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关锳《金缕曲.答沈湘涛》赏析  

2011-05-14 22:28:48|  分类: 文学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想今三载。忽传来、芙蓉笺纸,新词十赉。一样红颜漂泊感,盐米光阴无奈。好珍重、玉台诗派。明月绛纱春风里,看金钗、尽下门生拜。浮大白,为君快。

相逢各有因缘在。算人生、才能妨命,病愁何怪。只惜聪明长自误,身世漂流文海。况愁里、朱颜易改。不见花间双蝶舞,但多情、既是升仙碍。知我者,定能解。

嘉道时期闺秀诗人辈出,蒋坦和关锳夫妇又住在美好的西子湖畔。他们和当时的许多闺秀诗人都有交往。其中沈善宝、沈涟清姐妹与关锳交往最为密切,沈善宝,字湘佩;沈涟清,字湘涛。关锳在《三十初度有感》中说,“闺中诸彦吾曾识,二沈江南并擅奇”, 关锳集中多首诗词都为她们而写。闺秀之间的交往,一方面是文学的探讨与唱和,另一方面,女伴是能够真正惺惺相惜的对象,有一些生命中无法对男性伴侣表明的心迹,对女伴则可自由倾诉。

关锳的这首《金缕曲.答沈湘涛》即为她委婉心曲的表白,希望沈湘涛作为知己能够理解自己,我们也能从中寻觅到她对于文艺的态度,以及后期为何一心向道的原因。

上阕言沈湘涛寄来所作之词。思念了三年,终于收到了这美好的粉色的信笺,湘涛的词,对关锳来说,就如同道教的十赉一般,是最珍贵的赏赐。而读湘涛的词,会勾起关锳的共鸣:同为红颜薄命,生命被消磨在盐米琐事之中,这里俨然流露出对人生的厌倦之感。关锳和蒋坦的婚姻看似非常和谐,然而里面有一些不尽如人意之处。对于明清的闺阁才女来说,与空灵超尘的才女世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婚后生活的世俗繁琐。关锳自己曾说:“盐米生涯从未惯,为君今与强支持”,蒋坦亦在《秋灯琐议》中记载:“秋芙亦以盐米事烦,厌弃笔墨”。生活是那么琐碎,而那段在一起结社赋诗的日子,就更加值得珍惜了。关锳得知,沈湘涛如今授徒传诗,十分高兴。“绛纱春风”一句,连用两个典故,晋代时韦逞之母宋氏年八十,就宋家立讲堂,置生员百廿人,隔绛纱幔而授业;北宋时朱光庭在程颢门下受学,归谓人曰:“光庭在春风中坐了一个月”。而湘涛现在也当老师了,她的学生们一定会如沐春风,想象这些女孩子们向湘涛行门生之礼,真是让人觉得高兴,应该好好喝上一杯,祝贺湘涛。

下阕渐趋深沉,与湘涛寒暄之后,话锋一转,转至内心的表白。说自己才能妨命,聪明自误。关锳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否定文字,否定自己的才华的。关锳在《梦影楼词》自序中说:“余学道十年,绮语之戒,誓不堕入。于归后为霭卿牵率,卒蹈故辙。……《梦影楼词》岂久住五浊恶世间者?……文字赘疣耳!”说自己早就无意于绮语,只是在蒋坦和其他人的影响下,才重蹈覆辙,关锳在短暂的一生中,一直受着病痛的折磨,她不自觉地把这些痛苦和自己的才华联系在一起,发出了“才能妨命,病愁何怪”的感慨。这也可能与清代对于才女习惯性的解读有关——有才无命,红颜薄命。关锳自己,无疑想得到一种真正的解脱与自由,文字也罢、爱情也罢,尘世中的一切,都不是她应该牵念的。关锳在《同霭卿昙阳重入道曲后》中写道,“前生同是掌书仙,曾列寥阳玉殿前。入世岂知成薄命,多情未免误升天。”表明了自己最理想的归宿为求道升天,然而她的内心又是如此矛盾,她和蒋坦之间夫妻恩爱,就是这多情,妨碍了她的最终得道,“但多情,即是升仙碍。” 而湘涛作为知己,一定能够理解自己的这种痛苦。这首词,可谓关锳之心曲了。

我们看到,关锳总是刻意与现世疏离——文字也罢,情感也罢;但是她又始终处于矛盾之中,无法做到真正的疏离,文字也罢,情感也罢。而最终,我们看到的是《秋灯琐忆》中的夫妻情深,以及《梦影楼词》与《三十六芙蓉诗存》中美好的诗词。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