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爸爸散文系列之十二——买酒糟  

2010-01-20 21:27:32|  分类: 爸爸的散文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绍兴东风酒厂离我家大约有二公里的样子。因为平川无遮,出了门就可遥望到酒厂高高的烟囱上浓烟翻腾,还有随风送来的阵阵酒香。酒香诱人哪,闻到后很想能喝到它。人说绍兴人都会喝酒,会不会与长期闻到酒香,被动喝酒有关。我就从小喜欢喝酒,至今恶习难改,好像是成了瘾。成瘾就是病了,其实我是可以要求东风酒厂赔偿的,至少每天提供我“女儿红”一斤。不过据说打官司是很费钱的,所以正在犹豫之中。因为与本文无关,暂且不提。

绍兴黄酒是用糯米做的,酒做成后最后剩下的渣我们把它称为酒糟。那年月实在太困难了,能用酒渣充饥已经算是上等了。所以很多人都去抢购。没有饥荒的年月,酒糟主要用作饲料或肥料。一天下午母亲给我2角2分钱去买酒糟。其中2分钱是摆渡用的,因为东风酒厂是在鉴湖边上,从我们那里摆渡过去可以少走很多路。和往常一样,买酒糟的队伍排成了长龙,我到了后也赶紧到后面去站好。因为买的人实在太多,酒厂有规定每人只能买一篮,每篮2角钱。所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篮子;排队时间长,有不少人手里还拿着一根棍子,靠着棍子来节省些力气。如果是两人结伴而来,买好酒糟后就用棍子抬着走。那时候条件差,普遍衣衫褴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浩浩荡荡的要饭的队伍。

酒厂里什么时候开始卖是没有一定的,这要看做酒的进度,大家都无怨无悔地等着。时间长了有人需要方便一下就得向前后人请个假,否则前功尽弃了。队伍实在太长,后面的人伸长着脖子不停地往前张望,队伍也慢慢的变成了弧形。性急点的主动要求到最前面去实地了解,不过得经过前后人员的同意。也有的说,“别看队伍介长,真要买起来,像走路一样走过去格,蛮快格”,以此来宽慰自己。突然前面一阵躁动,“有人昏倒啦!”在我之前大约20来个人的地方,一个女子倒下了,有人想去看,但又怕丢了位置。只见有几个人把她抬进厂里去了。队伍里七嘴八舌议论着:“可怜啊!罪过啊!”女人昏倒后不久酒厂很快就开始卖酒糟了。只见有人用新粪桶把酒糟热气腾腾地一担一担地挑出来倒进大缸里。与此同时有一个人收款,另一个人用弯斗,每人两斗往买糟人篮子里倒,看上去好像满满一篮,等到水从篮子中滤完,就只剩下半篮了。终于轮到我了,不幸的事发生了,口袋里2角1分钱不见了,心急火燎地把口袋翻了个遍,也无踪影,头脑里昏昏的,呆呆的站在旁边,眼看着别人一篮一篮的提着走了,也没有一个人来理会我,回想起当时有个女人昏倒时队伍里有一阵躁动,有人在我身旁乱挤了一通,到现在才醒悟过来,太晚啦!我恨那个偷我钱的贼。我无限懊丧地提着空篮离开东风酒厂,并花了近二个小时的时间从很远的地方绕回家。回到家天已黑了。母亲在路口等着我。我懊恼地对母亲说钱丢了。母亲说:“钱丢了没关系,人回来了就好”,不过这天的晚饭是没着落了,母亲不知从那里去弄来几十颗罗汉豆互相谦让着当饭吃。这件伤心的事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至今难忘,看来今生难忘!

事情也巧,我丢了钱没能把酒糟买回来的事,被住在同一个台门的邻居老二伯伯知道了,第二天一早他对我说:“这几天我在东风酒厂里糊泥头(酒装坛后为了密封,故在坛头上糊上又圆又高的泥头),正好缺一个在泥头上盖印的,你愿意的话跟我一道去,把昨天被人偷去的钱赚回来,怎么样?”就这样我在酒坛新糊的泥头上爬来爬去干了整整一天,老二伯伯为我去领来一支竹签,我用这支竹签去换回了一篮酒糟,不过拿到家里也就只剩下半篮不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