 

  评论这张
 
阅读(65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