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清代女诗人徐德音的生活场景(三)  

2010-01-10 23:59:42|  分类: 读书偶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笑电流光七十年,冰霜历尽感华颠[1]——经历及游历

德音在七十岁的时候,追忆当年人事,只惘然二字可言。相比那些薄命早逝的女诗人,德音多的是真正的经历,走出闺中,至天地间行走;以及真正地感受人生之跌宕起伏,把厚重的生命感怀,融入诗歌之中。德音述怀之作多达236首、游历之诗为84首,数量众多。其中《哭先妣楼太恭人四十首》、《哭子述怀八首》、《中州瑞雪咏一百韵并序》等诗,自述身世,情深意长,实为现实主义之佳作。故徐世昌言其曰:“持家弥坚,诗格弥上。”[2]

后人喜欢如此介绍德音:“漕运总督旭龄女,中书许迎年室,同知佩璜母”,确实,这一切是德音最美好的回忆,也是最惆怅的回忆。我们从德音的诗歌中,可以大致钩沉德音周遭之人事变动。

德音的祖父,为江右山贼所害,其父旭龄千里跋涉,负尸而还;旭龄已未进士,历官湖广道御史、山东巡抚、殁于漕运总督任上。康熙曾御书赐“清涟”二字。德音在诗中,反复追思这一切,而她勤奋的一生、大气坚韧的一生,也与父亲给予她的影响有很大的关联。

父亲死后,母亲楼氏毅然支撑起了整个家庭,她带德音回到钱塘,在湖山之旁经营家园。并封土植树,厚葬旭龄父母;旭龄无子,楼氏在侄子中选择一人过继。楼氏亦非常有才华,她整理旭龄往日文字,并承担起了教授子女的重任,曾经手写经书,亲为口授。

德音及笄之年,楼氏遵循夫君遗愿,嫁德音与许迎年。德音生于1681年,根据推断,其出嫁大约是在1695年。德音出嫁之后,即接母亲同住。徐迎年1700年进士及第,1705年,赴京任职中书舍人,携德音至北京,德音母楼氏亦一同前往,德音在北京邂逅蕉园诗社林亚清、钱云仪,并刊刻自己的诗集,1707年,楼氏为女儿诗集作序。楼氏殁于北京,诗集中未有具体的时间,只能推断为1707年之后了。其时德音之兄远在故里,千里来至,母亲已经入殓,后楼氏归葬,与旭龄合葬于杭州荆山之原。

德音与迎年在京师并未逗留很久,即引疾归乡,孝养迎年母亲,适逢迎年之妹出嫁,过了一段非常融洽快乐的生活。到了1711年,徐迎年之弟登科,德音诗歌中说到:“辛卯弟登科,福兮祸所伏。依妹夜载驰,兄弟牵衣哭”[3],可能是迎年的弟弟发生了什么变故,全家都一片慌乱,亦导致迎年受到刺激,身患风疾,卧床九年。按辛卯(1711)年,发生了著名的江南科场案,从“福兮祸所伏”的句子来看,是否迎年之弟亦受到牵连?迎年病后,家道日衰,德音苦力经营。终于使得女儿出嫁,二子入学并学初有成。就在家境渐有转机之时,迎年之母过世,迎年也因过度哀伤病逝。根据“九年卧床褥”之句推断,时间大约是在1720年,则迎年38岁而亡。迎年死后,大儿许佩璜[4]娶妇,负笈游京师。小姑协助迎年,共同养育迎年次子许信瑞。

许佩璜年未二十,即外出任职,效力河干(黄河北岸)。后摄州篆,并官至河南卫辉府管河通判。在此期间,佩璜岳母来归,佩璜因无子娶妾。而德音家中适逢大火,高楼付之一炬,故佩璜千里迢迢,到兖州迎接母亲,回归卫州。从德音癸丑《养疴杂咏》诗来看,则至迟在1733年,德音已与佩璜生活在一起。1736年,佩璜被河东总督王士俊推荐,至京城应博学鸿词科,并实授开封司马回豫中。可能在此期间,德音小姑亡故。佩璜陆路先行,筑室待母;德音则水路慢行,应诸甥的邀请,游历津门之査氏水西庄。佩璜秋天屋成迎母,母子二人又享天伦。佩璜为官,开渠捐俸,不余遗力,因冬日演武染疾,暴病而亡。而此时,德音次子正游历京华,谋求仕进。按信瑞乾隆三年(1738)副榜,故佩璜极有可能殁于1738年前后。

1750年,德音七十初度,她在诗中写到:“有子防河为小吏,何人衣彩祝长筵。”[5]则此时,德音次子信瑞远在他乡,任小吏而已。繁华落尽,余德音一人孤单回忆往事。

正如德音在诗中所说:“最是深恩真惘极,穷尘历劫也衔哀。”[6]如德音般,有着太美好的一切,但是一旦失落,会更加苦痛惘然。德音此句,引起的是所有深情之人的失落。而德音的人生,就是在段段深情、段段失落中度过。

说起父亲,德音既感伤又自豪,幼年的记忆,却决定了德音的一生。读书、作诗、并坦然地面对人生,如沈德潜所说:“无论处常处变,为欣为戚,而总不失乎风人之旨也。”[7]父亲,其实始终是德音效仿的对象。

说起母亲,德音最感伤痛,她写母亲的诗歌几乎都是哭诉,直呼苍穹,天地黯然。那种天上人间,再难相逢的情感,借长歌当哭,喷薄而出。

说起丈夫,德音有一诗写得如梦如幻:“隔窗闲听讽香奁,花影横斜月影纤。浑似茶声惊梦觉,绿华冉冉揭湘帘。”[8]这首诗未注明日月,只是知道德音偶然听客人读许迎年的香奁诗,一种似梦非梦,似醒非醒、似隔非隔的感觉,是一种淡淡的唯美与失落。留下的最多的是互相酬唱的诗歌,过往的岁月珍美却如梦如幻。

说起儿子,是继母亲之后,最让德音抚膺长恸的。他是德音晚年最重要的依靠,佩璜是如此孝顺,千里迎母的举动让人感动;而德音与儿子,并不简单地是一对至亲的母子,二人其实堪称知己,曾在卫州渡过一段“四库拥图书,一几堆笔砚。宫体薄齐梁,国风考经传。珠海与玉杯,母子同简练”[9]的日子。德音在文学上交往的男性诗人,许多也是儿子生前引见的。儿子死后很多年,德音都在对他的思念之中。

七十岁的德音,写下了“剩有湿薪同爆竹,也将红纸写宜春”[10]的句子。那个时候,她只剩下一个远在他方的小儿子。然而德音毕竟是大气的,她还是写下了那么有生机的诗歌。一切美好逝去之后,德音坚持读书、写诗,因为文学是她的生命,是她的支撑;也因为她曾经拥有过那么多的美好,即便全都逝去,她的内心还是那么地充实有力。

而她的游历诗,基本也是和她的人生经历有关。她主要的活动地点在浙江、江苏、北京、河南,这和她不同阶段的依托有着直接关系。闺阁生涯在钱塘度过;嫁往邗沟;和丈夫同往京城;晚年又依托儿子在卫州。所以,德音多的是跳脱闺阁的行走,她写下了84首游历诗。

永远不能割舍的是钱塘,所以德音经常梦回故土。在她的梦中,纷纷落叶,隐去了归家的小径,槭槭枯枝,罥满小山;房子被云雾遮住了,只余清瘦的梅影;湖水和月亮一起寒冷,家门始终是关着的。而回故乡,在某种层面上,竟然也变成了逆旅了。

行走在外,德音喜作怀古之作,她的诗歌气象颇大,说起姑苏,就会写到:“惆怅当年歌舞地,平沙明月簇浮鸥。”[11]来到邳州,她就要凭吊蒯缑:“进履能甘先灭楚,藏弓高蹈鄙封留。”[12]舟游隋堤,德音则会说“未开辽海几千里,只博雷塘土一堆。”[13]过虎丘,则曰:“三千剑气埋金虎,风雨如闻战伐声。”[14]德音喜阅史,而她的史才也在她的诗歌中显现出来,览景思古、言志述怀,是德音外出游历习惯性的思维。,而这样的思维方式,也正合乎地的宽阔,突破了一般女性的视野。

德音以诗写人生,以人生写诗,故沈德潜之评价最为中肯,德音实乃诗学之“大家”[15]



[1] 《乾陵十五年岁在庚午嘉平之月为予七十初度抚今追昔百感填膺漫成长句四首》,第102页。

[2] 徐世昌《晚晴簃诗汇》卷一百八十五,转引自《江南女性别集》初编上册,第126页。

[3] 《哭子述怀》八首,第97页。

[4] 许佩璜之生卒年月,德音诗中未明确言及,然德音《出都留别亚清林夫人》诗序中,有“比者犬儿纪岁,玄鸟司辰”之句,极有可能1705年佩璜刚满周岁,1720年迎年病逝,佩璜刚好是入成均之年(大约十五岁),后佩璜娶妇,并外出任职。亦与德音诗句“忆昔子行役,年未及二十”而合。所以笔者推断佩璜1704年出生。而其卒年则在1738年前后。

[5] 同注32。

[6] 《哭先妣楼太恭人四十首》,第56页。

[7] 沈德潜:《绿净轩续集序》,第87页。

[8] 《听客诵荔生香奁诗》,第34页。

[9] 《哭子述怀》八首,第97页。

[10] 《辛未元旦》,第104页。

[11] 《姑苏怀古》,第26页。

[12] 《次邳州》,第41页。

[13] 《隋堤怀古》,第44页。

[14] 《过虎丘》,第80页。

[15] 同注38.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