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怀念我们的南瓜  

2010-10-15 20:25:4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家的两个南瓜,今天早上被偷走了,我和父亲都写了文章,以志怀念。父亲文章的题目是《野南瓜》,我的是《南瓜祭》。

怀念我们的南瓜 - ditouxiao - ditouxiao的博客
从砖头缝里蹦出来的

 

怀念我们的南瓜 - ditouxiao - ditouxiao的博客

 葫芦形的南瓜

怀念我们的南瓜 - ditouxiao - ditouxiao的博客

 大家热爱的

父亲的文章——野南瓜

 野南瓜

这年四月搬入新居,新居前门有个露天车位,装饰房子时顺便做了个木头架子,把车位变成了车库。煞是好看,还有一种安全感。车库有了高高的架子后,女儿女婿们在旁边种上葡萄、紫藤、凌霄,让它们在架子上缭绕,希望它们能成为门前的一道亮丽的风景。不过一、二年内是不可能形成规模的。也许我小时候种过地,因此就想到,如果种上南瓜、丝瓜一定会有个好收成。

北桥镇上的小桥上,有个老农摆着个小摊,随地放着几个破面盆,里面种着绿油油的嫩芽苗子,桥栏边还挂着几幅彩色照片,示意盆里的秧苗今后能结出像图片上一样漂亮的果实。其实就凭老农的那张黑黝黝布满皱纹的脸,感觉这秧苗就假不了。我自信地指着一个盆子对老农说:“这不就是南瓜秧嘛!”老农赶紧回答说:“对!可是好种啊,一元钱买两棵,你买几棵?”这年头小买卖不还价,买了两棵小心翼翼放进塑料袋里带回了家。

在家帮忙的小王阿姨可是个种植花草树木、蔬菜瓜果的行家里手。尽管南瓜并非高雅植物,容易成活,但她仍精心栽培、细心呵护。于是在我脑海里早已呈现出车架上枝繁叶茂,果实累累的景象了。枝繁叶茂倒是几月后就见到了,而且还花开满园,但总不见结果。眼看着秋天将尽,小王阿姨笑嘻嘻地说:“这南瓜可能是公的吧”,这话倒颇有点像医生看病切中要害,给了大家一个说法。人有男女,植物理该也有雌雄。都怪我买苗时不辨雌雄。不过乘人不备它倒终于结下一个长柄南瓜,由于于气节迟了,最终只长到一市斤样子就再也不长了。女儿喜出望外地给它拍照留影,我的脸上只是淡淡地一笑

一晃两年过去。又到春种之期,没想到院中大约03厘米的石头缝里钻出一棵黄黄的南瓜苗来,搞卫生时没有与杂草一并除去,竟然给它留下了一条生路。看它歪歪斜斜强行长出来也不容易,浇花时顺带着浇点水,能活多久算多久。没想到它越长越大,绿油油的一大片。竟敢与已经长了两年的紫藤、凌霄争锋斗艳。一根分枝已长到车架最前面往下挂了下来。开了很多花,真是好看,不过也不结果。小王阿姨认为,这棵南瓜苗是有人不小心把子掉进石缝里的。她们老家有个说法,经过水洗的南瓜子是不会结瓜的。不过这粒南瓜子是怎么掉到石缝里,以及是不是被水洗过,可能是永远之谜了。在我看来石缝里能长成这样已属奇迹,是不是结瓜已不应苛求了。

奇迹发生了,这棵野生南终于结果了。开始时有几个夭折了,不过后面先后共结下10个长势喜人。前五个长成1斤多重时赶紧下了油锅赏了鲜。大家都说味道不错。这可是野生的!真正的绿色!现在人不是流行吃野生的嘛,什么野生虾、野生甲鱼等,价格昂贵。我想野生南瓜一定也是很贵的。不过市场上没有这个货,也就不知道价格罢了。

物以稀为贵,乘下的五个实在有点舍不得吃了。有两个挂在车架前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南瓜越长越大,十分引人注目。凡是路过的不免会停下脚步观赏。抱着的小孩的也一定好奇地去抚摸。我和我老婆也会十分自豪地向路人介绍:“这可是从石缝长出来的呵”路人看后也啧啧称奇。还有人希望预留种子呢。

没想到昨天晚上,长在车架前面的两个野生南瓜被人采摘了。留下野南瓜残枝伤心地垂挂着,随风飘荡。整个车架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幸好一个长得特大的却又十分隐蔽的已显现老态,如不出意外明年还有光明的希望。不过明年南瓜当该怎么种呢?是不是应该种在石缝里呢!颇有点为难了。当然我们有小王阿姨在,这个问题是一定会顺利解决的。

 

我的文章——南瓜祭

清明的时候,我们开始经营自己的小小院子。

我们种了太阳花、牵牛、丝瓜、黄瓜等等。每天都会在院前院后蹲来蹲去,脑袋都要凑到地上去了,看她们是否发芽,而她们却迟迟没有动静。于是改良了方法,不直接栽种。找了一排小小的花盆,重新播上各类种子,插上牌子,上面写着“本地丝瓜”、“天罗”、“葫芦”等字样,放在洒满阳光的窗前。到了五月份,小家伙们都懒洋洋地破土动工了,嫩芽上面顶着两瓣褐色的“防护帽”,仍旧不敢把她们移到院子里面,因为天气还有点冷,怕冻坏了。一直快到六月份的时候,我们才细心地把她们移到外面去了。

就在差不多的时候,我们的前院,青砖铺的地里面钻出了一个结实的小家伙儿,粗而短的茎,两片厚实的叶瓣,大家都觉得好奇,围着她转来转去,企图对她下一个结论:丝瓜?葫芦?南瓜?黄瓜?关键在于,她是从何处而来,难道是谁吐了个籽儿在地里?感觉也不合理,难道谁还会生吃南瓜或者葫芦?小家伙不容易,是顶开青砖夹缝的水泥出来的。小西说:“这到底是个啥呀?”我说:“她也挺不容易的,反正砖缝里面长的,也不会长太大,随她去吧。”

前院我们是种花的,春天的花一拨接着一拨。海棠、紫藤、玛格丽特、铁线莲、薰衣草、太阳花、牵牛花……整个春天到夏天,我们看花开花落,我们看绿色蔓延流淌。很快我们的车架上面就没有空间了。而小家伙,也开始慢条斯理地发挥本性,开始攀援。大家就有点不顺眼了,满院子的花,夹了一棵不伦不类的植物——确切说,应该归类为蔬菜。但是想到她的贫苦出身和奋斗史,没有人忍心去拔掉她。后来,则是因为大家发现一旦到了夏天,自然的力量就超过了人的力量,花草就会按照她们的逻辑长满所有的空间。所以,所有的修剪活动都停止了,我们每天看所有的枝叶生长,感觉她们要把整个房子都缠绕起来了。

小家伙先是攀上含笑比较结实的枝干,然后努力去够紫藤的藤蔓,最后终于在车架的顶部冒出了几个小小的脑袋。如果从二楼向下一望,满架子的紫藤、凌霄和葡萄,里面挤着几片可怜巴巴的小叶子。

八月份的时候,“温室”移植出去的丝瓜之类都开始结果了,而小家伙却正在努力把叶子长得更大一些。这个时候,她的茎变得粗而结实,地上的青砖也有点被顶开了。小西就说:“她还真长起来了,看那样子,连花也没有,也不会结果了,要么剪掉吧?”我内心矛盾,不置可否。小西终于动剪了,最终只是无伤大雅地剪掉了纠缠葡萄的一个枝条。小西真的很可爱,他每次架势很大地冲出去修剪,但都会不忍心而归。记得有一次我家的鱼缸里面出现了一只残害生灵的龙虾,他号称要把它炒了吃,后来只是捞出来,给它一只专门的玻璃缸,该龙虾在里面颐养天年,活了两年,老死了。

小家伙渐渐变成了大家伙,她的叶子是架子上最大的一种,像模像样地占据了一方。这时候颇有经验的小王终于把她认出来了:“这应该是南瓜!”小西则摇头说:“好像是葫芦”。可能因为她出生得太迟了,没有享受到太多的阳光雨露,天气就凉了起来。九月份了,很多丝瓜黄瓜豇豆之类的,已经完成使命,等待退休了,我们的小家伙却在忙着开大大的黄花。这使我深刻地体会到,什么是生不逢时,什么是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她终于开始结果了,嫩嫩小小的。我们刚刚欣赏了一天,第二天下雨了,果实就蔫掉了。不知怎么,我竟然爱上她并心生敬意,我真想安慰她,真的,你已经尽力了,这不是你的缘故。不过看来她并不在意,继续在秋日里面开大大的黄花,努力结小小的果。

中秋节的时候,我们回了杭州。等我们回来的时候,竟然有了惊喜的发现。我们的车架上,高低错落地悬挂着八个南瓜。虽是南瓜,却长成葫芦的造型,是泛着嫩白的绿色,煞是可爱,感觉竟像是葫芦娃了。这个时候,我突然顿悟,怪道国画中经常画蔬菜。人们只是功利地把她们归入可吃一类,其实她们就是美的,只是我们不懂得罢了!

于是保留了五个。有三个很安稳地藏在里面,两个呢,是最美丽的,她们悬挂在靠路的一侧。每天都在长大,渐渐地,绿色沉稳起来,里面竟然泛出隐隐的金红色。于是,我们决定,就让她们一直这么悬着,就让这个秋天,一直这么美好而有生机。

每天出门,或者回家。我都要伸手去摸摸她们、拍拍她们。而我们家,也成了小区秋景之一。每天都有家长带着小朋友来看南瓜,小朋友们总是嚷嚷着要抱,抱起来之后,她们就伸出小手,去抚摸南瓜。我一直认为,植物都是有灵性,通人性的。那南瓜,也越发地润泽光彩了。其实,她那么努力生长,不是为了人们摘她吃她,而是为了认真完成自然赋予她的生命,甚至是为着自然增添色彩的!

小西去美国开会了,他一去半个月。我们经常唠叨:“等他回来,看到这个南瓜,一定会很惊喜的!”确实,当他千里迢迢地回来,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就能望见她们了——她们简直就是秋天最灵动的神来之笔了,那个时候,他一定会忘却旅途的疲劳,会心而笑的。

十月份是如此繁忙,开会补课。终于一切告一段落了,小西还有两天也就要回来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我从学校归来,感觉好累。但是还没走到院子,就看见我的葫芦南瓜,一前一后挂着,好像在等我呢。我笑了,照旧去摸摸她们、拍拍她们。然后才开门回家。

好久没有睡懒觉了,连续几天的阴雨结束了,早上的太阳直接照进了房间。这个时候,我隐约听到下面小王在说:“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我的心突然一沉,连忙从床上起来冲下去,直接冲到前院。我看见,架子上面空空荡荡,葫芦南瓜不见了,藤蔓都被拉扯掉了许多。我的心情一下子沮丧到了极点,好像失落了最心爱的东西一般。整个早上,我都心神不宁、情绪低落。

这个世界上的人啊,难道真的功利贪小到了这样的地步?难道真的不知道去欣赏美好?我在车架上用粉笔写了一行字:悬挂在这里的是秋天的景色!!!如果你想吃菜,告诉我,我去菜场里面买了送你!!!而心里也知道,这样的句子,原本无济于事。

我想,植物原比人质朴可爱有灵性,我的葫芦南瓜永远失落了,然而我要写下两篇文字,一篇是檄文,讨伐人的功利粗鄙;一篇是祭文,怀念南瓜的性灵美好。

是以为祭!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