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片段25  

2010-09-01 22:14:30|  分类: 筑塘而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终于进到竹里馆中。这所隐于竹中安静的别业,今日似乎到处是热闹的气息。让你甚至马上忆起方水的祖父卓明卿,当年他在栖里之时,日日高朋满座、往来鸿儒。塘栖卓氏,扬名四海,亦始自祖父,自他之后,栖里好久未有此种盛况了。今天总觉得不太一样,甚至那竹叶的声响,都透着一种活泼欢腾。你不由笑了,觉得自己如拂动古琴一般,只要屋外有人,琴声即会改变,而弹琴者则会怦然心动。又如崔莺莺夜听琴一般,终于发现那些不是步摇环佩之声,不是风吹铁马之声、不是疏竹萧萧之声,而是真正的西厢琴声。很快你证实了自己的感觉,隐约于风中的,确实是琴声,而且那曲调似曾相识。你循声而去,正在临水之听竹榭中,四面碎冰纹的隔扇都敞开着,穿榭而过的风把琴声阵阵送出,又慢慢穿透到天地、碧水中去。你心中猛然一动:“忆故人!忆故人。忆故人……”然后,你就见到了方才小舟上那桃红夹袄的女子,坐于琴桌边上,如乌云般的发髻略偏,视线追随左手的吟猱,而右手则是淡淡的弹拨。女子周遭,众人或坐于椅、或并坐于杌、或竟盘足于蒲团之上,皆凝神敛息,只有你呆立着。似乎自己渐渐从散音、按音的涟漪中探足进去,然后是整个身体、然后是心,全都沉浸入一潭碧紫碧紫的秋水之中,涟漪亦因你而越发荡漾开去,越来越远,远到尽头,似乎没有了,但似乎还有,在天边,或者竟没有边……

一曲已了,众皆鼓掌,仿佛是无边的水上,顿时降下骤雨,把你惊醒。你顿时明白,这女子,难怪如此亲切,就是上次孤山文会时见到的书童,亦即钱塘才女张佩兰,而她的父亲张行远,亦坐于众人之中,微笑着看女儿操缦。本以为是一面之缘,不想再度相逢。方水之父卓尔昌亦在,见到你,连忙拉着你的手介绍:“珂月过来,见过张行远伯父。行远兄,此为小侄卓人月,写得一手好赋,诗词亦佳。”你连忙低头行礼,抬头只见佩兰朝自己微笑,亲切温暖,又有一丝小小的调皮,像是相识已久的模样。佩兰之父亦颇有兴致:“早知珂月为栖里才子,今日相见,实乃幸会!珂月既生于塘栖,能否为我解此地名渊源?”你不曾想到,佩兰之父,第一问非诗非赋,竟直指塘栖之名。“渊源“二字,撩拨人心。你想到方才在水边坐忘情景,想起卓氏飘零至此,从此落地生根;想起卓氏自从七世以来,为里人修桥造路、建寺赈灾;其实卓氏,早已和唐栖融为一体,难分难舍了。于是,你神情郑重,缓缓言道:

“伯父,小侄浅陋,只知一二。塘栖虽为大镇,发祥甚迟,至国朝方聚市成镇,其名亦无一致说法。一说,南宋时此处即有唐栖寺,地以寺名。佛寺早已无处可觅,镇名却显;一说,宋末隐士唐珏,闻杨髡发南宋诸陵,弃骨草莽之间。心痛神伤,变卖家财。邀里中豪侠之士饮酒。酒酣痛哭,言道:‘今日饮酒,只为一事相托。乞诸君助我收瘗先帝遗骨。’诸人曰:‘山中元兵把守严密,奈何?’珏曰:‘予筹之久矣!今四郊多暴骨,取以易之,谁复知之?’众人遂趁夜色潜入山中,捡得遗骨。后造塔钱塘,以纳遗骨。遂于宋常朝殿掘冬青树,植于所函土上。并作诗云‘冬青花,不可折。南风吹凉积香雪,遥遥翠盖万年枝。上有凤巢下龙穴。君不见犬之年羊之月,霹雳一声天地裂’,唐珏尝避难栖此,后人慕之,故名此地为‘唐栖’。鱼盐布米之场,其实亦有可歌可慕之士!”

你缓缓言来,众人皆静默。佩兰坐于琴旁,轻声重复:“冬青花,不可折。南风吹凉积香雪……”你亦重复道:“冬青花,不可折……”

“想不到栖里曾纳此等义士!”张行远喃喃言道。

“是啊,塘栖虽小,然而宋末至今,却曾纳多少无枝可依之南飞乌鹊啊!”

你心中翻腾起无限的伤感与激情,宋元之替,每一汉人、每一江南之人都刻骨铭心;而明初之乱政,此刻只有你、或者卓氏之人心痛神伤了。此时,有佩兰衣袂无意拂过琴弦,如微风一般,顿时吹散了一些凝重的气息。你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化解满屋的沉默。于是继续言道:“除此二说,另有一说,元至正十九年,张士诚发二十万军民,开挖武林港至江涨桥运河河道,历十载方成,名新开运河。自此,运河舍道临平,取道塘栖;明正统七年,巡抚周忱兴筑运河塘岸,自北新桥至崇德界,绵延13272丈,修桥七十二,又赖民众齐心协力,筑塘而栖,铸此乐土,故名塘栖。”

“塘栖!筑塘而栖!太好了!”佩兰不由脱口而出,突然发现满座唯有自己率性而言,不由两颊飞红,低下头去,随手拈起豆青色琴繐,在手中缠绕往复。不留心又触动了胸前之银锁,细细的叮叮当当,奏响的是小女儿家绕床弄青梅般的点滴羞涩。众人亦颔首微笑。

你想看一下佩兰,然而不敢。只是侧过头去,很快看了一下其他的文友,不经意间带过了琴桌方向,眼前亮过豆青、桃红辉映的美丽色彩,然而只是一瞬。你突然浮想联翩、逸兴遄飞,继续言说:“伯父,塘栖亦称塘西,小侄最喜苏轼之‘明朝归路下塘西,不见莺啼花落处’之句,倘若苏轼果真经行此处,则塘西之名,北宋已有。当年苏轼任杭州通判,游尽四方山水,使得仁和钱塘,尽得其惠。余亦爱其‘去年相送,余杭门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之句。余每念此句,真有‘休对故人言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之感!”

张行远不由击掌而叹:“珂月,真才士也!听君言论,使我如涤冰雪,心眼俱明。”

你忙摆手:“不敢不敢!”低下头去,心中竟然不安起来,想起方才长篇大论、喋喋不休,有违本性,不觉汗颜。好在文友们兴致甚高,接着话题,议论起“栖里十景”来,你才渐渐安心。去角落处找了一个坐墩,坐下的时候,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