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流淌在每个人生命中的时间——读吴芸茜《论王安忆》  

2010-11-02 13:48:00|  分类: 文学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芸茜是我硕士研究生时期的同学,她读现当代文学专业,我读古典文学专业,于是我们各自在自己的文本中沉迷;读完书,我们又各自在上海这座城市里面过自己的日子——从而立之年到年近不惑,不经意之间,岁月就这么流逝,很简单,很直接地流淌走了,好像一切都不动声色,但又如此惊心动魄。

当我在查找文本,寻找明清江南的踪迹的时候,我读到了芸茜的《论王安忆》。说起来,看到题目我就笑了,这么直白而朴素,连副标题都没有。好像是一个孩子,满心执着地要求着:“我就是要这样东西!”又好像是经历了很多的岁月,有点繁华落尽见真淳的意思。确实,芸茜一直不改初衷,这么多年,论及研究的话题,听她谈到的只是王安忆。记得有一次,她的那种语气让我莞尔而笑,她那么认真地说:“我的王安忆,我一直想出我的那本王安忆!”芸茜一直在出版社中工作,要出书并非难事,她这么说,我是非常震动的。

于是也像孩子般,等待着芸茜的王安忆,甚至有了某种预想。直到现在,翻开书页,或者说其实没有页与页之间的隔阂,我看到的只是文字静静地流淌,然而刻骨铭心,流淌在时间或者生命之中。里面有王安忆的岁月,有妹头的岁月,有富萍的岁月,有王琦瑶的岁月,有芸茜的岁月,有我们大家的岁月……就这么如水般汇聚并流走,似有痕迹,似无痕迹。

时间,我想是芸茜书中的一个关键词。她用这个关键词连缀起王安忆的创作岁月以及作品所有的人物。而她对于王安忆时间的解读是整体而有层次的。

芸茜首先把流动在王安忆小说中的思考和感悟上升至哲学的境地,个体在生与死的拷问之中,感到的是一种焦虑与亘古的孤独。我们用什么来保存生命的印迹,过往和当下是如何纠缠,而最终看似趋于虚无,实则留下一层淡淡的让人追忆的底色?芸茜拈出王安忆的“我向往古典”五字,古典,是一种理想、一种精神和信仰,所以它不会消逝,反而会让人用当下去追寻、去挽留、去阐释。

而如何去叙述过往?芸茜指出了王安忆小说的基本叙事特征:“不满足于简单地构造故事,而更乐于对故事展开汪洋恣肆的议论和抒情”。“王安忆看似常常叙述着一些琐细无用的东西,事实上一切都经过精心选择;每一个细节都在不经意间起到渲染气氛,传达情绪的心理暗示的作用。”

确实,王安忆的主人公大多“小我”而世俗,看似都要被历史和时间的洪流淹没了,然而由于她们的执着——想在如水流逝的一切中执着什么,由于王安忆的花团锦簇般的铺叙,那么,挑选一对结婚的枕套、认真晒豇豆、隆重地吃一只鸡,都使得世俗的活动具有了一种诗性;而正由于个体的执着,正如王琦瑶一般,那些重大的历史事件反而成为了喧嚣而繁华的底色。

除了对于细节的铺叙渲染,浓墨重彩,王安忆无疑直接置身入作品中,以“全知视角”尽情抒发自己的情感与对世事的评论。这使得小说具有了诗歌的特质,使得小说具备了现实世界和心灵世界两重空间。

芸茜指出了王安忆小说的叙事特征以及深层次的意味,并且把所有王安忆的小说及人物,都作为一种王安忆的整体叙述,置入流动的时间,去看待其中经历时间之后的变化,这里面也包含着王安忆对自身的追忆。从知青时期到回城之后,从80年代到当下;从纯粹的“男女关系”到解读性恋背后更丰富的内涵;从上海的前世到今生……作家和主人公、主人公和读者之间,都随着那点点滴滴的感悟,最终汇入日夜东逝的一江春水,其实已分不清主体和客体。

芸茜转引王安忆的话语:“其实生命只有一次,我们都是血肉之躯,无术分身,我们只能在时间和空间中占据一个位置,拥有两种现实谈何可能,我们是以消化一种现实为代价来创造另一种现实……我还会觉得纸上的现实竟比真实的现实更为真实。因为不会消亡,以文字的形式长存于世,又以大众传播的方式变成社会的存在。”这段话无疑告诉我们,作家为何而写,为何要执着于文字,纵使知道生命会消逝,时间会流逝。然而一种真实的、永恒的力量会留存下来,这是一种真正的使命感,个体终将消亡,而文字却会长久消磨,而我们的过往,亦会镌刻在文字之中,哪怕如沧海月明,蓝田日暖般,隔着雾霭、看不分明,但终究弥漫于天地宇宙之间、而后来的人便会呼吸到这种气息,不自觉地去追忆,并思考自己的当下。

我想,芸茜向我们展示了王安忆为何而写,而芸茜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十年光阴,消磨在书中,芸茜亦是用时间和岁月,去写这些文字;而声气相通,心有灵犀,芸茜亦是如王安忆般地感悟时间和岁月。她的文字,正如她欣赏王安忆的那种风格,亦是缠绵细腻、飞扬机俏的。

想到最近查江南资料的时候读到的一句诗“万古谁非过客哉?”,突然觉得,古典文学也罢、现当代文学也罢、文学评论也罢,其实最高境界都是相通的,借用牟宗三先生的观点,都是用有限的生命通道,试图去寻求无限的“道”。那么,如果如《春江花月夜》中的过客一般,立于江边,在瞬间感受到了永恒,并在有限的生命中执着于炽烈的情感,那就足矣!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