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片段41  

2011-04-18 23:06:43|  分类: 筑塘而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和道闇立于船头,索性不撑伞,任细密的雨珠飘洒在发间、额头,大丙亦不撑伞,只是拿着大伞作桨,一下一下划着,看水分分合合,许久你们都不说话。只是隔着春天,打量家乡。好像熟悉,又好像陌生。船很快划出市河,眼前一片开阔,是运河主干道了。碧天长桥,隐约于水气之中,似乎分外遥远,在这萧萧天地之中,又分外肃穆。船渐近长桥,长桥上的石缝里面,生长着簇簇石榴,此时尚未随春雨蘸上点点细叶,只有一两个干枯的石榴,高悬在桥侧,默然看过往船只。大丙站起来,把伞柄向上,去够那石榴,并欢喜地喊:“父亲,我要钩下那石榴!”你和道闇在旁微笑。你不由想,原来伞有这许多用处,也只有孩子活泼泼天性,才有这无限灵动。船过长桥,忽然有庄严钟声,慢慢掠过来。桥西一带,杏黄色的围墙,成为暗色天地里面最为鲜明之处。你不由心有所动: “是大善寺了!唵嚂法师好久未来说法了。”道闇说:“是啊,同社亦好久未集社了。对了,珂月兄近日可曾得见野君?”“野君?前几日曾来半月斋,行色匆匆,不告而辞。这几日家事繁忙,未曾前去雁楼寻访。”说话间,一大片云烟雾气、淡淡绿意,直扑入眼睛,那些初生初长的色泽,却是由铁画铜铸般的墨色树干撑展出去。你和道闇相视一笑,齐声招呼舟子:“船家靠岸!去看无心柏!”有的时候,任是自己稔熟之故乡故景,却总也看它不够,正如这古柏,名为无心,却得多少文士骚客悉心看顾;正如这大善寺,从梁大同年间至今,又有多少里人乡贤,留连徘徊?你最喜大善寺中王伯谷题字,看那些匾额“独树斋”, “翠云”、“碧澄”、“清秀”、“修身”、“安稳”、“栖云”、“善觉”、“远尘”,看过去、读过去、在心中比划过去,你会觉得有一种安顿的感觉,又会觉得有一种与俗世疏离的感觉。大丙也随着你们仰头看大柏树,看那些匾额。他看来看去,只识得一个“云”字,但已是惊喜连连,得意非凡:“此处是云!此处亦为云!”他索性发挥起来:“难怪是个云字,好大一棵柏树,只如大片云烟遮着呢!”你不觉兴起,拉着大丙的手,带他认识“翠”、“碧”、“清”、“尘”,大丙一个一个跟着念,声音亦是清翠无尘的感觉,你回头对道闇说:“不知为何,见到这样文字,眼中口中心中,总是勾留,总是不舍,从幼及长,未尝有一日割舍得下,真可谓文字之癖了。”道闇亦笑:“吾闻山阴张岱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痴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吾等痴迷文字,以文字消磨人生,此生足矣!”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