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touxiao的博客

 
 
 

日志

 
 

爸爸散文系列之十——辍学放牛  

2009-12-30 20:29:26|  分类: 爸爸的散文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岁那年,也就是读小学5年级的时候辍学了。尽管我读书不是很认真,但读书还是喜欢的。实在是家里揭不开锅,生存都有了问题,那里还能供我读书呢!说来也只能怪自已命苦,出生在那个年代,要是现在那是“一个都不能少的”。当时的九年制义务教学,前几年还主要是父母的义务,实在困难的家庭才可享受低保什么的。唉!过去半个多世纪的事了,不说也罢。

做什么事机遇是很重要的,当时村里有个放牛的年龄有点大了,决定去干大人的农活,我赶巧补了这个肥缺。放牛的活在我们那里是被人瞧不起的。放牛的人一般是不愿干农活、苦活的懒汉,或者身有残疾的人。小孩子去放牛,也会被视为没有出息的小孩。不过不放牛,我也做不来很有出息的事;再说三百六十行,行行都可以出状元,放牛也不例外。放牛的不但出状元还有出皇帝的呢,明太祖朱元璋出身贫寒,小时也放过牛。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历来放牛与贫寒是连在一起的。说到小孩放牛,国家法律规定,未满16周岁到工厂做工的为童工,是国家不容许的,可见儿童受到法律保护。我不满16周岁在农村放牛应该称作童农,但仔细想来,好像没有听说过国家对农村小孩有过这样的法律保护,如果有的话,那末我怀疑直到现在,仍有不满16周岁从事农业劳动而“逍遥法外”者,这也许就是城乡的差别了。

其实放牛也有很多学问:早晨如何放牛屎,打扫牛厩;到什么地方去放牛能吃到草;用什么样姿势骑上牛背等。因为我们是水乡地带,只能在田边地角放牛,还要时时提防损坏庄稼。 

和我一起放牛的阿兴比我大二岁,已有三年牧龄。阿兴应该说是我的师傅。我从早到晚跟着他,向他学了不少放牛的本事。他在我面前当然也是洋洋自得,高人一等的样子,有时候还欺侮我一下。记得有一次他把一把麦穗的须子放在嘴上,然后用力向上一吹,把麦穗须子吹得高高的,散落下来倒也挺有趣的。然后他又准备了一把亲手放到我的嘴里要我用力吹。我也用力一吹,结果一根麦穗须子都吹不出来,全部粘在嘴里,剌辣辣得又痛又难受。原来麦穗须里长有倒钩,阿兴为了作弄我,故意把麦穗须倒着放进我的嘴里。我嘴里的麦穗须用了很长时间才一根一根清理出来。不过,没过多久他就不敢小看我了。我无意间讲了三国里杨修的故事,什么“鸡肋”“一盒酥”等,听得他张大了嘴,不停地问:“后来呢,后来呢”。到了这个时候我也故意买起了关子,“阿兴!我草还没有割呢!”因为白天还要割一箩筐草给牛晚上吃。阿兴这个时候会很乐意的说:“你快讲,草我会帮你割的”。以后的日子里我看了很多书讲给阿兴听,如封神榜、西游记、隋唐演义、七侠五义、二刻拍案惊奇等。阿兴也自觉地帮我割草,对我也变得尊重多了。不过有一次他提出来要与我进行骑牛过河比赛,规则是过河后裤子不湿者为胜,输的人要为对方割一萝筐草。很明显阿兴是想以已之长比我之短。我开始不大愿意,但又不肯服输,否则他会说我是胆小鬼,再则输了无非就是割草嘛。所以硬着头皮上。这条河大概有二十来米宽,阿兴把裤腿卷得高高的,把牛赶下水后,自已站在牛背上,嘴上喊一声“借!”,直向对岸游去。我也只得把牛赶下水,心里想站在牛背上我还没那本事,看着这荒坂野地无人经过,把裤子脱下往草帽上一缠,两条腿跪在牛背上向对岸游去,确保裤子不湿。再说阿兴洋洋得意地回过头来想看我的笑话,当他看到我把裤子放在帽子上时,气得他大声喊叫:“勿对咯!勿对咯!”没想到脚下一不留神,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不要说裤子,连衣服也全湿透了。

虽然阿兴在骑牛过河中失败了,但必须承认他的骑牛技术是很高超的。有一次我在电视里看到美国骑牛比赛,只要在牛背上坚持8秒钟就可夺得冠军。奖金是二十万美金。看了着实令人咋舌并嗤之以鼻。要是叫我师傅阿兴去比,不要说8秒钟,8分钟绝对没有问题。不过后来又听说美国比赛的公牛特别疯狂。一说是在牛脚上扎了很多针,一说是在公牛的生殖器上紧扎一根绳子,把绳子的另一头交与骑牛参赛者手里。怪不得公牛如此疯狂,其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了。唉!这世上无所不用其极,号称具有“普世价值”,什么都要保护的国家,为了驳得人们一笑、赢得刺激和高额利润,如此残忍的事也能做得出来。虽不能说不人道,但实在是太不“牛道”了。

一次我也像骑牛比赛一样从牛背上摔了下来,原因是后面来了一头外地的牛。我骑着的这头牛突然来了个180度转弯去格斗了,我被摔下来后,牛又转回来不小心用前脚踩在我的右上臂上,当时痛得我哇哇直叫。幸亏阿兴把我背回家去,我母亲脱掉我的衣服一看,只见右手上臂又红又青的一大片,马上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似的掉了下来。说来也巧,邻居来报说有个医生背着药箱刚好经过。我母亲听说后是三步并作二步地把医生请了来。医生毕竟仁慈,百忙中为我看了一眼,说是骨头已经断了,快上医院吧!这种时候全靠邻居帮忙,邻居就像自己人一样,七手八脚的“快些!快些!小划船……”还好!经X光透视确诊没有骨折,仅是皮伤而已。不过从那以后父母辞去了我放牛的公职。后来把我弄到农业中学去读书,在父母的心里,总还是念念不忘那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啊!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