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孙云凤《苏幕遮》赏析  

2011-08-31 22:17:31|  分类: 文学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幕遮》
白萍洲,黄叶渡,云静秋空,人逐飞鸿去。目断高楼天欲暮,远水孤帆,衰草斜阳路。
漏声沉,桐影午,江阔山遥,有梦还难渡。帘外霜寒风不住,明月芦花,今夜知何处?

 

孙云凤的词中,有很多意象,很多心绪,却写得干干净净,安安静静。喜欢这样的文字,但又觉得伤感,因为云凤文字中展现出来的情感,只是浮于水面的晶莹剔透的冰山一玦,而她的忧愁幽思,却在水底下深厚久远地凝结着。所以郭频伽说她“寄意杳微,含情幽眇”,说她“二十年中,徘徊身世。于家门之荣落,骨肉之聚散,人事之变易,轸纡结轖,一寓于词”。

《苏幕遮》就是如此,词很简洁,上片言人去,下片言梦残,并未多言心事,只是营造秋景。含蓄内敛,沉静然而沉痛。

上片开始,简简单单六个字,白萍洲、黄叶渡,瞬间纷杂的色彩都没有了,只余清清淡淡的秋天。云凤送别的地方,应该是湖南南部的永州古城,正当潇湘二水汇合之处,此地有萍洲及黄叶渡之景。云凤信手拈来,却自然天成。其实,只“白萍洲”一词,就耐人寻味。温庭筠有“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萍洲”,白萍洲即肠断之处。然而,云凤没有张扬分别的痛苦,而是用越来越淡的笔调去描述,云静秋空,离人随着秋天的大雁远去,渐渐看不见了,已是日暮,天色渐暗 ,在高楼上远望,只能看见远水孤帆,看见凋零的草映于斜阳之中。这就像是一幅惆怅的画,只是随意点染了几处,画面淡到依稀难辨了,然而却非无情,相反,情感是被压抑着。温庭筠的词,虽是肠断,却还有期待,斜晖脉脉,期待行者归来;云凤的词却是送别,日暮人远,渺无希望的感觉。

下片是分别的夜晚。“漏声沉,桐影午”,夜间有漏声沉沉,有桐影渐转,时间已近午后。无人境中,却有人在,因为静听漏声、看桐影渐转的,本是云凤自己,她在夜深的时候一点一点消磨光阴,并遥望离人的去处,江阔山遥,一个“阔”字,一个“遥”字,一下把双方的距离拉得很远很远,“有梦还难渡”,可能是一种假设:纵使今夜有梦,也无法渡过这长路迢迢,与你重逢;亦可能是一种真实,深夜梦觉之后,犹忆梦中山高水阔,无法追随于你。“渡”字真好,梦本单薄无据,云凤还要借它去辛苦渡过人间山水,找寻伊人,可见云凤思念之深。无论有梦还是无梦,此时寒意渐浓,帘外秋风不住,霜冷露凝。结尾非常明亮,却更添寒意,“明月芦花”,两种意象叠加在一起,让人竟然不敢直视,秋夜月光如霜,寒意洒遍万川;而水边则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在这一片凄迷清冷之中,今夜你舟泊何处?你正是我心中的伊人,在梦中,在想象中,我溯洄从之、溯游从之地寻找着你,而你却总是飘忽不定,无法企及,让人徒然怅惘……

云凤在追溯伊人,我们亦在追溯她。她虽然在词中淡化许多情思,只用简净的意象表达,然而我们如果细细地读,却能感受到她复杂而苦痛的内心。有的时候,表面越是平静,内心却可能越是无望罢!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