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小若和小英  

2009-07-06 16:04:1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一个昏黄的午后,整个矿区似乎蒙在一片雾中。小若穿过田野,静静地放学回来,她听到远远的风吹动松树,好像快要下雨一般。妈妈告诉她,晚上要去吃一个喜酒,是英老师的女儿的。英老师是妈妈的朋友,是个幼儿园老师,小若没有读过幼儿园,但是她经常去英老师家玩。她很少看见英老师的女儿,只在玻璃台板下面见过一张照片——照片有些发黄了,上面是一个一周岁的宝宝,穿着鼓鼓囊囊的布棉袄,只有眼神是新新的亮亮的,那个小丫头就是英老师的女儿小英。在小若的感觉里面,小英一点点小,比自己都小得多。

小英读的是师范中专,本来可以留在读书的城市的,不过她还是回来了,她喜欢一个矿区电厂的工人,她就回来了。这些是小若妈妈告诉她的,小若觉得这没有什么,她每天上学的时候,望着近处是山、远处还是山,她反而觉得走出去不回来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喜酒很简单,八十年代的喜酒大抵如此,就在英老师的家里面,请了三桌子客人。小若后来怎么也回忆不起新娘子的样子,她想到新娘子的时候,就只有那张周岁宝宝的照片。小若能记起来的,就只是一颗大大的猪心和白酒的滋味。小若记得一大桌子的菜,中间的碗里面,放着一颗很大的黑色的桃形,小若问妈妈:“妈妈,那是什么?”妈妈说:“那是猪心。”小若感觉很不好,一颗暗暗的心,就放在外面,什么遮拦都没有。后来有大人开玩笑地对小若说:“喝喜酒就是一定要喝酒的,小孩子也一定要喝。”那个时候酒是倒在瓷碗里面喝的,小若就一口气喝掉了,大人都来不及制止。然后小若就觉得,过年鞭炮的长长的导火索被点燃了,燃得很慢,却一直从这头燃到了那头,最后感觉要炸开来了,却闷在了里面。小若很难受,但是她不好意思告诉妈妈,因为她知道,结婚应该是件大家高兴的事情,小孩子不能扫大家的兴。

小英后来也当了幼儿园老师,小若经常去英老师家,却总没有见到她,因为她是住在另一个矿区的,小若去的时候,刚好她都没有去。但是小若想,小英一定很幸福,因为她的妈妈是英老师——是个老师,小若是最崇拜老师的,她不能想象,有的孩子竟然直接就是老师的子女。

小若生活在这个矿区里面,每天上学放学,和同学们一起爬山玩耍,她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慢,好像自己长不大了似的。她去英老师家里,总能见到那张台板下面的周岁照片,她总是觉得很神奇——一个宝宝竟然能够长大,当了老师,还能结婚。但是当她想到结婚,就想到那颗大大的露在外面的猪心,和闷在心里面的酒,她就觉得当大人好像也不好。

小若喜欢感觉山的变化,春天、夏天、秋天、冬天。当它们轮换一遍的时候,好像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如果你静静地看着枝条,枝条上有一些褐色的小芽,你看着它们慢慢绽开,有一点点绿色出来;绿色那么嫩,风都不敢重吹;看着它们慢慢展开来,支楞起来,很有信心的样子,做出一副自以为是已经长大的样子。就算这么小这么小的一段成长,小若都觉得已经花上了很多年的时间。而一年的时间,对小若来说,简直是遥不可及。

小若想去问问英老师,小学的老师总是在说二零零零年,她们为什么要提这样一个时间——一个好像永远都不能达到的一个时间。

小若就在叶子的轮回中间慢慢读着小学;而小英也在另外一个矿区教着小朋友们,她们很少见面。唯一让小若想起小英的,就是看到她那张周岁照片。

小若读初中的时候转学了,她是个很重感情的孩子,她临走前向所有她认识的大人小孩都说了再见。她也去了英老师家,她一直觉得,自己虽然没有读幼儿园,但是她经常去英老师那里,其实就能算作读过幼儿园的了。英老师总是爱拿糖给小若吃,然后大抵会问她又学了些什么,唱个歌好不好,跳个舞好不好。小若去说再见的时候,感觉应该是件郑重其事的事情,但是又有点不敢相信——她觉得自己每天都这么上学放学、去爬山、到别人家里面去玩,每天都见到这些人,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她突然觉得自己要转学了,是件很奇怪的事情,是无法想象的。英老师好像也没有觉得小若要走,她就像平常那样摸摸小若的头,说:“小若要走了啊,走了要回来看英老师啊。”小若很认真地点头:“我肯定会回来的。”她点头点得很重,想让英老师真的相信她。英老师接下来说:“小若真是个好孩子,以后小英的孩子要像你就好了。”小若才想起还有小英,可惜这次她又不在,又见不到了。不过小若想起小英的时候,感觉是想起了一个小妹妹。以后,小若想起英老师和小英,就好像看见一个很慈祥的幼儿园老师,带着一个幼儿园的孩子,一种很幸福的感觉会油然而生。

小若这次真的走出山去了,她惊讶地发现世界上有完全没有山的地方。她觉得缺少了山,一切都空空荡荡的,风来了,一下子就走了,什么都盛不住,时间也是。自从她上了初中之后,时间就越来越快,以前是一天一天过的,现在是一年一年过的了。

小若是个诚信的孩子,她走的时候,答应了太多的人,她一定会再回去看他们的,但是看来很久她又不能回去,所以她就不停做梦,梦见自己回去了,走到那些熟悉的地方,见到那些熟悉的人,然后快要醒的时候,她就会很满意地对大家说:“我说我会回来看你们的吧!”她做梦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很分明,就是小英,总也想不分明。她很不满意自己,竟然没有把婚礼那天的小英记忆下来,现在只好拿一张照片的记忆代替一切。

小若也像绿叶子那样渐渐展开,变成夏天的叶子了。大学毕业的夏天,她终于下定决心,坐上了火车,要回到小时候生长的地方去。她订好火车票,就激动万分,想到自己终于可以回去了;但是同时她又觉得很惊讶,一个朝思暮想的地方,好像怎么也回不去,但有一天真的想回去了,又变成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小若回到了那个矿区和山区,一切都没有变,山还是那么多,风吹到松树上的声音,还是如将要下雨一般;甚至连房子都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那些熟悉的人,好多都不知道去哪里了。这个矿区的煤已经快挖完了,很多人家,就像小若家那样,离开了这里。

小若去找英老师,让小若很惊喜的是,英老师的家还在那里,英老师还在家里。小若敲门,英老师开门。小若惊喜地叫老师,英老师楞了一下,然后就笑,说:“是小若啊,你变成大姑娘了,快来坐。”英老师老了,很多皱纹,头发都白了。小若刚见到有些震惊,但一会儿她就在英老师脸上,把过往的痕迹一点点找回来,越来越亲切的感觉。小若急急忙忙地介绍自己:“英老师,我大学毕业了,读的是中文系,我也要当老师!像你和小英一样!”英老师却不像刚才那么喜悦了,她只是淡淡地说:“哦,好啊,不错啊。”小若说:“小英怎么样啊,她的孩子多大了?”然后是一片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时间被凝滞了,英老师开始说话了,断断续续的,好像是在很遥远的地方说的,又好像不是说给小若这么一个年轻人的——

“小英生癌死了,很痛很痛……”

“她连孩子都没有,她是想要个孩子的,唉……”

“她和丈夫天天吵架,就连快要过去的那几天,他们还在吵……”

“我看着我女儿死了,我看着我女儿死了……我没有想到,我会看着自己的女儿死……”

小若呆呆地坐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年轻、自己朝思暮想的回来,一下黯然失去了所有的激情和意义。她在听英老师说话的时候,脑袋里面是那颗大大的放在外面的心,还有那杯闷在心里的酒。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英老师的家,

外面已经是昏昏黄黄的感觉了,整个矿区似乎笼罩在雾中。唯一分明的,只是记忆中那新新的、亮亮的小英的眼神,再无其他……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