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文字容易风吹散  

2011-07-11 23:21:0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五月至今,一直在看七位清代闺秀的诗词作品,写鉴赏她们诗词的文字:贺双卿、凌芷媛、关锳、周映清、孙荪意、赵我佩、恽珠。其实她们是我挑选的,其中四位是钱塘或者仁和人。钱塘、仁和在清代的时候本来就很难区分,有时候为了省事,就直接统称为杭州了。我的家乡塘栖,清代时即隶属于杭州府仁和县,所以我基本不考虑撰写或查资料是否有难度,只要是杭州府的,我就马上收罗过来。

看上去是她们被我选择了,实际上则是我被进入了她们的生活。

她们都有诗集或者词集,然而那些文字,基本都沉寂在这个世界上。很少,真的很少有人,会饶有兴致地一首一首去阅读她们的文字,而当年,这些文字都是用灵心慧性、用心血凝结而成的。写到这里,会想起越剧《红楼梦》中黛玉的唱词:“我一生,与诗书结成闺中伴,与笔墨结成骨肉亲……一生心血结成字,这诗稿,不想玉堂金马登高第,只望它高山流水遇知音。如今是知音已绝,诗稿怎存?”

文字就是如此,大部分会被湮没,就算存于此世,其实也都了无痕迹。而当初写这些文字的人,一定惜之吟之恨之爱之,把她们想象成自己的舍利子——由生命炼成的结晶,生命虽逝,毫光仍在。我想,我最喜爱的那些善本阅览室、古籍阅览室,到了夜间,是否会放出七色的光芒;而日间,是否会一直有微弱而执着的旋律的翕动,可惜的是,我们看不到、聆听不到;或者既不愿看,也不愿听。

号称热爱古典文学的我,又如何呢?我曾为了研究塘栖,去华师大图书馆复印老乡晚明文人卓发之的文集,我一直复印了一个上午,站在那里,浑身僵硬。那个时候我在心里不停埋怨卓发之:“同学啊,你怎么写那么多?你每一篇,怎么会那么长?”已经是扫描缩印本了,竟然还有将近500页!可是后来我意识到自己这样的念头真是罪恶。要知道,他当年是写出来的,不是像我们这么打字出来的;他当年是一个字一个字想出来的,不是像我们那样复制粘贴出来的。他的文集,是他的心血,也是他儿子卓人月的心血。卓人月到处讨要父亲散落各方的文字,甚至不惜与人吵架;而卓人月早逝之后,卓发之所作的事情,也就是为儿子搜集文字,编辑文集。他在给孙子卓天寅的信中细细叮嘱:“汝父生前无他嗜好,惟有文字一种,是其性命。今当以收拾遗文为第一事。……或尚有他刻,我一时失记者,俱每种觅一部。又每科落卷曾经领出者,亦付抄出。莫谓此一种不必存也。至于汝父生平看过古今书籍,有经批点涂抹着,残篇断简,皆为至宝。较之未经涂抹者,尤当珍惜。其余未经批评者,亦勿遗失。第一不可为人借去,如先已借去者,刻期索还。”叮咛得如此细致,就因为他懂自己的儿子,懂天下所有以文字为性命的人,包括,他自己。

那些女子们亦如此。贺双卿,若不是有史震林及其朋友抄录她的文字,那些文字,只是以粉笔书于芦叶之上,早就不留痕迹了;关锳,心里热爱文字,但却怕陷入有才无命之魔咒,痛苦矛盾,最终还是留下了自己的文集;凌芷媛,如此清丽脱俗的文字世界,却在廿二岁芳华岁月的时候结束;孙荪意,年未及笄即已有诗集若干卷,为写诗,竟欲拜洪亮吉为师,一生费心于文字之中;周映清,全家人都以文字为生命,一门风雅,让人追思不尽;赵我佩,从小就追随父亲学词,她的词就是情,情就是词;而恽珠,不但成就了自己的文集,而成就了清代闺秀们的文集,希望让所有的人传世。

我想,每一首诗词,当年都是满腔的热爱、滚烫的心灵,深情的吟咏,怅惘的追思!每一首诗词,都是这人世上独一无二的。喜欢贺双卿的“休更望天涯,天涯只是,几片冷云展”;喜欢关锳的“相逢各有因缘在。算人生、才能妨命,病愁何怪”;喜欢凌芷媛的“消息问南枝,漏泄春痕。笑梅影,也如人瘦”;喜欢周映清的“莫怪天孙肠断绝。修到神仙,尚有生离別”;喜欢“破蕉淅沥风如雨,瘦菊离披叶胜花”;喜欢恽珠“雅游终日浑忘倦,缓促香轮月满溪”;喜欢赵我佩的“花乡水乡,情长梦长……诗狂酒狂,愁肠恨肠”。如此鲜活生动会心美好,如果后来的人能静下心来,细细品读,怎能不喜欢,怎会不喜欢?

可是如今,知音已绝。许多美好,都静静尘封着。林黛玉最后把自己的文字都付之一炉,焚为灰烬,随风飘散。正应了宝玉所说的,化作灰,化作烟。以前看黛玉焚稿的时候,我都很心痛,我想像紫鹃那样,去把诗稿诗帕抢救出来。可现在,渐渐明白了,其实,这些文字,存在着和被毁灭,其结果是差不多的,知音逝去了之后,文字的存在也就没有意义了;或者说,文字只是为着当是情境,当时有互相酬唱、有子期听琴、有伤怀凭吊。当时哭过、笑过、狂喜过、断肠过!那些文字就没有白活了一遭。

这么想、这么想、这么想,只能这么想!因为会联想自己,年华流逝,自己告慰自己、觉得不虚此行的,不过也是文字罢了,而且还是些平庸的文字罢了!那么也不过如此罢,自己的书,也会静静尘封在某个角落里面,很多年后,有人无意打开,或者为了某些需要。也许亦会埋怨一下:“怎么会这么多?怎么会这么长?”而当她或者他合上的时候,我的文字,就随风散去,如黛玉所焚之稿般,化作灰、化作烟……这个时候,空气微微振动一下,然后就归于沉寂。

纵使如此,我还会像她们一样写下去的,像她们一样留下自己的舍利子——文集,尽管我真切地知道“文字容易风吹散”……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