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明清塘栖私家园第之发展及其解读(一)  

2010-07-22 22:38:55|  分类: 读书偶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

塘栖镇位于杭州府仁和县,京杭运河主干道上,为明清江南重镇。乾隆《杭州府志》评定为市镇之甲, “此镇宋时所无,而今为市镇之甲,亦以运河改移,日渐繁盛。”[1]

明清时期塘栖镇私家园第蔚为大观,根据巫仁恕先生的统计,明清时期松江府法华镇私家园第较多,有29处;苏州府吴江县同里镇为明为24处,清为10处;湖州府南浔镇明代为25处,清代为160处(其中园林为16处)。而塘栖明清园林第宅竟多达57处,数量不可为不众。[2]所以是非常重要的江南市镇私家园第研究的范本。

所谓私家园第,包含第宅与园林两个概念,第宅即显贵者之一般住宅,强调的是居住的功能,,以建筑为主体;而园林,则是“山、水、植物、建筑四个要素经过人们有意识地构配而组合成为有机的整体,创作出丰富多彩的景观,给予人们以美的享受和情操的陶冶。”[3]但是一般地方志中,都不会对此二者作明确的区分,《塘栖志》中将其一并归入遗址一栏,下设二种较为粗略的划分方式:名贤故里和园亭别墅。

根据巫仁恕先生的综述,明清江南园第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城市的园林,而明清江南市镇的相关研究却不多;早期中国园林的研究,大多将焦点集中于园第内建筑与园艺的美学,近年来学界开始从文化史的角度看明清城市园林。[4]

基于此,本文选择塘栖镇作为个案,具体论述明清塘栖镇私家园第的发展历程;并试图从审美以及文化史双重角度切入,做一个粗步的解读。

一、塘栖私家园第的发展历程

根据方志提供的线索,笔者可以大致勾勒出塘栖私家园第的发展阶段:

(一)   第一阶段:宋元时期,私家园林的萌芽期。

此时塘栖镇已经出现一些名贤故里。这些遗址主要是为彰显人物而得名,一般都是名贤的居处,并非私家园林。由于年代久远、记载大多不详。有一些只是依据传说的附会。最早的名贤故里,甚至上溯至吴,为吴伍子胥宅,相传伍子胥曾避难于此,后余荒林古村,亦无从考证;而后有宋游平章宅、元陆谷荣故里、元处士陈伯通故里等。

这一阶段的特点,也向我们彰显了园林与名贤之间的关系。第一阶段的名贤故里大部分踪迹无存,然而仅凭地名,就极具有感染力,让后人经过的时候,把山高水长与历史兴废结合在一起,顿生兴亡之感、时空隔绝之感。

(二)第二阶段:为明初至万历之前,私家园林的开端期。

这个时期,园林的主要依托,为大姓之崛起,大姓之崛起,主要的依托,则为功名与宦绩。这一时期,栖里之吕氏、胡氏、沈氏、丁氏都已经崭露头角,呈现出兴盛发展之态势。其中吕氏吕皋的尚本楼,建于1505-1506年间,亦即弘治、正德年间;吕水山的煮字楼,建于嘉靖年间;胡心得之南楼,具体建造年代不详,如果参照胡心得之生平推算,应亦建于嘉靖至万历年间。

除了大姓之外,较为明确为明初的尚有:诗人平显的故里水竹居,大约建于永乐年间;陆秉中之万玉轩,是明初在元代陆谷荣故里之废址上重建的;张行中故里,大约洪武、永乐年间;别墅邵康僖公故里,大约在正德嘉靖年间,以及孙公颖之横溪别墅等。

这一阶段的特点:

第一,如上所述,大家族渐渐崛起,园林主要是依托家族;

第二,早期的园林比较朴素,建筑规模较小。

嘉靖《仁和县志》中对仁和一带宅第有如下描述:“杭虽华美富丽之区,独仕者咸以清慎相饬厉,多无第宅,田园至终老不增尺寸,虽枢宰保衡无不然也。”[5]

以这段时期的“尚本楼”为例。

“杭之仁和,去邑治七十里许,地名塘栖。有吕君者居之。君名皋,字用深。自幼以辛苦起家,早作而晏息,厚积而薄施。畜之数年,遂隐然以资雄一乡。其故居仅足以自容,乃谋拓隙地数亩为楼,以宴宾客。楼楹间有三。君初议是举也,尝曰:“苟则可继,且上下有等,吾安吾分而已。”故其制度以朴以坚,雕黝咸弗事也。”[6]

吕皋的尚本楼,从其名字寓意来看,就有安分质朴之意;从建筑来看,占地面积不大,楼的规模也不大——仅为三楹。值得关注的是其功能,吕皋建此楼,主要目的是为了“以宴宾客”。之前的名贤故里,主要功能为居住,而尚本楼,虽然形制方面较为简朴,但在功能上无疑具有突破。

第三,园第聚落的形成。

值得关注的是,在塘栖的漳溪形成了一个非常繁盛的群落,“时丁方伯居漳溪之大人里,北为沈御史第,相去里许。南隔一河,三里许乃孤林村也。郧阳巡抚胡公之宅在焉。三姓鼎峙,冠盖相望,甲第如云。”[7]

(三)第三阶段:明中期前后,私家园第的鼎盛期。

巫仁恕先生提出,“明中叶以前,住宅居第的建筑无论在装饰与空间方面都是很朴素,不致于过度华丽。……明中叶以后则出现变化,江南的住宅逐渐走向奢华。”[8]

这种观点完全可以以塘栖镇的园第来印证,塘栖大规模兴建园第,确实在明中叶之后,尤其以万历年间为盛。

明中期前后的塘栖主要园第列表(根据《塘栖志》整理):

名称

地点

时间

建制格局

园第归属

主要植物

吟咏题写

厂阴书屋

塘栖,且适园之东

精舍数楹;九曲池、大生庵

沈巽吾

芙蕖

吕律

且适园

塘栖,在吴园之东北

会心堂

沈巽吾

 

张祖望、金长舆、张吉承、胡允嘉、沈士鑛、沈宗坛、卓人月

吕园

水北

率致堂、堂后大楼五楹,曰“樾馆”、其东曰“喜欢声馆”、又有“绵庆楼”、“一本堂”。

吕北野、吕水山

 

陈继儒、祝枝山

东园

塘栖卓家巷、冯家巷,皆其故址

有曲水照排登为桥,入于高堂之上。堂分四檐,皆通户牖。

大空楼、癖茶轩、众白堂、梅花楼

卓明卿、卓稚谷、卓海幢

卓方水

名花灼灼,杂草迷迷

卓明卿、胡允嘉、王世懋、汪道坤、朱麐、沈椒羽、孙子度、沈宗垓、释大香、卓回

吴园

塘栖,冯家巷前,临东小河,北界冯庵,东距大鱼池

 

原属沈氏,即且适园,售于吴,因曰吴园

 

沈蘧庵、范庵钊、金长舆、卓天寅、沈苕祥、沈瀚生

柳堂

塘栖镇南俞家舍

小池、方舟

胡允嘉

 

徐士俊、张无疆、张超微、朱麐

鹤隐楼

 

 

 

胡允嘉

 

胡允嘉

借竹楼

陆郭

1513冬建

 

徐大津

 

徐大津、徐士俊,夏之彦

竹里馆

界河村

 

卓去病、卓回

 

范大超,沈旷子、胡胤嘉、卓明卿

榴阁

竹里馆侧

 

卓去病

 

胡允嘉

清轨堂

北小河

 

永泰贞女吴柏舟居所,后属姚姓

垂丝海棠

金张

水一方

距镇三、四里

相于阁、三李斋

卓显卿、卓发之、卓人月、卓天寅

 

吉西邻、胡允嘉、卓天寅、周林绰、徐士俊、僧天岳

花林草堂

在水一方之侧

短垣杰阁、曲槛长廊

卓远条

名卉奇葩,罗置篱落间

沈元琨、仲久恒

竹素堂,一名三径堂

塘栖镇,月波桥南西岸

积石累山、宏敞精杰。

张存竹、张介石、张重明、张半庵

泡桐

韩敬、徐士俊

深斋

在竹素楼之左

1568年建

 

张襄书

 

卓天寅

五云阁

 

 

 

张紫羽

 

胡天牧涵、张广平、金长舆

崧斋

塘栖镇,东南东小河

石禅庵、醉石

卓明卿

卓尔昌

卓方水

 

 

梧斋

 

 

 

沈劬白宅后读书处

竹木周匝,环植梅林,有玉兰合抱,花时远望若雪山

金岕老

传经堂

塘栖镇,在长桥之西

其堂曰“传经”,后乃潴泉为池、插竹为篱。堂之旁更为三楹,曰“只是读书”。池之中有亭曰“水心云影”,循池而南,方阑为廊如带,曰“且吃茶”。廊之前有亭曰“泠泠来风”。更转而陟数级以上,曰“相于阁”,阁之下小构数椽,树以桐阴,曰“无事此静坐”,绕廊数武,界以短垣,曰“桥西草堂”。

卓发之

卓人月

卓天寅

卓允域

卓允基

潴泉为池、插竹为篱,松柏花石,旋拱其际。

 

阁之下小构数椽,树以桐阴,曰“无事此静坐”

吴绮、严我斯、顾豹文、卓人月、李邺嗣、陈祚明、计东、余怀、程邑、朱彝尊、郑梁、徐乾学、杨鸣鹤、叶元礼、张坛等

芳杜洲

在塘栖市南

园中为介如堂、三石台,有峰名舞袖。东偏旧有夕阳明半楼,今更为廊。西为月波楼,面皋亭诸峰。左为灵籁馆,园后为白雪堂。

先为杜处士怀南别墅,后归卓明卿。顺治间卓天寅重葺。

梅、桐二株,异种也。

王稚登、皇甫汸、张士瀹、杜大中、黄姬水、周天球、袁士龙、袁尊尼、张凤翼、程大伦、陈芹、顾云龙、朱希儒、张文柱、吕需、释大香、卓明卿、卓发之、沈朝焕、文征明、沈异、朱邦、吴九达、张献翼、沈廷训、周楩、范大超、邬佐卿、金梧、皇甫濂、朱麟、王绍曾、程大伦、卓宗懋、卓天寅、査慎行

遂初草堂

塘栖镇,横潭之东

1588 -1600

张半庵

从桥南白板扉入,曲径逶迤,小楼矗起。颜曰“半庵”

中植翠竹、绛榴、桑柘,四围颇饶野趣。

徐士俊、吕律、沈谦、沈瀚生

有专集

卧痴楼

在遂初草堂之侧

 

 

 

金渐离、释圆瑞

有专集

 

这一阶段园第特征:

第一,继续依托大家族进行发展。

引人注目的家族有吕氏、胡氏、沈氏、卓氏、吴氏、张氏等。园第的发展史,实际上亦为家族之兴衰史;各个大姓,在塘栖拥有的园第不止一处,如卓氏,前后竟达八处之多。园林亦谱绘了家族曼衍之地图。

第二,分布区域,塘栖园第主要集中在镇上的水南,小部分集中在水北;还有一些建筑在四方乡脚,形成了不同的聚落。

塘栖镇以运河为界,分为水北、水南,镇上之园第亦如此分布。其中,水南为居民较为聚集之处。塘栖镇水网密布,园第基本亦依托水景,其中市河、东小河、西小河、北小河以及横潭成为园第集中之处;亦有分布在离市廛稍远的乡脚。如泉漳、界河村、陆郭等。

第三,从普通居第向园林发展,功能也较为全面,集居家、读书、收藏、会客为一体;是主人财富身份的象征、士之社交生活的场所、亦为审美或者生活理想的展示。

第四,从明代开始,园林以两种方式呈现:实际的空间;由文本构筑的空间。后者则是由当时之人及代代过客谱写的。明中期之后,塘栖的园林留下了为数不少的诗歌、记,为我们铸造了由文本构筑的园林意象。

(四)第四阶段:清代,私家园第的延续期。

明代极盛的塘栖园第,在明末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所以清代再无旧日之盛景及大手笔,只是明代园第的延续。

塘栖清代主要园第列表如下:

名称

地点

时间

建制格局

园第归属

主要植物

吟咏题写

见山堂

在横潭

 

张半庵草堂旧址,卓蔗村购得复葺。

 

 

雁楼

横潭之北

仅促膝小楼一间。

徐士俊

 

徐士俊

沤园

横潭侧

 

沈弱先

 

沈弱先、宋琦、卓长龄

系槎楼

西小河南岸

屋故临水,为小楼三楹。望皋亭诸峰,近在几案。芳杜园踞其南,仅隔一水。

吕律

 

吕水山

吕律

徐士俊

金长舆

卧渔楼

横潭之北,奉真院之东

 

金长舆

 

金长舆

 

 

 

 

 

 

 

 

绿雪堂

月波桥之西

 

张半纮

 

徐士俊、吕昭世

云深草堂

界河村

内有橘颂轩

宋受谷

 

宋琦、卓云域、董道权

群玉斋

在柳堂东

结宇曲阿,环植佳卉

沈元琨

白苎、青篁、红莲、丹桂

有唱和集行世

韦人凤

 

 

 

 

 

 

 

 

一曲水

在福王庄基

春及堂、夕佳亭、石梁、方沼

范氏旧园、后归陆鸣皋

 

沈元坤

牧牛村舍

在三分桥北

小山堂

宋茗香

 

胡重鞠

桥西草堂

碧天桥西、卓氏传经堂之左

 

 

 

 

 

一曲园

北达市河,面临翠紫湖

小于舟、容月轩

原卓明卿大空楼故址

汪竹坡上舍

古柏一株,数百年物也。

 

怀烟堂

北小河

沈洪芳

 

 

文震孟

东篱小筑

任家角

任树棠艺菊处。

任树棠

插篱叠石,品菊千种

 

余庄

水北邵家兜

中多古桂,堆石为岫。旁甃小池,曲槛长廊。堂后有听嘤亭,循廊而入,为竹圃、为竹池、为竹廊。廊侧则“世诵清芬堂”,前有牡丹芍药台;又前为“一本堂”。

 

中多古桂

竹子

牡丹芍药

山茶、海棠、绣球、腊梅、古梅数十株

梁山舟

宋茗香

韩应潮

漱芳斋

水北

 

宋明经卯桥

 

 

菊圃

里新桥之西

 

邵叟蓺花为业

四时皆花,蓺菊尤胜

 

依绿园

在八字桥南

引翠紫湖入园,面山环溪

本孙氏别墅,后属沈氏

芍药二种,白者尤异,后枯萎无补种者。

张雯、韩应潮

超山别墅

在半亩园之东,临芳杜洲

其楼曰“横翠”。

夏超墅

 

康莲伯榆、孙补笙人凤、张毓文

半亩园

在西小河南

玉玲珑馆

邵鹤亭

 

邵棠、孙人凤

兰石山房

仓桥东

 

高芝

紫藤一架,夭矫盘郁;垂丝海棠一株,高过于屋

有《紫藤花下小集》

眠琴馆

月波桥西

右紫竹、左石笋,前列罗汉石十八峰

徐阶平

徐旭亭

紫竹

 

耕余小筑

丁山湖北

傍小圃

朱介眉

兰、菊、牡丹、修竹

 

听松草堂

北小河

小圃,中有邃室,曰“隐壶”

姚芳谷

 

漱园

古过东亭址

石山之畔有池曰“漱泉”、山厓有亭,石笋寻丈,旁有精室,曰“著书岩”。

沈氏祠

 

 

似兰堂

吉家兜

园中有堂“似兰堂”,前有池,砖镌“七星池”。

屠氏

 

董香光

 

 

 

 

 

 

 

红杏村庄

界河村北

 

宋氏

杂植桑竹橙橘桃李之属,间以芙蓉、杨柳,而牡丹尤佳。

 

自有余庐

八字桥东、翠芷湖西

 

张云级

旧有紫牡丹数从,杂蓺花木

张本惇甫、韩应潮、张毓文

蒹葭水榭

在八字桥

有邃室,容数人若小艇,题曰“似舫”

韩琴溪

 

张珊林雯、高画岑林、韩崇本、沈听槐秉均、宋春荪、毛曼俦恒祺、张孟兰以徵、韩琴溪、张蔷畹毓文、韩应潮、张果亭以征

 

这一阶段塘栖园第特征:

第一,             依托明代园第旧址发展,然而再无大规模之家族园第聚落兴建,多的是规模较小的散点式园第。

第二,             有一些园第,规模很小,亦缺乏景致,由于主人文名颇盛,亦被载入方志之中,例如徐士俊之雁楼;徐大津的借竹楼等。亦展示出方志以人写园的书写方式。

第三,             经历朝代的更替与战乱,园第亦成为岁月之沉淀,从清代园第中,得到更多的不是审美的感受,而是历史的解读。



[1] 乾隆《杭州府志》。

[2]巫仁恕:《明清江南市镇志的园第书写与文化建构》

[3] 周维权:《中国古典园林史》,清华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5页。

[4] 参照同上。

[5]明,沈朝宣纂修:嘉靖《仁和县志》 ,第53页,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一九四册。

 

[6] 《尚本楼记》

[7] 《塘栖志》

[8] 90-91页。

  评论这张
 
阅读(5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