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片段4  

2009-10-30 23:33:58|  分类: 筑塘而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们看见月色徘徊,终于穿帘入户,氤氲照见“众白堂”的字样,亦真亦幻。堂上有董其昌的题字,无论风雨晦明,总似有云雾暗生,一如当年王维慢慢行走于山间,或草木蔓发、春山可望;或月静山空,桂花暗落;你们望见他渐行渐远,渐无春秋,行坐任意,忘言忘机。彼时只有花自开自落,云自生自灭……董其昌所题亦非文字,而是天机清妙。你们不能想象从天机高处跌落的人生,王维之人生也罢、董其昌之人生也罢,自己的人生也罢。

你听见方水低吟:“最怜此地惟幽月,照彻愁城第几峰。”你知道大空楼也罢、众白堂也罢、僻茶轩也罢,已尽售吴姓。你只能陪着方水,在尚未尘封的门口徘徊,要进去吗?似乎无需进去,东园的一切历历在心,此生无处可忘;不进去吗?只怕历历在心的一切,顿时化作春梦了无痕迹。

触摸到门的一刻,你突然很踏实,你感觉到了真实,东园尚在,那就足够。你对自己说,对方水说:“且休问此径谁开,万古谁非过客哉。吾不必将吾室爱,后当复有后人哀。”这是你的文字、你的语言、你的诗歌,然而如同刘希夷在暮春时分,愕然于自己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你心中突然一惊,惊的仿佛是“万古谁非过客哉”,又仿佛只是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