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片段15  

2010-04-28 23:39:12|  分类: 筑塘而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看到母亲正在小院的井中汲水,她将绳子左右摆动,木桶渐渐汲满清凉的水,似乎已经沉了下去。而母亲出神望着井水,并不将桶慢慢提上。远远打量,母亲着一袭烟灰色衣裙,素净而美好。渐渐走近,见风吹动母亲鬓发,亦掠过她眼角细细皱纹。有的时候,你觉得只能在烛光下打量母亲,那个时候,暖黄色的光氤氲一室,而母亲于暖色中穿针引线,明黄色、葱绿色、桃红色,慢慢跳动出神采飞扬的折枝花卉,而你于一旁读书,亦会渐入佳境,仿佛竟是母亲一针一线,织就了自己的锦绣文章。有的时候,你会偷偷打量母亲,那时她的眼睛于烛光的映照中,明亮清澈,宛如孩子一般。而当白天到来,母亲操劳于屋里屋外,那个时候,日光无情地展示她的年岁、她的憔悴,你的心里总会很伤感。你忙走过去,接过母亲的绳子,把木桶引上来,然后进屋倒进大缸。母亲也跟着进来:“回来了?”你说:“回来了!”你们对视而笑,于是整个家,一下子就充实圆满起来。这样的感觉真好,你希望永远是这么家常,似乎一切都不会改变。然而你总是在担忧着,因为母亲的病不知何时就会复发。你有的时候很忧虑,有的时候又会很镇定,你虽尚未弱冠,但父亲走了,你就应该支撑起一切。

“珂月,珂月!你所念之伊人竟然就是张佩兰么?”顿时,所有的回忆、色彩与音乐,都如石落闲潭,无限纷纷扰扰之后复归沉郁碧绿。野君与方水正望着你,而满地是纸、是诗、是曲,是思绪万千。你很轻却清楚地说:“是。八年已逝。佩兰已逝。”野君与方水无言以对,半月斋中,旧墨新纸,三人痴立。许久,你听到方水说:“珂月,当初不该邀你至竹里馆教习,得与佩兰父女文会吟诗,无端生此情愁。”你说:“方水无需言此,此乃毕生之幸。”野君亦痴痴道:“佩兰若不嫁往南浔,竟与珂月得成佳偶,应不至早逝如斯。”你摇头,沉吟不语,慢慢收拾满地《花舫缘》之文字。野君凝视片刻,蓦然起身,神色匆匆,不辞而行。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