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孙荪意《水调歌头.登六和塔》赏析  

2011-05-18 15:11:44|  分类: 文学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荪意,字秀芬,号苕玉。嘉庆时杭州人,孙震元女,儒学训导萧山高第续妻,工诗,兼善倚声,有《衍波词》二卷,《贻砚斋诗稿》。苕玉幼失母,其父授以诗法,年未及笄即有诗若干卷。后归于高第,夫妻酬唱。其夫为名士,儿为达官,居于山水之间,评量花鸟,描绘溪山,一生较为美满。曾欲拜名诗人洪亮吉为师,未果。她所作《贺新郎·题<红楼梦传奇>》在清末流传至日本,明治词人森槐南曾和其韵。

《水调歌头·登六和塔》

到眼忽金碧,塔影挂晴空。问谁为此窣堵,卓笔写苍穹。最好凭栏长望,隔岸越山如笑,揖我白云中。城郭渺茫际,铃语坠天风。 

  登临兴,怀古意,两何穷。是处江山洵美,韶景惜匆匆。莫话钱王旧事,惟有无情潮水,日夜自流东。欲去更回首,落日一江红。

 

西湖之南,月轮山上,门对浙江潮、楼观沧海日的,正是从吴越国屹立至今的六和塔。这一处气象最为开阔,立于塔上,大可俯瞰大江,笑对山水。而孙荪意,一介女子,登临六和塔,写出的奇思壮采的文字,连男子都会自叹不如。

开篇即奇彩夺目,金碧二字,照亮人眼。正当美日,在阳光的辉映之下,六和塔显得如此壮丽。“塔影挂晴空”,炼字、炼意俱佳。塔势如此之高,如在天际;塔并非脱离苍穹,而是融入到浩浩长天之中,二者合一,故为塔影。整个画面是用人世间最大的手笔,直接在苍穹写就的。在这样的塔上,最应该凭栏长望。而置身于此种高度,直接对话的,只有隔岸白云中之越山。人与山默契的对话,在陶潜,则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在李白,则有“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在辛弃疾,则有“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古往今来,多少有灵性之人,与自然性情相近,惺惺相惜,遂相视一笑,莫逆于心。孙荪意亦如此,不过她意趣天真,她为这种对视,平添了一分女儿家天然的妩媚和自得,那越山隔岸朝她亲切而笑,似乎在拜揖她呢。站在塔上往下望,已经俯视皆一气,无法看到近城远郭了,只有那塔檐上挂着的铃铛,隔着天际,借着天风,将声音遥遥传到下界。而不称铃声,却谓铃语,虽高远,却又亲切无比。孙荪意于豪放之中,亦有女子清丽之思。

孙荪意站在高处,先是与自然对话,然后开始生出怀古之意。上片是一片阔大的空间;而下片,则又把悠长的时间引入词中,其气格心胸,大类男子。她说自己登临之兴,怀古之意,皆无穷无尽。看如此美好之江山,不由感叹虽有美景,但惜行程匆匆,人生匆匆。六和塔建于五代之吴越国,用来镇压江潮,指引渔船。到现在,钱氏江山早已不存,只有那不解人世沧桑的潮水,日夜东流。到这里,看似马上要堕入怀古经常会有的感伤情绪之中了,最后两句却出人意料,又让人释然而笑。将要归去之时,回首再望,又一次被震撼了:只是一江江水,只是一江江水被落日余晖映红,而天地间,亦只是红色……以壮美之色彩起句,以壮美之色彩结尾。这时候,人生也罢,历史也罢,都无需再想,只需消受自然无边之色彩即可。

孙荪意此词,一方面,写出了登临的美丽。她把独特的大手笔的色彩,直接描绘在天地之间,中间又加上了人与自然对话的小小特写,附之以从天际响彻人间的铃声;另一方面,彻底抒发了登临之豪气。许多登临之作,往往开首气势浩大,中篇与结尾则浮想人事,气势渐渐消沉,而孙荪意虽为女子,却无此瑕疵,词中之大气,未随词尽,而是贯穿终始。“到眼忽金碧”与“落日一江红”,开头与结尾,登临之初与即将归去,映入眼中的,只是席地幕天之色彩,只是天地之大写意。壮思高情,感奋人心。

孙荪意的登临之作不多,但质量却很高——气格极高,文字又极潇洒。其实,像这样的《水调歌头·六和塔》,一首足矣!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